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98章 黑白局
    公司越来越正规化,周轩长舒一口气,这样就可以腾出一部分精力做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商玉红非常敬业,公司那点财务工作微不足道,但也不闲着,耐心教给姜靓财务知识,让她先做一名合格的出纳,同时,按照周轩的安排,考虑企业的投资问题。

    有句话商玉红没好意思说,贤士公司目前手里的这点钱,即便加上井德善的那五百万,在投资领域里根本不值一提,算是小打小闹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忙碌的面试后,第一批人才入驻贤士人才网,不过二十几人,但工作经验都很丰富,大部分都做过部门经理。

    来到人足有上百,周轩仔细分辨他们的面相,但凡不佳者,一律被排除在外,贤士人才网提供的是高端人才,人员的品质就显得格外重要,要为企业负责。

    这天课后,闫平川跟周轩一路同行,开口问道:“周轩,上次跟你说的那事儿有什么想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是那个论语解析吧!”周轩连忙附和,是记得老师打算研究这么一个课题,最近太忙,几乎都快忘了。

    闫平川看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是论语对历史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对,影响很深远的!”

    周轩在闫平川的鄙夷逼视之下,抹了把汗低下头,“老师,对不起,这段时间忙得晕头转向,还没有动笔。”

    “汇四海精英,揽天下贤才,你们的广告词口气很大。但是作为领头人,自身素养不够,怎么应对瞬息万变的发展潮流?不要以为有钱有人就可以开公司,还要提升自身的人格魅力,打造高端的企业文化,这样才能完善人才的平台机制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站在不同角度,但和商玉红一样,都对周轩的公司发展提出了中肯的建议,周轩呵呵一笑,“老师也看到我们人才网的广告了?”

    “整天翻来覆去的念,听得人耳朵都要起茧子,想不记住都难!”闫平川故作厌恶状,自己却笑了,“今天不难为你,晚上跟我回家去吃饭吧,咱们正好聊聊论语,我可是听李新民教授说了,你对论语有独到见解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周轩一口答应下来,笑道:“这回有口福了,又吃到师母做的大餐。”

    “少自作多情,她有事没回来,那个送饭到门的什么外卖,你顺道点几样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怪怪的,闫平川跟周轩说话的口气就像是一家人,师母文静没从首都赶回来,闫平川又没饭门,晚饭就让周轩来解决。

    你怎么不叫初恋来做饭呢,岂不是吃的更香?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闫平川看见周轩发呆就生气,皱着眉头问。

    “哦,论语!”周轩打了个激灵,赔笑道。

    相比较唐涛升一尘不染的磁悬浮家,闫平川这个平时没有女人打理的房子就显得凌乱些,不过家庭的氛围更加浓厚。

    两人口味相同,闫平川对于这种买饭方式很有兴趣,自己也研究着订了两样。平时他用不着外卖,偶尔想吃又放不下校长的架子,跟周轩倒是不见外。外卖还没送来,闫平川也没急着跟周轩研究论语,坐在沙发上问周轩,“会下棋吗?”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还没说什么棋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正好可以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下一盘,等等外卖吧!”闫平川说着,起身在书柜里,拿出一个折叠的棋盘,展开放在餐桌上,纵横的黑线交叉在一起,随后又拿出两个木制的罐子。

    是围棋!

    周轩眼睛亮了,当初跟着师父管辂,在出访的路上,为了打发时间,可没少下围棋。

    师父是围棋高手,起初周轩总是输,而且还输得很惨,经过师父点拨后,他才明白,围棋就是阴阳之道,后来青出于蓝,管辂反而屡屡落败,常常急的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周轩认为,这是他唯一比师父强的地方,只是三国那个时期,围棋依然难登大雅之堂,被冠以玩物丧志的恶名。

    真正的棋手,往往都在民间,围棋也是老百姓最常用的娱乐方式之一。

    “来吧,你来执黑先行,我可以让你九个子。”闫平川张罗道。

    周轩盯着棋盘看了看,是围棋不假,但跟自己玩过的却又不一样,棋盘横竖十九道,而他那时候的棋盘是十七道。不要小瞧多出的两道,这会增添很多变化。

    “老师,怎么能让你让子呢!”周轩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哦,你有信心赢我?”闫平川笑了。

    “博弈就是要公平,不然失去了其中的意义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不让就不让,反正也未必能用得上。”闫平川又笑了,指了指装着棋子的罐子,“来吧,我倒是真想有个棋友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不需要先座子吗?另外,应该执白先行吧!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长吐了一口气,“周轩,你难道想让我跟你用古人的方法玩围棋?座子早就取消了,执黑先行,也是目前的国际通用规则。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周轩点了点头,取出一枚黑子,落在棋盘的正中。

    闫平川差点把棋盘给掀了,没见过这么玩围棋的,他尽量控制着情绪,又问:“周轩,你下过围棋吗?”

    “下过啊,我记得,只有一个人能跟我下个平局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闫平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偶尔遇到的,不知道名字。”周轩说谎,情有可原,不想闫平川敏感。因为他提到的人物,是一名古人,名叫严子卿,当时的吴国人。

    庐江郡,严子卿街边摆摊,以围棋比试,若是能赢他,愿意付黄金一两,若是输给他,只需付一株钱即可。此事当时很轰动,周轩也是瞒着师父,到街上跟严子卿比试了一番,几次平手,到底没能赢来一两金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再去,严子卿已经走了,据说很不开心,而管辂也得知了消息,还把周轩给训了一顿,不可逞一时之勇,争强好胜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种下棋的方法,不符合棋谱,围棋是一种谋略,如同战场布阵,这一子占据中央,无依无靠,怎么能逃脱呢?”闫平川拿出了耐心,教周轩下棋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,法无定法,但凡拘泥于棋谱者,都不是高手。”周轩的一句话,气得闫平川又差点急眼。

    “好!就按你的套路吧!”

    闫平川没好气的拿起一枚白子,迅速占据了一个角的位置,刚落下,周轩就下了另一枚黑子,速度相差不足两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