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93章 一下子来五个人
    接到周轩的电话,虞江舟还很开心,但得知是想要追加投资,搞什么暗物质实验室,口气立刻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当兴凯集团是慈善机构呢,什么人的愿望都要满足?”虞江舟不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江舟,我觉得这个项目很有前途。”周轩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卖点和市场呢?这种实验室大部分都是国家财力投入,而且是不计成本。前期一千万我还能通融,但是后续追加非得把兴凯搞垮不可。”虞江舟上火道。

    “哪怕是尝试一下也好啊?”周轩赔笑商量。

    “周轩!”虞江舟声音提高很多,真不高兴了,“你该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,还有肩头的担子,不要动不动就妇人之仁。而且,就算我答应,董事会也不会同意这种无稽之谈的项目!”

    “江舟……”

    嘟嘟嘟,虞江舟已经挂了电话,周轩郁闷无比,也很没有面子。动则市场卖点,如果都看眼前利益,那么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和发展又有谁来完成?

    自己绝不是什么妇人之仁,上天既然把他穿越时空送来,或许就是一种暗示,让他去探寻宇宙和时空的奥妙。

    自筹资金!

    一个大胆狂妄的想法从脑海蹦出,把周轩自己都给吓了一跳。前期的一千万,对于现在的他依然是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公司有效益后,周轩开始只想到两点,扩大公司规模另外买房买车等待佳人的回归。现在,又多了一个科技投资,还要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唯一要做的,就是多赚钱。

    “轩哥,月底要报税了,我们都拖了两个月了。”这天,姜靓苦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报啊,咱们也没有什么需要隐藏的。”周轩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个必须要有专门的会计才行,我也没证啊,再也不太懂。”姜靓补充道。

    周轩也开始挠头了,开公司不是那么简单。请客的时候,姬盛随口道濮梅是会计专业的,以后让她来公司帮忙整账报税什么的,但是从上次去他们家到现在,周轩连濮梅的影子都没有看到,这个会计不靠谱。

    写字楼里不乏专业会计,但这样一来,会泄露公司内部的秘密,周轩不想财务情况被外人知道,想了想,还是给濮梅打过去电话,“姐,从香港回来了吧,也没时间去看你,很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早回来了,忙啊,整天伺候祖宗。”可以听得出,儿女双全的濮梅现在的日子很滋润。

    “姐夫,让你来公司整账,不知道有没有时间?”周轩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哎呀!我都给忘了,到时候了是吧?哈哈,等我啊,一会儿就到。”濮梅有了个事儿做,反而显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周轩长舒一口气,濮梅可是豪门阔太,能愿意来就好。然而,等濮梅赶到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来了四个人,不,是五个,四个大人,一个半岁多的孩子。趾高气昂的濮梅,司机,一个抱孩子的育婴师,还有个拿着大包婴儿用品的家政大姐,热热闹闹就像是回娘家。

    “姐,身材恢复得不错啊。”周轩挤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每天都锻炼啊,吃了不少苦。”濮梅笑嘻嘻的,看看屋里,“弟,这屋子太了吧,挤不开啊?”

    “人少的时候还是能挤开的。”周轩无奈,来这么多人,百十平的房子也不宽敞。

    “梅姐,这些是这几个月的收支情况。”姜靓拿出一摞单据。

    濮梅扒拉着看了几眼,愣住了,“弟,收入不错嘛!”

    育婴师看了看手表,提醒道:“梅姐,该给孩子喂奶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!可不能饿着我的宝贝儿。”濮梅立刻伸手抱过孩子,单据散落一桌子,“嘉瑞,看看,这就是你舅舅,还是你舅舅给你起的名字哦。”

    带着项圈的家伙白白胖胖很是可爱,瞪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周轩,姜靓有心想要抱抱,他却羞赧一笑,抱紧了妈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弟,看你外甥聪明不?”

    濮梅使劲亲口儿子,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撩衣服,司机主动回避到室外,欧强也连忙进了里间,周轩躲也不是,不躲也不是,便侧过身子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嘉瑞吃饱了也睡着了,被育婴师心翼翼的接过去,濮梅手语指挥她抱孩子进里间,让孩子心睡一觉。

    “我坐哪儿啊?”濮梅整理下衣服问道,要开始工作了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濮梅也不客气,直接坐在周轩办公桌后面,接过姜靓重新整理的单据开始工作。不愧是专业的,也算是熟练认真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里间屋传来育婴师的惊呼,濮梅离弦的箭一般,快步冲了进去,而后传来她的怒斥,“怎么呛奶了,你都没有拍后背吗?”

    “梅姐,孩子睡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理由,我要扣你工资!”

    孩子哇哇的哭声,濮梅的训斥,育婴师的解释,各种声音混合,让周轩脑袋大了好几圈,至今什么事儿都没有办成。

    等到孩子终于不哭了,家政大姐拿出个密封盒,里面有糊状物体,“孩子该加餐了。”

    一伙人又忙着哄嘉瑞吃东西,好不容易吃完了,又冲了奶粉。

    “不是有奶吗,怎么还喝奶粉?”姜靓不可思议的声嘟囔,“有钱人家孩子的生活理解不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濮梅再次坐下,里面又开始忙手忙脚,孩子拉了!奇怪的气息充盈的办公室,姜靓想开窗户,却碍于濮梅的面子,只好憋住气往门口站了站。

    “嘻嘻,吃得多,拉得多,我儿子的粑粑都是香的。”濮梅倒是习惯了这种味道,全然无视大家的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等到清理清洗完毕,濮梅又把儿子哄睡,周轩看看时间,快三个时过去了,打着哈欠的濮梅总算是把账目捋顺。

    营业税、城建税、教育附加税、所得税,加起来的数目还真不少,好在周轩买了一辆公车,折去了大部分,剩下的依然要交好几万。

    “弟,保险也要交,下月再整理吧!”濮梅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辛苦姐了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给孩子买个玩具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先收下了,这里得添个宝宝椅,再来的时候他就能坐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狂晕,又不好发作,听濮梅唠叨带孩子的各种不易,心里却在着急,半天耽误很多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