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07章 玄通预测馆
    男人街!

    周轩恍然大悟,临海有个女人街,与之对应的还有条男人街,也在城西区,与女人街相隔不远。

    白雄起没时间逛街,对于这些地方不敏感,肖亿又是含糊其辞,便听成了女人街。多亏郑向北心思缜密,到底找到了这条街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个玄通预测馆,店主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秃顶胖男人,叫做贾全立。曾有人看到,肖亿来过几次,对这个贾全立非常信服。加上肖亿请假以及白雄起的证词,这人具有很大的作案可能。”郑向北说道。

    “贾全立承认此事吗?他的动机又是什么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来我没有权利调查贾全立,再说了,还容易打草惊蛇。我建议,说服受害人家属报案,让警方来进行处理。”郑向北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肖亿家属认准了是我们,凭空冒出来一个贾全立,对方会以为我们在推脱责任。”周轩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打翻身仗的好机会,我陪你一起去见受害人家属。”郑向北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九点钟在医院会和。”

    周轩匆匆赶往停车场,却发现刘浪坐在上面,责备道:“刘哥,跟你说了,这几天要在家里等消息,怎么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拿着你的工资,总请假不是那么一回事儿。”刘浪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说扣你工资吧?”

    “走吧,不能什么都让你担着,亲兄弟也没这么干的。”刘浪侧身替周轩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亲兄弟肯定做得比我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是独生子女,理解不了。”

    刘浪的话莫名其妙,不过周轩是独生子女,也不是。在三国虽有似无,从小跟着师父长大,来到了这里,倒是名副其实了。

    等周轩和刘浪赶到时,郑向北已经到了,正在大门口等着。随后,三人来到病房区,恰好看到憔悴的肖娟从病房走出来,坐在走廊长椅上捶着肩头,动作很轻缓,越来越慢,最终不动了,肖娟竟然这么短时间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轩来到不远处一条长椅上也坐下来,静静等着肖娟醒过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,半小时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刘浪很不耐烦,使劲咳嗽一声,肖娟一惊,猛地睁开眼睛,第一反应就是往病房方向奔走,余光看到对面周轩,立刻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肖娟快速拿出手机,拨了三个数字,将手指放在拨打键上,威胁道:“别过来,否则我立刻报警!”

    “肖女士,千万别激动。”郑向北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郑律师,你,你怎么跟周轩在一起?”

    肖娟愣住了,郑向北之前来过,还说会给她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,如今这个情形,好像这些人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“上次没说清楚,我就是贤士公司的法律顾问。”郑向北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肖娟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肖女士,我们这次过来,就是想告诉你,有重大线索,跟肖亿有关,如果你肯配合,或许能够查出真凶。而如果你坚持这种态度,那我们只能离开,但不得不说,你会错失最佳时机。”郑向北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了个替死鬼吧!”肖娟还是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肖姐,我本人跟肖亿并没有太大恩怨,以前的事想必你也知道,肖亿替白芮抱不平,那些都过去。现在的情况是,时间拖延越久,犯罪痕迹就越难找到。哪怕是你耐心听我们讲讲,至于怎么做,那是你的事情,我们不再强求。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肖娟没有说话,拿着手机愣在原地,刘浪装作没事儿的缓缓走过去,趁着肖娟还没反应过来,突然将她手机夺下,随手关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啊?”肖娟吓一跳,结结巴巴问。

    “刘浪!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打我弟弟?”肖娟吃惊问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下,你弟弟身上还有其他的伤,你不想弄清楚吗?好好听着点,如果查出来跟我有关,赔钱坐大牢,老子都认。”刘浪瞪着眼睛,这幅不要命的样子,还真就把肖娟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肖娟到底坐了下来,有些紧张的听郑向北把情况说明。最后,郑向北强调:“肖女士,我希望你能尽快就此事报案,有了警方介入,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们只是怀疑而已,我好端端的告人家干嘛?”肖娟思维还算是清醒。

    “首先,受害人去创富大厦前确实去过玄通预测馆,和贾全立有过接触。另外,贾全立这人做事非常邪门,说什么用拍打的方式可以洗去人身上的罪孽甚至是疾病,我看过受害人的病历,除了坠楼挫伤,他身上其他地方的伤符合这个情况。”郑向北耐心解释,“另外,受害人尿检显示,他曾服用过特殊药物,预测馆就出售各种奇怪的可服用液体。要知道,这些可都是贤士公司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肖娟沉默,良久才问出一个问题:“可是,他有钱吗,能赔我弟弟的医药费吗?”

    “疯了!这是两码事啊!”刘浪气恼道。

    肖娟再度沉默,她只是个普通工薪阶层,肖亿虽有医疗保险,但自己负担的那部分依然让人透不过气来。她之所以认定刘浪,继而咬着周轩不放,主要原因是弟弟跳楼前发的短信,另外,她也觉得周轩有钱,可以赔偿。

    “肖女士,在服用药物的情况下,肖亿所做任何事情都不具备法律效力,包括他曾发给你的短信。换句话说,即使你告了刘浪,法院的裁判也不会倾向于你的。”

    郑向北非常敬业,不断劝说肖娟,还有刘浪的催促,可是肖娟就是低着头不吭声。周轩摆摆手,坐在肖娟身旁,叹口气说道:“长姐如母,我知道肖亿在你心里的地位。这些年,你一定为了这个弟弟吃了不少苦头吧?”

    肖娟的眼泪立刻掉了下来,点头道:“是啊,我父母都没有固定经济来源,肖亿上大学,包括娶妻买房,都是我给他操办的。老公怪我偏心弟弟,几次要和我离婚,连孩子都不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肖姐对这个弟弟非常了解,那么,如果此时肖亿是清醒的,你觉得他会选择报复我,还是将真凶绳之以法呢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肖娟欲言又止,她太了解弟弟睚眦必报的个性了,但医院花钱似流水,那个贾全立要是赖账拖延,上哪里去筹那么多医药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