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11章 神仙水
    贾全立的审讯工作,立刻紧锣密鼓的展开,这老家伙一直喊冤,回答问题也是避重就轻,他承认肖亿去过玄通预测馆几次,开始是说精神压力大,晚上容易失眠,还做噩梦,贾全立为他缓解了症状,肖亿对此也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事发那天,肖亿确实去过玄通预测馆,但问的是感情问题,说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公司的财务总监,夜晚都要搂着她的相片才能睡着。可惜,上天无情,财务总监离职走了,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。

    肖亿只是前来求测,能否追上梦中情人,贾全立声称预测的结果是没戏,让他断了这个念头。除此之外,真的就没有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贾全立很有表演天赋,一人扮演多个角色,连肖秘书的神态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,令审讯的警察暗叹太有画面感。

    描述完毕,贾全立一把鼻涕一把泪,嘟嘟囔囔的总说惦记远方生病的家人,请警察同志赶紧放他走,再晚了,只怕最后一面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,贾全立废话很多,但就是不说关键内容,肖亿在他的预测馆里,当然不止是问卜,一定还发生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肖亿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,不能开口,贾全立的话又不能全信。警方通过走访调查,发现贾全立有多处房产,也有多名情人,但这都跟本案无关。

    跨省合作,警方得知贾全立确实有个瘫痪在床的年迈母亲,与贾全立所说吻合,审讯工作进入僵持阶段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那些被红毛从垃圾箱里捡起来的瓶瓶罐罐起到了作用,当那些东西摆在桌子上时,贾全立的脸色就变黄了,不由自主的发抖。

    至此,贾全立说话漏洞百出,前言不搭后语,但咬紧牙关依然不肯承认罪名。明明看出破绽,但却无法突破,审讯警察也很着急,真恨不得采用周轩的法子,把这些东西全灌到贾全立嘴里。

    罪名不成立,是要放人的,而另一个意外情况发生了,贾全立竟然早染上了毒瘾,两天后发作了!

    任凭贾全立再狡猾,也抵抗不住毒瘾发作时的痛苦,终于把一切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周轩,再来趟市局吧!”张磊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贾全立的事和魅影组织有关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见面再谈。”

    不敢耽搁,周轩立刻出发,还是那间办公室,里面却只有张磊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贾全立全招了,现在证据确凿,可以对他量刑定罪了。此事多少跟你有些关联,所以让你来提个醒。”张磊上来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感谢张组长!”周轩抱了抱拳,问起了最关心的事情,“民事赔偿这一块呢?肖亿那边可是急等着用钱,我可是听说了,贾全立个人财产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钱再多,家里老娘都快病死了,可恨他避难的时候,还不忘利用亲情。”张磊摇摇头,又说道:“受害人符合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标准,赔偿也会按照流程顺序到位的,法院会秉公处理的。周轩,你还是多关心下自己吧!”

    “唉,我一直麻烦不断。”周轩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张磊面色凝重,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。首先,贾全立对周轩是心存怨恨的,源自于周轩的起名馆抢了他的生意,另外,他还主动供出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当初起名馆去过一个银牙男,塞给周轩五千块钱后反咬一口,说是周轩敲诈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这件事,当时就觉得很蹊跷,所以提前把他的钱送了回去。原来,这个人就是贾全立指使的。”周轩回忆过往细节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那人没有供出贾全立,是因为收了他的好处两万块。”张磊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警方会处理的,还有两件事,非常棘手。”张磊手指频率较快的敲打桌面,皱眉道:“第一件事,据贾全立交代,他不知什么时候染上的毒瘾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最近半年以内,所以目前吸食不是很严重,还可以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看他肥头大耳的,应该也不是常年吸毒的人。”周轩点点头,却有些刻意回避张磊的目光,不知为何,他想到了有过同样遭遇的白芮,他是被人强行注射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张磊目光如炬,盯着周轩不放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接触过这类物品,而且之前也不认识贾全立。”周轩摆手道。

    张磊点点头,又说到了第二件事,肖亿去预测馆问的是感情不假,贾全立也确实说的是两人没戏。但是贾全立却暗示说,二人前世本是夫妻,这辈子也可以再续前缘,但却被周姓人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肖亿知道商玉红的老公姓安,但后来一琢磨,就觉得对上了,商玉红辞职后去了贤士公司,在周轩手下当差!

    居然是周轩从中作梗,肖亿表现的很愤怒。

    贾全立正想要除去周轩,怎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,将一种可以刺激神经的药水放入肖亿的杯中,骗他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喝下了这种有毒药水,肖亿晕乎乎走出玄通预测馆,然后便有了后来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为了对付我,贾全立不惜害了肖亿,真是猪狗不如!”周轩恼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药水,是贾全立口中的神仙水,配方十分复杂。开始一两个小时没有太大反应,随后可以让人精神亢奋,天不怕地不怕。再过一段时间,又会令人精神消沉,产生厌世的情绪。”张磊面带愠色,“在临海,居然有这种东西出现,如果广泛流行,后果十分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逮找了贾全立吗,可以顺藤摸瓜,找到生产这种毒水的窝点。”周轩义愤填膺道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简单,也是几个月前,贾全立从一个路过推销的女人手上买了两瓶。其中一瓶他偷偷做了试验,另外一瓶,就用在肖亿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组长,或许这个女人就是碰巧路过的?”周轩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凡事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张磊大有深意的拍拍周轩的肩头,依然叮嘱他,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一定要及时告知。

    贾全立厌恶周轩抢了他的饭碗,两次陷害周轩,还有愈演愈烈之势,这是在明处的敌人。而此人正巧染上了毒瘾,而且正巧买到了神仙水,会不会还有其他人在推波助澜?

    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等待贾全立的将是冰冷的手铐和漫长的监狱生活,他所能庆幸的就是,肖亿没死,他也不至于被判死刑。

    肖亿活了下来,但回天乏力的是,成了植物人,周轩正想着再给他筹点费用,肖娟却来到了贤士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