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36章 浪子回头终有时
    “有这个想法,但是太懒了。”刘浪带着周轩来到二楼,打开房间,自嘲道:“再说了,我老妈都能在这破地方住,我怎么就不能住?”

    周轩一愣,原来刘浪不是没有搬离的条件,而是对母亲的愧疚,让他执意留下,去体会当初母亲在这里时的分分秒秒。

    两居室,屋内格调很奇怪,新旧搭配不伦不类,有几十年前的桌椅,还有现代化崭新漂亮的鱼缸,墙上挂着老照片,墙角一个箱子里装着小家电除螨机。

    “这些新东西都是我给我妈买的,她也不用。不过,我曾经做到的,也就这些没用的东西。”刘浪一边收拾衣服一边解释。

    周轩看着墙上的照片,吃惊不小,刘浪的母亲居然是个绝色美女,大美女!端庄高贵,微微抬起的下巴带着几分傲气,不要说在那个天然美女的时代,就是放到现代,也是出类拔萃的。

    “阿姨很漂亮啊!不,是很美。”周轩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可惜我没遗传她,相貌个头脾气,没一点像她的。”刘浪说道。

    走进卧室,没有衣橱,而是床头一侧放着个香樟木箱子,年头非常久远,但依稀可以看到上面精致的雕刻。由此可见,刘浪的母亲也曾生活在富裕家庭。

    世事变化,人间沧桑,不管是辉煌还是黯淡,照片中的人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妈,儿子要搬家了,时常还会来看你的。”刘浪嬉皮笑脸跟照片中的女人摆手道别,语音却哽咽,有泪光泛起在眼眶中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是刘浪的好朋友周轩。现在有钱了,我个人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给刘浪治病,要让那个生龙活虎的纨绔家伙重新活过来!”周轩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刘浪不可思议地张大嘴巴,眼泪终于决堤而下,无限感慨,“妈,看到了吗,我有兄弟了,有兄弟!妈,你不总盼着我有个兄弟互相帮衬吗,老天爷用另外一种方式补偿,您老人家可以安息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打包完毕,刘浪再次跟相框鞠躬道别,影子在玻璃中映出来,透出不规律的反光。周轩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,左右前后端详一番,发现里面的女人嘴角似笑非笑,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“相框有点斜啊?”周轩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嗯,墙壁有个内凹的浅框,也不知道是谁做的,两头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,开始就有点斜。”刘浪抱怨道。

    周轩试着用手去矫正相框,可是年头久了,挂在钉子上的绳子断裂开来,一个没接住,相框落地上,玻璃碎成渣子。

    刘浪大叫一声,好像亲妈摔倒一般,连忙蹲下就去捡,被玻璃扎破手指,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刘哥,对不起啊!”周轩连忙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就知道早晚得掉下来。也许是老妈舍不得我,算了,也一起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刘浪的手需要包扎,周轩便替他清理垃圾,等到要把发黄的照片封装起来时,周轩发现后面覆着一层白纸。相对相片,应该是后来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白纸很薄,对着光线一看,好像还有字迹。

    “我妈好看吧?”看周轩一动不动,刘浪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背面有字?”周轩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刘浪不以为然的撕开那层纸,发现上面有字还有图,是老妈的笔迹无疑,但却不知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西北之木见四方,美人睡卧温柔乡,浪子若有回头日,当知其母牵挂长。”

    字写得很娟秀,但从诗词的角度,少了韵律的工整,刘浪摩挲着母亲的笔迹道:“我妈是个大家闺秀,唉,为我操碎了心。”

    “刘哥,那个木箱子原来在什么地方?”周轩指着不远处的箱子问。

    “哦,就是那个角落,放在床底下,里面装的都是我妈生前穿过的衣服,也没舍得扔。”刘浪则指了指敞开的屋门。

    周轩看了看窗外,确定那就是西北的方向,于是说道:“刘哥,把箱子搬回去,还是放在原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里面有说法?”刘浪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拿镜框,就会发现这首诗,不该是老人家平白无故写下的?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刘浪回忆了一下,将箱子重新搬回到床底下,还是原来正中的位置,跟那张木床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“唉,我真是不孝子,早该给我妈买一张好床。”刘浪后悔道。

    “这张床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从老家带来的,我妈那人很怀旧,一直喜欢睡这张床。”刘浪道。

    被褥被周轩卷了起来,就在这时,他看见床上有四个类似金属的点,似乎正对应下面箱子的四个角。

    周轩伸出手指向下一按,这个点居然沉下下来,恰好楔进了箱子的一个角里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刘浪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没说话,快速按下剩下的三个点,同样也楔进了箱子的角落里,只听咣当几声响,床下的箱子散架子了。

    先是弄碎了镜框,如今又弄坏了衣服箱子,刘浪强忍着没有骂周轩,这可都是他对母亲的回忆。

    撅着屁股进入床底,刘浪又把母亲的衣服都捡了出来,找个东西包好,准备也一道带走。

    然而,周轩却把箱底那块较厚的木板拽了出来,稍稍端详了一下,居然掀开了上面的一层薄薄的木板,而下方铺着防潮的油纸。

    “刘哥,这里面应该有东西。”周轩提醒道。

    这块木板居然是夹心的,刘浪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,随着周轩轻轻掀起那层油纸,一幅画着美女的图画,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美人睡卧温柔乡,老人家为了藏这幅画,也是费了不少苦心。”周轩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画?”刘浪问。

    “年头可不短了,应该价值不菲。作画的人叫做唐寅,很有才,字写得好,画也非常传神。”周轩小心的将画作卷了起来,用油纸轻轻的包好,递给了刘浪。

    “妈,儿子混蛋啊!儿子对不起你啊!”刘浪抽了自己两记耳光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不用多解释,这是刘浪母亲留给儿子的一笔财富,但临死都没有亲口告诉儿子,只是告诉他,如果随便将房子卖了,那就没了念想。

    浪子回头,如果儿子有朝一日怀念母亲,摩挲旧照就能看到照片后面的字迹,只要用心揣摩慈母一片心就能找到其中的玄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