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28章 绝不退出比赛
    接下来的第三局更是危机四伏,又该如何对抗艾米的私下行动?周轩搜索网络,没有任何关于艾米的报道,不知对方底细,又谈何战胜她?

    手机再度响起,是个没有标记姓名却烂熟于心的号码,周轩连忙接通,“苗苗,你终于打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想我了?”慵懒的口气,更像是曾经在起名馆的秘书,而不是创富大厦的总经理。

    “倒是经常想你。怎么记得给我打电话?”周轩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围棋大赛,可以啊,风头出尽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听我说,退出第三局比赛吧。”苗霖换上严肃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会让所有人看笑话!”周轩断然拒绝,又问:“苗苗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如果你还是本国国籍,那就请如实相告吧!”

    还是那么倔!苗霖冷笑两声,直言道:“周轩,我可没有你那样的民族大义,只是知道,你已经被盯上了,如果不退出比赛,说不定哪天就没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推说身体不舒服,无限期延后比赛时间。每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相信用不了多久,人们就会忘了这场比赛。”苗霖退后一步,商量道:“这样一来,你等于是和机器人打了个平手,同样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苗苗,这不是面子问题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我必须要参加第三场比赛,而且,还必须要赢!”周轩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苗霖停顿了下,良久,很不高兴的说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谁,能和他们抗争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所说的他们是谁,但我是赢过命运的人,还怕下一盘棋吗?”周轩诚恳道:“苗苗,我相信你是没有恶意的。如果真是为我好,那就告诉我关于艾米的情况,她今天有点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重重叹口气,苗霖还是把艾米的情况和周轩说了一遍。原来,艾米的身份不简单,集才华美貌于一身。艾米最主要的一个身份,便是高级催眠师,能让人瞬间睡着,甚至在走路的状态下,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“周轩,第三局你不会赢的,可能你一上台就被催眠了,整个下棋的过程都在她的操纵之下。”苗霖不放弃的劝说。

    “苗苗,我意已决。告诉我,如何才能避开这一切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尽量不要和她对视,但我相信,这样很难。要知道,下期时你会全神贯注,不会有提防,很容易就中了她的圈套。不,是肯定中。”苗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苗苗。对了,你比网上那位自称佟苗苗的,可是漂亮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!”

    苗霖也知道劝不动周轩,打电话过来就是要提醒他提防艾米。

    周轩终于把一切都给捋顺了,驯龙停顿三秒,引发全场骚动,而周轩在放松之际,艾米的眼睛发出了信号。

    对,就是她的眼睛。有节奏的眨动三下,然后又是戒指宝石滚动,其实已经将周轩给催眠了,大脑一片空白。而后,艾米又不动声色的把周轩喊醒,这在围棋对弈当中,是致命的阻挠。

    好一个可恶的浣熊公司,一分钱都不想出,还要赚走别人的钱!

    有工作人员前来,问周轩是否定下来第三场比赛的时间,周轩凝重点头,就在今天,下午!工作人员一愣,还是把这个消息发布出去。

    “下午就比赛,是不是太着急了点儿?”中午吃饭时,虞江舟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拖得越久,那个机器人程序就越先进,不给他们机会。”裴胜男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没有表态,他的本意是麻痹艾米,比赛场上最为可怕的不是机器人,而是艾米。只要给她充足的时间,或许在赛场,她就会布下陷阱,不只是她的眼睛,一件摇摆首饰,晃动的指针,还有依次亮起的指示灯以及间隔相错的条纹,都会成为她催眠的工具。

    网友一边倒,认为周轩不该这么急着比赛,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架势。比赛前,路步平和闫平川也把周轩叫到一旁,你一言我一语的叮嘱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上午状态非常不好,急于比赛有些不利啊。”路步平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路会长,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了。”周轩摊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提前商量下,还是那毛病,擅作主张!”闫平川皱眉提出批评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上午败了一局,如果拖延时间过长,自己压力也会大很多,倒不如一口气比完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我还能说什么。放松下心情,离比赛还有半个多小时,在文化宫内随意散散心,一定要把心态调整好。”闫平川叮嘱。

    好!周轩满口答应下来,然而,令闫平川啼笑皆非的是,周轩的放松方式就是和记者们交流,比比划划,不忘宣传他的人才网。

    正生气,闫平川看到裴胜男瞅了一眼,连忙别过头,挪着小碎步想要避开他,不由沉下脸来,“裴胜男,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。”裴胜男硬着头皮打招呼,装看不见这招已经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看到我就跟老鼠见猫似的,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闫平川不悦质问。

    “您这是,不怒而威,我看到您,发自内心的敬畏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打了个激灵,想到一个说辞,抬眼看看,还好,闫平川对她笑了,还有几分慈祥,“闫校长,我朋友还在等着,就不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裴胜男指指不远处的虞江舟,找借口跑了,虞江舟嘲讽道:“怎么,让闫老头给批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他生气我见到他害怕。你瞅瞅他那样,脸都拉到下巴了,听我妈说,他把小偷都给吓跑过,我见了他能不害怕吗?”裴胜男唠叨。

    “那是装!就不信他守着老婆女儿还舍得这样,我爸在外面很严厉,回家就很随和,还给我妈洗过脚呢!”虞江舟显摆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说闫老头没你爸命好,只有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闫平川听到两个女孩儿背地里喊他闫老头,该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,最后的比赛正式开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