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39章 一定要主动
    一番谈论下来,周轩一再给罗吉野台阶下,人非草木,罗吉野能感受到周轩的诚意,语气柔和起来,“周轩,我观看了你的比赛,真是大快人心啊!好样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雨凝在国外是否能看到?她一直也没跟我联系过。”周轩试探问。

    而罗吉野就像是没听到周轩的话,不接这个话茬,兀自又说道:“国外这套把戏,玩了不止一次,机器人全面得胜之后,再有人苦练多年,打算一雪前耻,他们却把机器人给拆了,保持不败的成绩,真是可恶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驯龙这回没有完成好任务,也会面临被拆掉的结局吧。”周轩呵呵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或许如此。”罗吉野亲热的拍拍周轩肩头,“走,我带着你把手续办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有局长亲自出面,手续的办理就变得简单多了,贤士投资管理公司的法人当仁不让的就是周轩,关联账户是政府开设的,管理权限也转移给了他。

    贤士投资公司的监事,已经被指定政府投资办的一位领导担任,名叫申杰,周轩没见过这个人,这种情况也只能默认。

    资深会计必须有,商玉红是现成的,论资历也足够。周轩准备打电话让商玉红过来一趟,罗吉野却也没让商玉红,问清楚身份证上的姓名,直接就在表格里填上了。

    至于周轩提出欧强、姜靓等人加盟,却被罗吉野给否了,这是半官方性质的投资公司,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担任股东的。如果需要人员,可以回头聘任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十个亿对于你是机遇也是陷阱,不要搞兄弟帮。”罗吉野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一切手续都走完了,贤士投资公司正式成立,周轩正式成为了十亿资金的管理人,也是责任人。

    投资公司的地址,暂时跟贤士企业咨询服务公司一样,可以随时更改,但有一个硬性要求,不能离开临海市。言外之意,这笔钱不能脱离政府的管控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身上的担子不轻啊!”罗吉野大有深意道。

    “再难也要往前闯,何况还有各位领导的支持!”周轩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领导谈不上,最多算是长辈吧。”罗吉野笑了笑,“我在大学倒是学经济的,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破天荒的,罗吉野邀请周轩去办公室小坐了片刻,问了问家中的情况,周轩如实以告,心中也很高兴,这代表着罗吉野已经开始接纳他。

    临行之时,罗吉野送给周轩一套精致的茶具,虽然没有相送至楼下,但是,却在办公室门口一直目送周轩离开。

    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,局长不下班,局里上下默认开启加班程序,一个个饿的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听到周轩走远了,邹主任从自己办公室探出头来,看到罗吉野冲他招手,嘿嘿笑着来到局长办公室,上来就夸赞,

    “就说雨凝这孩子与众不同有眼光,这回钓到了金龟婿啊!”

    “周轩这孩子有前途,而且不记仇,心胸豁达。”罗吉野春风满面,抬腕看手表,这才看到已经快到下午上班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罗局长,我看这俩孩子也都到年龄了,实在不行就把喜事儿给办了。”邹主任建议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还是封建社会呢?雨凝还在国外读书,再说了,现在的年轻人崇尚自由,不愿意被婚姻束缚。”罗吉野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雨凝也是我看着长大的,说句不见外的话,我也把她当女儿般疼爱,罗局长,夜长梦多啊,要不就等雨凝假期回来,双方父母见个面,先举办个订婚仪式也行啊。”邹主任苦口婆心,虽然唠叨,却都是为罗吉野着想。

    “我再考虑考虑。”罗吉野又叮嘱,“对了,今天算加班,另外中午食堂免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替大家伙谢谢罗局长!”

    事后,罗吉野也是头疼不已,女儿大了,她的心思也猜不透。当初不愿意他们两个走在一起,偷偷摸摸都要见面,现在到了国外放飞,却从不跟周轩联系,她心里究竟怎么想的?

    “美华,你当妈的跟雨凝打听下,她跟周轩到底走到哪一步了?”罗吉野沉不住气,到底给妻子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呦,现在知道着急了,早干嘛去了啊!当初谁说的,宁愿女儿留在英国,也不让她嫁给周轩。”林美华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嘛!你也知道,我都是为了女儿好。不过现在周轩确实成器了,总比让女儿嫁给外国人强。”罗吉野说道。

    “势利眼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势利的,将来吃喝不用他们一分钱,还不是为了咱们宝贝女儿考虑?”罗吉野耐心道:“咱俩就别起内讧了,这个准女婿我认可了,千万让雨凝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“哼,怎么说都是你有理!”

    临海大学中,裴胜男也被妈妈裴亚茹堵在教职工宿舍,扯着袖子问:“胜男,你对周轩是不是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不明摆着的事儿嘛!”裴胜男也不遮掩,痛痛快快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主动点儿,别让人家给抢跑了。”裴亚茹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唉,妈,我也正为这事儿发愁呢。思来想去,我样样不占优势啊!”裴胜男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儿怎么不自信了,让妈妈看不起!”裴亚茹有些生气了,“你说说看,哪里不如别人?”

    “首先是家境啊,我现在还只是聘任制教师,咱家也就那套小破房。咱就不说虞江舟了,我看那个陶宝儿也是个有钱的。”裴胜男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周轩不差钱,又不是当上门女婿,看什么家境。还有,妈妈跟你说过多少遍,你出身比他们都强,不说你爷爷奶奶那边,还有你姥爷,就连你姥姥那也曾当过市领导的。他们要是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妈,这些能不能不提啊?我说句话,您别不爱听,这是个拼爹的年代,那些老黄历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裴胜男堵住耳朵,却被裴亚茹把手拿开,“你爹哪里差了,级别比他们都高!谁都能赚钱,但级别可不是谁都能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托我那死去二十多年的爹的福气!还有年龄,唉,妈,现在的男人都喜欢小点儿的,有个姜靓跟他合租一套房,还有罗雨凝那个校花,周轩的心尖尖啊!我从小就没娇气过,让我怎么装娇滴滴啊,得活活累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