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01章 跳楼风波难平
    国贸大厦老总的秘书跳楼了!

    当弄清楚肖秘书的身份之后,这条消息立刻惊动了临海市的新闻圈,苏芳菲急忙赶往了医院,跟一同赶来的其他媒体记者,不停穿梭在医院的病房中,厚着脸皮向医生护士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手机泛滥的时代,有人将肖秘书坠楼后的视频,发布到网上,取的名字五花八门,比如,讨债不成方被推下高楼,妻子出轨男人一跳无烦恼等等!

    晚饭也没吃成,周轩和姜靓蔫头耷脑的回到了家里,心里都非常清楚,这一次多少又惹上了麻烦。

    毕竟肖秘书是从贤士公司出去后跳的楼,警方不会放弃这条线索的。

    “幸亏我把起名馆的监控挪到这边来了,警方调查也没我们什么事儿。”姜靓心有余悸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做得好。”周轩愁容不改,肖秘书来过贤士公司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轩哥,要不咱们几个口风一致,就说肖秘书没来过?”姜靓又想到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谁知道肖秘书临来之前,有没有跟别人说起过,欲盖弥彰。而且,创富大厦四处都是监控,同楼层也有目击证人,撒不了谎的。”周轩连忙摆手,隐瞒反而说明心里有鬼,不如实话实说,“也不用担心,我们又没把肖秘书怎样,跳楼属于他自己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也没碰他。”姜靓刚说完,急忙捂住了嘴巴,刘浪可是曾经动过手,恐怕难逃干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轩的手机响了,是个陌生号码,接下来一听,是负责创富大厦的临中区派出所打来的,这人自称杜警官。

    “我们接到跳楼者肖亿家属肖娟的举报,说是肖亿跳楼前,曾经给她发去了一条短信,你们公司有殴打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杜警官,他来闹事,想要对我动手,只是被我的司机打了一拳,然后他自己走了。想必你也清楚,肖秘书是在六楼跳下去的,我们当时都有不在场的证明。”周轩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一拳?”杜警官又问。

    “连我在内,有四个人可以作证,就是一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不要联合起来做伪证,否则,后果是非常严重的。”杜警官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办公室里有监控,警方明天可以去调取出来。”即便刘浪的拳头再硬,只是一拳,也不会将肖秘书打到精神失常跳楼。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!不过,肖亿的身上,除了坠楼的伤痕,还有很多伤,尿检指标也不正常,警方已经将此事立案了。”杜警官道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正在抢救,还未脱离生命危险。你们公司的人,这几天都不要离开临海市,把你司机的电话给我。”杜警官又说。

    周轩只能将刘浪的电话给他,随后,杜警官放下了电话,接着打给刘浪。

    “轩哥,以前我总觉得呆在监控下不舒服,没想到这次倒是派上了用场。”姜靓乐了,没有什么比这个证据更好。

    当初在女人街的起名馆,苗霖就提醒周轩安监控,结果没听,差点被白芮给算计了,这一次从起名馆挪来的监控,倒是第一时间安在了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很快,刘浪的电话就打来了,一通的乱骂,当然不是骂周轩,骂警察,骂肖秘书,就打了一拳,居然引来这么多的问题,让刘浪深感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刚安抚好刘浪,苏芳菲的电话进来了,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芳菲,你就别添乱了,否则,别怪我在欧总面前不说你好。”周轩正烦着,不得已警告苏芳菲。

    “轩哥,哥,你想多了吧!”苏芳菲还真怕了,接着说道:“这次我一定不会乱写,你都不知道,跳楼者的姐姐,在医院里遇到媒体就说,贤士公司打了她弟弟,逼迫她弟弟跳楼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不是真的,他要打我,被我的司机打了一拳,接着就走了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肖秘书也真够惨的,趴着下来的,所有的肋骨都断了,全部插进肺里。轩哥,手机关机吧,记者们正在四处打听你的联系方式呢!”苏芳菲提醒了一句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轩哥,肖秘书不会死吧?想想刚跟他见过面,就觉得瘆得慌。要不,你也给我画个符吧,我怕晚上睡不着觉。”姜靓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清楚我看相的水平,他不会死,也好,这次就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。”周轩也觉得很生气。

    关了手机,想出去走走,周轩又想起魅影组织,一个人在外不安全,只能郁闷的去书房里看书。

    第二天刚上班,杜警官就带人来了,调取了办公室的监控,上面显示,肖秘书跳过来打周轩,被刘浪一拳打倒,撞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刘浪只是将肖秘书拎了出去,随后就进了屋,视频可以证明,只是打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非常蹊跷,肖亿身上的伤不少,不知道怎么来的。”杜警官说了一句,又详细询问了肖秘书为什么过来闹事儿,随后又拨打了商玉红的电话求证。

    杜警官走了,屋内的电话却响个不停,都是媒体记者打来的,周轩吩咐概不回答,最后将电话线也拔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晦气!”刘浪不停在屋内走来走去,整个事件中,最麻烦的人无疑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轩哥,记者们都在楼下呢!好大一群。”姜靓从窗口看下去,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是大楼的保安,将记者们拦在了外面,周轩道:“今天晚点走,这件事儿千万不能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电话,也没有应聘人员,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天黑,靠不住的记者们都走了,剩下的几个,也挡不住周轩等人的脚步,媒体们最终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周轩没有立刻回家,带着昨晚画好的安神符,来到了商玉红的家里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个戴眼镜的男人,看起来老实巴交,一听是媳妇单位的领导,挤出一丝笑意,将周轩让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,好奇的睁着懵懂的大眼睛,商玉红果然病了,神色很憔悴,但还是起来招呼周轩。

    “老安,别总拉着脸。”商玉红对丈夫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啊!”

    警方给商玉红打了电话,这件事儿当然惊动了这个疑心很重的男人,周轩琢磨既然来了,正好趁着此时,为夫妻二人解开这场误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