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362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
    刘志鄙夷的推开保镖的拳头,立在原地纹丝不动,嘲讽道,“还有你不敢做的的事情吗?刘浪,我借给你一个胆,有种就打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刘浪暴吼,拳头只是抖动两下,猛然向前推出,刘志身形移动快如鬼魅,刘浪一拳落空,想要再打,被周轩一把拦住,“刘哥,你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周轩,别拦着我,这事儿跟你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没教养!”

    刘志万分鄙夷,转身就要离开,这句话又惹怒了刘浪,挣脱开周轩从后面奔过去,将刘志脖颈勒住。

    这一招伤不到刘志,他猛然向前一甩,刘浪身体直直甩出一条弧线,眼看就要摔打在地上,周轩奋然一跃,用自己身体做了肉垫,高声道:“刘总手下留人,刘哥身上有伤,不能摔!”

    刘志表情复杂,厌恶的甩开手,保镖大步上前,将手插在内衣兜里,威胁式的眼神看着刘浪。

    “刘总,刘哥明天就要准备手术了,今晚需要住院,我可以去送你!”腹部吃痛,周轩还是死死拉住刘浪,以免他再做出过格的举动来。

    “手术?”刘志一愣,眼睛微眯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子命不该绝,交了个好兄弟,手术费有着落了。怎么,看我没死成失望了?”刘浪朝着地上吐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运气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刘志带着保镖快步离去,把姬盛等人给吓傻了,刘浪又骂又打,刘志推开保镖亲自过招,居然手下留情,没让刘浪落个残疾。

    “老公,好吓人啊。”濮梅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不怕,刘浪,刘志?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?”姬盛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姓刘的多了,别管了,咱们赶紧走吧。”濮梅催促。

    刘浪还要去追,被周轩拦住,不悦道:“刘哥,你这是鸡蛋碰石头,做事长点脑子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最受不了他那种优越感,他心心念念盼着我死,可惜,老子非要好好活着!”

    等送走姬盛夫妇,大厅里就只有丰择还在,有些紧张的向周轩打听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丰总,说实话我也不是太清楚。不过,出什么问题,我会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得罪刘志,这是个狠角色,他要是跺一脚,临海市都要颤抖几下。”丰择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刘浪已经办理了住院手续,出来参加宴会,是周轩亲自给负责医生请的假,需要在凌晨前把他给送回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马上要做手术了,心情比较烦。”车上,刘浪叹息着道歉。

    “跟做手术没关系,刘志是你兄弟吧!”

    周轩突然问,只觉车身晃动一下,刘浪嘴唇紧抿,足足十分钟没说话。快到医院时,才苦笑:“不愧是相师,这都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,刘浪为私生子的传言属实,而刘志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。按照刘浪的说法,他的母亲和刘志母亲是闺蜜,关系非常要好,父亲刘汝生喜欢的也是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刘志母亲心机颇深,制造各种误会,心愿得偿的嫁给了刘汝生,刘浪母亲为此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然而,刘汝生与刘浪母亲彼此之间念念不忘,到底在外面又生了刘浪,刘志母亲为此大动肝火,没几年就气死了,而刘浪母亲为此背上沉重的精神负担,拒绝刘汝生再娶的要求,选择孤独终老。

    “刘志说是我妈害死的他妈,但事实是,他妈害了我妈!”刘浪说完,自己苦笑,“别管谁妈,都死了!还是老头子不是东西,我妈就是被他骗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,老爷子对令堂是真爱。”周轩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头活着的时候,我妈不要他的资助,我就觉得不要白不要,过了几年好日子。但是,他临死把所有东西都给了刘志,摆明不认我们!”刘浪气恼道。

    “刘哥,手心手背都是肉,老爷子也很为难啊。别忘了那幅画,难道你一直没查过拍卖信息吗,价值过亿,他是把明处的都给了刘志,也给你留下了巨额财富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!”刘浪鼻头有些发酸,“但刘志太他妈不是东西,我赛车场出事故,八成跟他有关系,这小子,想要害死我!”

    周轩看过视频,只能说那是场意外,是否人为造成,需要调查取证,不好直接评价。

    “刘哥,其他不要都不要再想,先把康复手术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只认你这一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刘浪加速,两人很快来到医院病房,值班小护士还非常不满意,来得太晚,心率监控只能做八个小时。

    周轩陪护,迷糊糊听到刘浪翻来覆去,忍不住笑了,“刘哥,你也害怕做手术?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就是个死!”

    刘浪坐起身,把灯开开,认真道:“周轩,租房子还有家里的钥匙,我都放你家里了,那幅画没人知道,万一我手术中死了,那画就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瞧瞧你,人中长而深,下巴丰满有肉,法令纹过了嘴角,这可是长命百岁的长相,刘哥,说这些话就是逗我吧!”周轩轻松道。

    刘浪嘿嘿一笑,摸摸脸,这才放心躺下,很快就传来呼噜声。生命可贵,刘浪嘴硬不怕死,但谁不希望能健康长久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被呼噜声吵得睡不着,周轩感叹命运的无情,一个男人和一对闺蜜的爱恨情仇,进而演变成亲兄弟的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摸摸衣兜,周轩这才拿出陶宝儿塞的那张卡片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副风景画,夕阳西下,一对小人依偎着坐在山岗上,仿佛已经成了夕阳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下面配了一行很俗的话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!

    早上不到七点,刘浪就被护士叫醒,“喂,起来了,先去洗个澡,然后抽血化验!”

    “再睡会儿,才七点!”刘浪翻个身。

    “八点半就要手术,还要等化验结果,然后检查插尿管!”护士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抽血,我一会儿再去洗澡。”刘浪伸出个胳膊。

    “不行,针口二十四小时内不能沾水,你又要接受全身的手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烦死了,你们医院屁大点事儿,都得说成要死的毛病!老子这就去洗澡,转过身去啊,你还想看啊!”

    刘浪晃着膀子去卫生间冲澡,小护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周轩安慰道:“手术前都会紧张,每个人表现形式不同,多多体谅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