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05章 一千万的赔偿
    姐弟情深,肖娟对于肖亿的现状很是担忧,周轩正要从包里拿出钱来,后面一阵脚步声,肖娟回头看了一眼,喊了声白总,急忙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雄起在员工的陪同下赶来了,一脸担忧的跟肖娟说了几句话。弟弟这样,父母又是自顾不暇,肖娟看到白雄起像是看到了亲人,委屈的泪珠直落。

    “肖秘书跟了我多年,没想到却发生这样的事情。这是十万块钱,拿去给肖秘书看病吧。”白雄起说完,立刻有人递过来一个大大的信封。

    肖娟感动不已,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过来,“白总,真是过意不去,上次已经让人拿来十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是财务出的,今天这是我的心意,治病要紧。怎样,有起色了吗?”白雄起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样。”肖娟擦着眼泪说道。

    唉,白雄起微微叹息,有人旦夕祸福,自己的秘书好好的就变成现在这样子,看到也很痛心。突然发现周轩,白雄起一怔,张口就问:“周轩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白总,我来看看肖秘书。”周轩上前几步。

    周轩?肖娟愣愣问:“哪个周轩?”

    白雄起默不作声,肖娟颤声问道:“贤士公司的那个周轩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肖娟脸色变了,指着周轩质问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不对,你想要害死我弟弟对不对?医生!医生!”

    肖娟像是疯了一样,大呼小叫,很快把医生护士给喊来,她拉住其中一人的胳膊,紧张道:“这个就是害我弟弟跳楼的坏人!你们快去检查下,我弟弟是不是又遭到他毒手了?”

    医生不敢怠慢,连忙进入病房,当真对肖亿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,一切指标如旧,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周轩皱眉道:“肖女士,我连病房都没有进去,怎么害你弟弟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真想进去害死他啊?”肖娟十分激动,又拨打了报警电话,说医院出现了杀人犯,让他们警察快点来。

    周轩十分无奈,心里有点后悔,开始该让姜靓先过来沟通,毕竟女人之间好说话。本来身份就敏感,现在白雄起又突然感到,让简单的环境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吵嚷声,姜靓他们沉不住气了,几个人一窝蜂赶了过来,站在周轩身旁和肖娟大声争执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病房区,病人们需要安静!”一名医生不悦的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“管不了那么多,他想要害死我弟弟。”肖娟激动道:“白总,幸亏你揭穿了这人的真实面目。看,他带了打手来,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“肖女士,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看看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钱,一千万!”肖娟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呦,一千万,指着你这半死不活的弟弟卖钱发家呢?要不要点脸,臭女人!”姜靓恼了,叉腰怒骂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,要是你弟弟病了,你不着急吗?”肖娟高声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是独生子女,没有兄弟。”姜靓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“就不信你爸妈没有这一天!”

    肖娟口不择言,照顾弟弟以及父母的多重压力让她透不过气来,说出的话根本不经过大脑。姜靓一听有人诅咒爸妈,立刻恼了,上前就揪住了肖娟的头发。

    看到同事家属被冒犯,白雄起手下的人也加入其中。大黄红毛洗白很久了,手心痒到不行,此情此景深深刺激他们的兴奋神经,大呼小叫的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场面失控,大家打成一团,周轩则和白雄起忙着拉架,医院保安纷纷赶来,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轩哥,快走,我来断后!”姜靓悲壮呼喊,在人群中伸长了脖子,又被人给拉下去。

    周轩啼笑皆非,又不是去就义,还没到那种地步,但是如果这么下去,很快就会被更多人围观,引来媒体关注,那样脱身更难。

    正当这个时候,白雄起高呼一声,“能不能听我说几句?”

    白雄起的手下一听,纷纷退出战场,周轩也喊道:“瘦虎,快停下,过来!”

    又在医护人员的维持下,三方终于从混战中头发凌乱气喘吁吁的站好。

    “穷疯了!我呸!”姜靓衣服都被拉坏了,不忘继续骂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,弟弟离婚又赔了钱,我拿什么给他治病?”肖娟反击。

    “都别说了!”白雄起站在二人中间,劝说道:“肖女士,你的心情我很理解,而且你已经报警,相信肖秘书不会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白总!”肖娟别过脸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,肖秘书为何到你那里去?”白雄起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很想问问白总,那天可是工作日,你作为他的上司,难道一点察觉都没有吗?”周轩反问。

    白雄起沉下脸来,“怎么,你还怀疑是我派他过去的?”

    “白总,我们都应该用事实来说话。我公司刚聘用了一名财务总监,不错,正是从你们那里辞职的商玉红,我不信关于他们二人的风波,你一点都没有听到。”

    白雄起看了看肖娟,阴着脸走到一旁,周轩跟在后面,确定谈话不会被肖娟听到,白雄起才说道:“我要的是工作成绩,肖秘书虽然花花肠子多,但对我忠心耿耿。再者说,这是他们的私人感情问题,我没法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白总,忠心用什么来鉴定?一个品行都不能保证的人,你认为在危急关头,他会为你挺身而出?”周轩逼问。

    白雄起脸上肌肉猛抖,咬牙低声道:“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,自从认识你,我从一个受人尊重的老总,变成一个教子无方的父亲,如今又加上一个管教不严的上司,处处都是挫败感!”

    不是吵架的时候,白雄起替周轩解围,说明他心里有基本的辨别能力,周轩深吸一口气,坦诚道:“白总,肖亿不是我害的,我也在查找症结所在。贤士公司发展良好,我没必要在自己家门口害死他,不具备动机。我想知道,那天,肖亿到底怎么离开大厦的?”

    白雄起背起手,“我确实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只是请了半天假,我是从不过问个人私事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有些失望,打算带着姜靓离开,白雄起背后喊道,“等等,我想起来一件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