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300章 一语成谶
    不说这个还好,一听姜靓要去告他媳妇,肖秘书狂笑起来,面容看上去竟有几分狰狞。女孩儿胆子都小,姜靓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,诧异的张大小嘴,好像看到了一只发疯的野兽,不,一个魔鬼。

    “老子媳妇?嘿嘿,都他妈让周轩给搅黄了!对,就是怪周轩,你要不说,我就不知道媳妇骑墙头,现在起码还有个家。不过也没什么,现在社会不都这样嘛,我看不住媳妇,我也不让别人好过!”肖秘书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歪理邪说,自己的不幸,要别人来承担,甚至以破坏别人家庭满足自己的平衡感。肖秘书,醒醒吧,回头是岸!”周轩厉声道。

    我,我?肖秘书有些呆傻的站住,喃喃自语,我睡着了吗,为什么要让我醒醒?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这个肖秘书不会是傻了吧,他今天的行为很是怪异,好像被邪物附体了。

    正当疑惑之际,肖秘书的瞳孔突然放大,身体变得僵直,周轩一怔,连忙提醒大家说道:“不要靠近他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肖秘书伸长胳膊,直直的就像周轩扑过来,形同僵尸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刘浪及时出手,将肖秘书打倒,撞到墙上,接着被拎起后衣领,连推带踢的给弄出去。“滚,再别让老子看到你!不然,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刘浪傲慢的竖起中指,肖秘书却一反常态,显得有点害怕,爬起来就朝着楼梯口走了。商玉红还在哭,姜靓不停安慰她,“商姐,肖秘书那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,姐夫怎么可能不信你却相信他呢!”

    “唉,你是不知道你姐夫那人,对我看得很死。他啊,不自信,总觉得配不上我。原本就怀疑那小子,他要真胡乱说点什么,你姐夫又得跟我吵架。孩子不大不小的,也能听懂话了,让她听去,怎么看我这个妈妈?”商玉红越想越担心。

    “商姐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我负责开导姐夫。”周轩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好意,唉,都怪肖秘书。”商玉红咬碎一口银牙,厌恶道:“这种人就该死了,那样一了百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活着污染空气!”姜靓帮腔道。

    最毒妇人心,欧强摊摊手,周轩苦笑摇头,但有刘浪在场,就不怕肖秘书再来找事,很明显,他害怕刘浪。

    现在周轩担心的是,肖秘书这次前来,是受了白雄起的指使,这样,双方的矛盾就愈发的难以调和。

    收拾好办公室,周轩拍拍手,“好了,过去的不愉快不要多想了,咱们还得往前看。走,还有什么烦恼不能靠着吃喝解决呢?”

    “欧耶!轩哥请吃饭!”姜靓兴奋跳起来,随即又咧嘴,刚才摔的那下不轻,现在还疼,“我是不是该去医院做个检查,让那死鬼赔医药费啊?”

    “他出门就让车撞死了,医药费要不到了!”商玉红不解恨的骂道。

    锁上门,一行人来到电梯口,突然看到有人跑了出来,或者去对面邻居公司,或者挤到楼梯窗口向下看,还有人惊恐的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有人跳楼了!”

    “是个男的!”

    “六楼跳下去的!”

    “说是在创富大厦和人吵架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种信息迅速聚拢,姜靓也好奇的探头探脑,周轩心头却猛然一沉,觉得事情有些不妙。等赶到一楼,发现创富大厦工作人员都朝着外面奔跑,还有人边跑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有人围在一处空地指指点点,缝隙中可以看到地上纵横的血迹,姜靓好事儿的伸长脖子一看,惊呆了,小脸煞白的报告说:“轩,轩哥,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肖秘书?”周轩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姜靓打了个寒颤,商玉红的脸色也变了,一语成谶,这个倒霉的肖秘书真的被她给咒死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苗总,我明白了!”一个匆匆往现场的赶的副总,路过周轩身旁,他清晰的听到这个副总称呼对方苗总。

    是苗霖,肖秘书莫名跳楼,此事是否和她有关?

    “都别围着了,救护车到了吗?”副总急的一头大汗,对旁边一人说道:“苗总知道此事很生气,咱们创富大厦从没出过这么晦气的事,吩咐不遗余力的救活!”

    周轩放下心,苗霖是不希望这里出事的,毕竟出了人命,会影响创富大厦的租赁业务。

    警方和救护车很快赶到,警方立刻封锁现场并进行拍照,而医护人员上前检查了下,还有脉搏。另外有目击证人称,这人从楼上坠落的时候砸到一辆车上,又从车上滑了下来,当时手还能动,或许还有救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们老总说了,一定要救活这个人。”大厦副总气喘吁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!”

    医生不耐烦扒拉开副总,担架上前,将肖秘书抬起来塞进了救护车里,救护车拉着尖锐的警报,快速驶向市医院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们快走。”姜靓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六楼跳下去的,就算警方找到我们,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。”周轩对此倒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晦气啊,真要是死了,传出去对我们公司也不好。难怪创富大厦都很重视这件事。”欧强叹口气。

    周轩和大家快步离开,对于晚餐大家都没什么心情了,商玉红没见过这种事情,有些慌乱,“我还是别跟你们去吃饭了,得回去给孩子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也好,商姐,明天休息一天吧,不用急着上班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一把抓住周轩的手,商玉红哭了,“弟弟,我只是随口说,真的没想他去死。你说,肖秘书会不会死啊,他要是死了,会不会还缠着我?”

    “看他不像是短寿的,但这次在劫难逃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商姐,不用怕,大不了让轩哥给你画道符,妖魔鬼怪全都杀杀杀!”姜靓开玩笑故意放松气氛,不过商玉红还真信了,一再叮嘱周轩给她画个符,否则真睡不踏实。

    怪姜靓多嘴,现在也没有画符的材料,周轩答应明天一定给她画个安神符。商玉红吓坏了,精神恍惚也开不了车,周轩让刘浪先把她送回去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