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15章 万人海选赛
    “莫名其妙,人类和机器人不在一个高度上,不应该进行比赛。不恰当的比喻,这就像是骏马和汽车比赛跑,构造不同,赛事结果有失公允。”

    商业大亨说得不无道理,为人类失败找到了合理的借口,博得了一片力顶之声。事实也是如此,人类制造智能产品,是为了科技的进步以及劳动力的解放。

    但是,某个退居二线的围棋泰斗对此进行反驳,语气很不客气,只有一句,不会下棋的外行最好少说话。

    爱好围棋的人们,立刻站到围棋泰斗这一边,既然是比赛那就是要分出高低,本事不到家就别出来丢人现眼。大家纷纷招呼这位围棋泰斗出山,跟驯龙一战。泰斗表示,他会持续关注此事,本人更愿意将机会让给年轻的棋手们。

    各大知名媒体都将一线记者派到了临海市,入驻临海大学,让这所大学也成为了目光集中的焦点。

    周轩的贤士公司正常运转,也经常去学校的科研基地那边,他不忘每天看报上网,不放过任何关于比赛的信息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爱国精神,还是金钱诱惑,报名参赛的选手数量,远大于之前的预估,达到了一万人,以至于临海大学附近的宾馆都住满了。

    闫平川吩咐将学校的会议室全部倒出来,摆上围棋桌,甚至投资了一笔购买围棋的费用。在学校教职员工的眼中,校长就是不务正业,私底下议论纷纷,说是干扰了学生正常上课秩序,给学校做宣传靠的是综合实力和学术成果,而不是炒作。

    闫平川我行我素,并不在乎别人说什么,甚至亲自担当了复赛裁判,只是那张脸始终阴沉着,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海选正式开始,规则相当简单,计算机随机抽选,两两对决,一局淘汰制。也就是说,给参赛选手的机会只有一次,输了,只能老老实实的到后面去观战,赢了再跟其他胜利者比赛,再输了还是同样的结果,最终职业组和业余组各选出五十名选手,进入决赛。

    有些人对此表示抗议,至少也该是三局两胜,毕竟谁都有失误的时候。但是,战场之上,是容不得任何失误的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周轩终于体会到了闫平川的良苦用心,不让他参加海选,是怕他万一有所闪失,输了一局,就错失了跟驯龙接触的机会。反过来讲,闫平川也不能确定周轩一定会赢得比赛,并没有十足把握。

    参赛的选手太多了,人满为患,没人会注意到,有人通过关系,直接晋级了复赛。

    但是,非常值得一提,职业组和业余组的巨大差别。职业组就清爽很多,只有六人报名,其中五人都是各类大赛冠军级人物,剩下一个不是冠军,识趣的主动退出了。

    按照赛事流程,这五人根本不用比赛,可以直接晋级决赛。

    比赛的万人都是业余选手,却没人觉得两组之间不公平,在大家看来,业余选手无法跟职业选手相提并论,本来就难以望其项背。

    一场选拔赛,俨然成为了业余棋手的全民娱乐活动,而媒体关注的焦点,居然是那五名职业选手,这边的赛事只是偶尔报道一下。

    网络上又出现了一边倒的议论,认为设定业余组多此一举,如果职业选手都赢不了,业余选手更是没戏,有人开始质疑主办方的动机。

    舆论逼迫相关职能部门说话了,业余选手之间的比赛,对发展围棋事业是很重要的一环,通过此事,也能反映当前国内围棋的状况,还有就是培养大家对于围棋的爱好。

    “周轩,听说你又有好事儿了?”裴胜男进屋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又是听你妈说的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,猜对了!听说你报名参加了这次围棋大赛,还被破格直接进入复赛了。”裴胜男道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好事儿,我也很有压力的。”周轩摆了摆手,心知肚明消息是怎么传到裴胜男耳朵里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好事儿,如果你赢了,二百万美金,我作为你的恩师,是不是也能沾点光啊!”裴胜男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,在她看来,周轩总是奇迹的创造者,运气也好得惊人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,要是让外面那些选手听到了,会认为我作弊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封口费!”

    “不给!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可管不住自己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裴老师,如果消息走漏了,那个严厉的老头,一定会把你开除的。”周轩不得不吓唬她,虽然知道此事应该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“哼,又拿闫校长来压我,不过他的老脸拉下来的时候,还真是吓人。算了,如果你赢了,多给我买几套内衣就行了。”裴胜男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“这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周轩摆摆手,当时他刚来这个时代,对一切都很迷糊,现在完全不同,已经明白那东西的含义,不能随便送人的。

    “必须买!否则……”裴胜男涨红了脸,又过来要扯周轩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买内衣的钱。”周轩说着,取出一沓钱放在桌上,趁着裴胜男数钱的功夫,离开了基地办公室。

    海选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,规定是快棋,每局两小时,每次落子一分钟之内。人手不足,失败的选手自愿担当了裁判,借机观摩学习。

    临海大学人来人往,形形*,有高兴的,有叹气的,也有借机交朋友的,出出入入,俨然成了流水的宴席。

    学校增加了保安力量,不能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,好在能成为棋手,都有一颗沉稳的心,品质也不错,几天过去了,人越来越少,并没有发生安全事件。

    周轩去了几次海选赛的现场,西装革履穿着讲究者的棋手居多,也有来自基层各行业的朴实面孔,为了下错棋,气恼的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观棋不语真君子,周轩只是随便看看,业余组的年轻人并不多,也没人太关注他。

    在一个大厅的某个角落里,周轩看到了一名身穿道袍的老者,正在如如不动的落子下棋,对手居然是一名十岁左右的孩子,这种奇怪的组合,非常吸引眼球。

    孩子有着白里透红的小胖脸,神情中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,道士背对着周轩,看不清容貌,而这一局的裁判,居然靠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怎么道士也来参赛了?周轩来了兴趣,连忙快步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