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89章 在外有兼职
    然而不是这样,庄艾剥开糖放到项雷嘴里,还冲抛洒糖块瓜子的男方亲友挥挥手,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“真甜!”项雷傻乎乎的咧嘴笑了,还轻轻搂住了媳妇的肩膀。

    庄艾此举也引来如潮好评,大家纷纷赞赏新娘子识大体,懂得给男人脸面,难怪能让项雷如此着迷。

    来到台上,庄艾很自然的把项雷儿子揽在怀里,少年毫无拘谨感,可以看得出来,平时关系就很好,亲如一家。

    “唉,你项雷哪里比我强?怎么他就有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!”井德善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“持家又贤惠,这媳妇是不错。”刘浪阴阳怪气的了一句,回到屋里自行吃起来。

    煽情而又老套的结婚仪式,周轩没多大兴趣,井德善张罗着给大家倒酒,来到刘浪跟前,刘浪把酒杯盖上,“不知道开车不能喝酒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,就喝饮料?”井德善赔笑问。

    “老子又不是娘们儿。”刘浪哼笑。

    这人伺候不起,井德善摇了摇头,回来挨着周轩坐下来,“老弟,咱俩今天必须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点到为止吧。”周轩举起杯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儿,一对新人也来到房间用餐,此时的庄艾已经换上一套红色刺绣旗袍,上面龙凤图案逼真华贵,做工十分考究。

    正在吃饭的刘浪却放下筷子,斜着身子倚在座椅靠背上,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庄艾,这个举动,似乎缺少些礼貌。

    “多谢各位来捧场,我先干为敬!”红光满面的项雷已经有几分醉意了,舌头都有些打架。

    “雷哥,都不是外人,不要喝那么多了。”庄艾柔声劝。

    “媳妇,今天高兴,我保证从晚上开始,我都听你的。”项雷搂住媳妇,眼神炙热,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,肯定要燃烧释放。

    “晚上可不能不听,否则上不了床啊!”井德善哈哈大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很显然,庄艾不喜欢这样的玩笑,虽没露出反感,但似有若无的笑容,不打岔的表现,让井德善又讪讪的闭上了嘴巴,有些冷场。

    “嫂子除了主持节目,在电视台还有没有其他负责的工作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不知你想做什么?”庄艾饶有兴致的问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刚开了一家公司,还没什么业务,打算从电台做些广告。但是没有什么经验,不知道从哪里入手。这不,近水楼台,问问嫂子。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负责广告部工作,但跟他们都比较熟,到时候给你个最佳时间的黄金广告,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。”庄艾并未携带坤包手机等物,便找来纸笔写下一串号码,“这是我本人的电话号码,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庄艾表现的热情让周轩一愣,他只是想要打破沉闷的气氛,随口一问,有些发懵的接过来电话号码,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。

    “怎么,搞定一单业务,还能有提成?”刘浪突然插嘴问。

    “都是朋友,我怎么会赚钱呢,肯定是想不到的内部价格。”庄艾一直不看刘浪,大包大揽,周轩则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除了跟周轩笑几句,更多时候庄艾只是保持职业笑容,嘴角习惯性上扬,看不出她的情绪来。

    新人总是很忙碌,没吃几口饭,又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忙,周轩觉得时间差不多了,也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在车上,刘浪问道:“周轩,你跟那个女人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庄艾?”周轩摇摇头,“不熟,之前只是见过她一张照片。刘哥,我发觉你好像跟她很熟啊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,我见过她。”刘浪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庄艾在电台工作,见过她的人应该很多。”周轩如此认为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其实开始的时候,我并没有太注意到她。实话,以她的长相,在普通女人当中还算是出众,但作为电台主持人就差点。庄艾这个人,最大的特点,就是声音好听,似乎受过专业的培训。”

    刘浪这么一,周轩也表示认同。庄艾话不急不缓,不轻不重,对于语速的控制堪称完美,而且声音偏向甜美,颇有古典韵味,不得不是一种特殊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刘哥,我看你今天表现有点特别啊?看,你是怎么想的?”周轩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她跟那男的,认识多久结婚?”刘浪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有几年了,项雷很喜欢她,一直苦苦追求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朋友搞了个录音棚,偶尔也会拍一些短剧,这个庄艾兼职到他那里做配音,工作很辛苦,报酬一般。我总以为她家境一般,靠着兼职增加收入,但从今天看,她家境殷实,而且还有个舍得为她花钱的男人,你,庄艾为什么还要去做兼职?”

    “主持人也是吃青春饭的,这是为以后积累吧?”周轩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兼职能有什么前途,而且如果她缺钱可以找男人要。不上来,就觉得这个女人不寻常,就这婚礼,她应该是第一次结婚吧?她却淡定的像是在参加别人婚礼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些话是别人讲述,周轩定然不会放在心上。出身好,不代表就会养成懒散享受的恶习,庄艾也有可能是个勤俭自立的女孩子,闲暇时间多种生**验,没什么不好的。

    但是,刘浪受过专业培训,又曾无限风光,阅人无数,不会平白无故的怀疑一个不相干的新娘子。

    照片和本人还是有差距的,前者不会显露出本人的神态,今天看到庄艾,觉得她超乎寻常的冷静,不知是否世面见得多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从古至今,大部分人都不会拿婚姻儿戏的,希望她能跟项雷白头到老。”周轩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好不好的跟咱没关系,反正我不太喜欢这种心机重的女人。”刘浪完又自嘲道:“不过太单纯的女人也不要娶,像我前妻,只认钱,多么直接的单纯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记挂前妻?”

    “屁,我是担心我儿子!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一笑,有些想通了,刘浪这是由别人的婚礼想到了自己的过往,再加上对儿子的担忧,所以才会对庄艾过分敏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