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45章 看到了第二个
    张先生带着周轩和刘浪,上了四楼,打开了门,里面倒也很宽敞。通过简单了解,他就是个安装卷帘门的私企小老板,妻子也是银行的小职员,在临海市也能过上小康生活。

    “周董,你给看看,是不是风水出了问题,老母亲身体一直很健康,半年前,身子骨突然就差了,现在整天呆在床上,很少下地。”张先生道。

    不错,还是个孝子,周轩挨个屋转了一圈,最后走进了老太太居住的屋子。老人家正蒙着头睡觉,听到了动静,掀起被子的一角看了看,接着就盖上了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检查了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了好几次,身体没有大问题,各项指标都基本正常。但现在这种状况,怎么能让人不担心。”张先生压低声音说道:“医生让去精神科看看,这不是说我妈有神经病嘛,当时我跟爱人还跟医生吵了一架。”

    周轩已经看过了整个房子,外面的风水没问题,令老人如此倦怠的原因,一定就在这个屋子内。

    “烟味可真浓。”刘浪抽着鼻子道,他曾是个烟鬼,对于烟雾的耐受力比较强,处于这样的环境还是觉得呛人。

    老人家睡的是单人床,就在床铺的对面,放着很多塑像,观音、弥勒、十八罗汉,还有侧身躺着的佛祖。

    烟味正是来自供桌,严格意义讲,是焚香留下的气味。

    还有个挂着红布的盒子,周轩掀开一看,里面放着两尊雕像,他都认识,当今社会的文财神比干,和武财神关羽。

    来自三国的周轩,一度非常纳闷,关羽不过是蜀国的一员大将,怎么就能演化成财神的形象,被处处供养?而且,还被称作忠义无双的典范。

    信仰是不能被随便打破了,更何况已经既成事实,周轩只能认为,或许关羽就真的是神灵下凡吧!

    “张大哥,这些都是怎么回事儿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老母亲今年开始信佛,就去寺院请来了这些佛像,天天烧香。可是,身体反而不如从前,这两尊财神倒是我请来的,就图个发财平安嘛!”张先生解释道。

    老人家整天呆在烟熏的屋子里,年纪大了又很少开窗,时间久了,一定会影响健康,而这种影响往往是潜移默化的,很难察觉。

    张先生也是出于一片好心,结果却办了错事,周轩不好直接点明,换了一种说法,在风水学上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
    “问题就出现在这间屋子里,供养之物,虽然神圣,在归属上依然属阴,不适合放在明亮之地,我看你西北的那间小屋不错,挪过去,开窗通风,老人家的身体就会有好转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得问问老妈。”张先生不敢做决定,还是叫醒了老母亲。

    老太太疲惫的坐起来,眼皮还在耷拉着,可以证明,刚才她虽然掀开了被子,也没仔细看。

    “老妈,周轩周董来了,他给咱家看风水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哪个周轩啊?”老太太拉着长音迷糊糊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电视上下围棋的那个,赢了外国机器人的。妈,你不是一场不落的都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机器人来了?让它走,走!”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糊涂了,是周轩来了!”张先生苦笑,回头跟周轩解释,“我妈整天昏睡,脑子犯点糊涂,精神真的没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看得出来。”周轩走到跟前,弯腰笑道:“老人家,你看看,我跟电视上的,哪个帅啊?”

    老太太眯起眼睛,一看真的是周轩,顿时精神了,看着他上下打量,“不错,跟电视上一模一样,个子不矮啊!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佛也要归位,放在这里不合适。你看,挪走了,也不耽误你供奉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常伴佛前吗?”老太太也有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妈,放这里不对,对您身体不好!”张先生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胡说!就是把我这条命供奉给佛祖,我也舍得,再诽谤佛,我就打你!”老太太气哼哼道,在家也是老霸道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心中有佛,就是常伴佛前。佛也喜欢清静,你总在他们身边,而且还吃住换洗,也是种打扰,不礼貌。”周轩解释道,自己都觉得很牵强。

    “哦,是啊,这样对佛不敬!你说的有道理,那就赶紧挪走吧,记得给我预备个垫子,把香炉也记得挪过去。”

    还是周轩的面子大,老太太居然答应了,张先生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问题指出来了,周轩就准备离开,老太太要起来送行,被他阻止了,还是好好休息,年纪大了,不要乱走动才对。

    张先生连忙取出备好的五千块钱,周轩只是抽了一张,“你有一份孝心,钱可免,象征性收一点吧!剩下的就当做给老人家买补品吧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,您能亲自过来,已经让我感到很荣幸了。”张先生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是个普通人,看相看风水就是我的职业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张先生突然想起了什么,让周轩稍等一下,跑进了屋里,取出一样东西,交在周轩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一个客户送的,当时顶了一千块钱,不瞒您说,拿到古玩市场上,没人认识,连个出价的都没有。我知道您是书法家,上面好像是有字,送给您留作纪念吧!”张先生一片诚意,唯恐周轩推辞,干脆虚掩着门,做出随时关闭的动作。

    周轩愣在了当场,三角形的小旗,上面根本就不是文字,而是符文,这居然也是一面构建法阵的阵旗。

    之前古玩市场的老板就送了一面阵旗,如今居然看到了第二个,到底这个世界上,还有多少阵旗?

    “张先生,这东西我……”周轩正要推辞,张先生已经关上了门,刘浪敲了几下,也没打开。

    “什么破玩意值一千块钱?”刘浪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破玩意,只不过,世人都不认识罢了。”周轩犹豫了片刻,还是收下了,阵旗很珍贵,但是没人认识,所以,在古玩界就没有价值。

    好像记得师父说过,构建法阵之时,需要八面阵旗,如今周轩的手里已经有了两面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法阵上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