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99章 被挖了墙脚
    呵,闫平川牙缝里挤出个笑声,“我跟儿子下五子棋的时候,他就是这么玩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五子棋怎么玩儿?”周轩随口问。

    闫平川直摇头,找错了人下棋,想都不想就落子,而且连大名鼎鼎的五子棋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棋局进入中盘,闫平川的眉头皱了起来,外卖送来了,周轩取来放下,他仿佛根本没感觉到,还在聚精会神的研究棋局。

    终于,闫平川将拿起的一枚白子,重新丢进了罐子里,摆手道:“周轩,你赢了!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还可以下这里?”周轩指点道。

    “不下了,差距太大了。”闫平川摆摆手,来到茶几前,倒上两杯酒,这才问道:“周轩,你布置的棋局非常奇怪,能不能告诉我,是谁教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跟我师父学的,不过啊,他很快就下不过我,一玩就急眼。”周轩发自内心的笑了,还能忆起师父管辂当时的样子,一生气眼睛反而大了不少,嘿嘿,丑的像外星人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个棋盘设计的更合理,三百六十一个落子点,象征周天三百六十度,阴阳博击于四方,生生克克,你来我往,变化万千,永无止息。”周轩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是奇谈怪论,不过听起来也有几分道理,毕竟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嘛。”闫平川笑着跟周轩喝了一杯,又说:“周轩,你这水平,完全可以参加职业赛了,我不过是业余六段。开始真的小瞧你了,让我十个子都赢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周轩搞不清楚这些六段是多高水平,摆手道:“老师,我就是随便玩,当然不会当成职业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岔开这个话题,跟周轩边吃边聊,开始说起了论语,周轩的一些独特解释,又让他感觉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闫平川电话响了,拿起看了看,又瞥了周轩一眼,转头低声说了几句,道:“今天就这样,改天我们仔细探讨,理越辩越明,看来,有些知识确实需要去伪存真,以免误导大家。”

    还没说过瘾呢,看闫平川还有其他应酬,周轩起身告辞,送到门口,闫平川又认真道:“如果有兴趣,可以参加下围棋的职业赛,对于咱们学校,尤其你本人都是极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参加那有什么用,下棋就是陶冶情操,非得争高低伤和气干嘛。”周轩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唯有标准明确才能制定目标。”闫平川继续劝说。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算是敷衍着答应下来,他明白闫平川的用意,还是希望周轩走学者路线。但是既然是比赛,就要付出很大的精力,忙着赚钱的周轩可腾不出精力来。

    等周轩一转身,闫平川立刻关上了门,好像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,至于跟谁联系,可就没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贤士公司接下来的工作重心便是人才的登记,又在电视台发布了一次广告,累积的效应,前来咨询的人更多,周轩一个人面试根本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,所有员工,不管什么职务,都加入到这项工作中,商玉红可以筛选财务以及相关专业的人才,应届毕业生以及资料的录入由姜靓负责,这些将来都是打包出售给企业的。

    至于年薪十万以上的人才,则由周轩亲自负责把关,而欧强最忙,和各个企业联系,把已入库的人才信息提供过去。连刘浪也跟着忙乎,负责整理归类资料,直呼眼睛都要看瞎了。

    每天忙得昏天暗地,姜靓开始吃不消了,抱怨道:“轩哥,公司现在每个月那么大的开销,不能只干这种中学生都能干的活吧?”

    姜靓指的是资料录入,堂堂贤士公司姜经理,现在成了资料员,有些无聊也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元老级人物都是跌打滚爬一路过来的,大家都辛苦下,月底发加班费。”周轩鼓励道。

    继续干没问题,但大家一致表示不要加班费,个个都是月薪过万的白领,只求先对得起这份收入。

    普通职务的录用率还算可以,公司渐渐有了些进账,但周轩更注重尖端人才的输出,可以让他们才能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,同时也可以为公司获得更大的收益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这天下午,忙完一天的工作,大家都有点神情疲惫,正准备收工一起去吃晚饭,有人在外面砸门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还有要求人才登记的吗?”

    姜靓走过去开门,刚打开一条缝,便有股力量将门推开,姜靓不提防,到底被撞倒在地上,疼得站起不来。

    欧强连忙上前把姜靓扶起来,大家定睛一看,果然是个人才,国贸大厦的肖秘书来了!走路摇摇晃晃的,神色也有些涣散,整个面颊呈现乌青色,这是典型轻微中毒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商玉红立刻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红,哥在你身上花了不少钱,怎么,完事儿不认人啊?”肖秘书步伐踉跄,口齿有些含糊,商玉红白了他一眼,“醉鬼,都别理他!”

    “老子一滴酒都没喝,不信你闻闻,闻闻啊!”肖秘书嬉皮笑脸凑近商玉红,被欧强拦住。

    肖秘书的形态很像是醉酒,但却没有一点酒气,看他气色不好,周轩劝说道:“肖秘书,最好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你咒老子是不是?”肖秘书立刻瞪起眼睛,手指周轩,不客气道:“这娘们是国贸大厦的人,被你挖了墙角,损失大了去了。怎么,我玩剩的你也感兴趣,干脆招到自己床上了?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商玉红气坏了,挥起拳头就往肖秘书身上打,“我一分钱没花过你的,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怕了?”肖秘书趁势抓住商玉红的手,威胁道:“想怎么说,全凭老子一张嘴。谁不知道你怕老公,只要你乖乖听话,我保证不在他面前乱说。”

    商玉红膝盖猛抬,正中肖秘书裆部,疼的他嗷嗷惨叫,也松开了手,商玉红气急败坏,胸口剧烈起伏,含着泪骂道:“猪狗不如的畜生,我都辞职了,你还想怎样!我老公是相信我的,你说什么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约他出来问问啊?”肖秘书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不要说是商玉红,姜靓也生气了,拄着腰站起来,“瞧瞧你那德行,还有点老总秘书的样子吗?真不要脸,勾搭人家老婆,还威胁人家!商姐,不用怕,他要敢乱说,你就去告他媳妇,让他家乱成一锅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