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87章 参加朋友婚礼
    刘浪开车又快又稳,即便是这样,开车到肖米凤所购置的地皮那里,也需要一个半小时时间。

    利用这个空档,周轩拿出基地的资料研究,一刻都不闲着。刘浪看了眼上面密密麻麻的英文,有些头大,“周轩,我真服了你了,市长都没有你忙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帮我开车,已经觉得节约很多时间了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还得多赚钱,雇个翻译不就得了,还非得自己去学这些蝌蚪文?”刘浪大咧咧道。

    蝌蚪文?哈哈,很形象,周轩笑道:“有钱确实能买到清闲,但是必须忙碌才能赚到钱,人生就是这么矛盾。”

    刘浪嘿嘿一笑,转头看到外面一处,突然面色不悦的猛按了几下车笛,加速驶离。周轩看看四周,这是临海著名的富人一条街,都是有钱人才能消费的场所,灯红酒绿一掷千金。

    或许是刘浪过去经常逗留的地方,周轩也不追问,继续低头看书。

    等来到目的地,一片荒凉,工地上还是空荡荡的,只有个铁皮棚里还亮着昏暗的灯。听到外面有动静,里面看守的工人只是伸长脖子看了眼,又把头缩回去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,不怕偷。

    刘浪皱着眉头观看四周环境,“周轩,这里太荒凉了,应该白天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白天没时间,不过这家老板去南方出差了,不急着交图。”周轩拿出罗盘,开始认真勘测起来。

    刘浪则寸步不离的跟着他,从未放松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刘哥,不用这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黑灯瞎火的怎么能不紧张?我发觉了,跟着你干不是个好差事,下次来,我得带着家伙。”刘浪思忖道。

    站在空旷的土地上,能够感受到风从西南来,向西边一看,有一座低矮的小山,一直蜿蜒到西北,形成了个小小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东面是城市,其余方向都是空旷的土地,再往远处,则是农民种植的庄稼,长势还不错。

    东面城市的高楼,可以理解为青龙,颇有气势,西部小山为白虎,俯首低头,也合乎规矩,其余方位的情况,还有待细细勘察,重点是寻找水脉。

    简单看来,风水还不错,至少没有高架桥这类的恶煞,但是正因为这里荒凉,将来会有怎样的变化发展,都不好说,反而增加了很大的难度。

    这跟古代建房不一样,通常几十年都不会改变,现代化的城市日新月异,每天都在拆迁和修盖,这就会为风水判断增添了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一直勘测到晚上九点,光线不理想,周轩收工,回头对跟在身边的刘浪说:“刘哥,明天早上三点半来接我,咱们再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一个月都这样吧?”刘浪问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得二十天。怎么,嫌累了?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整天没事儿,白天还能在车上睡觉,就这点活还叫累?我啊,是替你累得慌,真该补补身子了,别到了入洞房的时候,都抱不动媳妇!”

    刘浪没有接受周轩让他住下的要求,说是自己的小窝睡得踏实。

    接下来,周轩早出晚归,人也瘦了一大圈。欧强和姜靓都没闲着,网站建设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,与此同时,欧强还购置了公司自己的服务器,而将来招聘程序员也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周轩收工后,一脸疲惫的说道:“实地勘察基本搞定了,明天周末,好好睡个懒觉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,你这身子骨还行,换一般人这么干法,早撂倒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一笑,终于明白为何从小师父就让他习武,人有了强健体魄才有精力去奋斗,创造一切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,周轩的懒觉计划又泡汤了,刚回到家,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,还是报喜的。

    “周轩老弟,我是项雷,明天能否赏脸参加我跟小艾的婚礼啊?”

    周轩记起来,项雷是钢管厂老板,还是井德善的好友,曾苦苦追求电台主持人庄小艾无果,到周轩那里求救,好事已近,终于成功了。周轩也替他感到高兴:“雷哥,我先恭喜你了,明天正好周末,我一定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太好了!老弟,本不好意思打扰你,但你可是我跟小艾的月老,没有你,我也讨不了老丈人欢心。明天上午,凯旋大酒店,百合厅!老弟,我希望你能早点来,让我有个当面感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周轩痛快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又是凯旋大酒店,可想而知,项雷迎娶娇妻,也是舍得下本钱的。第二天早上,周轩先是给刘浪打了个招呼,又让姜靓帮着封了个红包,又找出一套干净衣服,这就准备去参加婚礼。

    “轩哥,看你眼睛里还有红血丝呢。”姜靓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凑近镜子看了看,确实有几根,“不碍事,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不过轩哥一点都没变,还跟以前一样帅气。”姜靓厚脸皮跟周轩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周轩笑了笑,来到这里才一年多,谁也不会有太多变化,姜靓这么说很夸张。姜靓又试探问:“轩哥,我跟你一起去呗?”

    “还是让刘浪跟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种活以前都是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咱们的车座位不够呢,再说了,新娘子是电台主持人,也应该会邀请些电台的领导,我看能不能找到相关负责人,给咱们公司打个广告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还是轩哥考虑周到。”

    赶去酒店,去的人还不多,一个熟人笑着快步迎了出来,正是多日未见的井德善,握住周轩的手不放,“周老弟,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,来,咱们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上宾雅间,可以看到婚礼全程,相对却比较安静些。

    “老弟啊,我上次去找你,却听说早就搬走了,怎么也没个通知,我好给你祝贺下?”井德善拍着周轩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比较匆忙,有时间咱们再聚聚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不对,怎么也该说一声的。”井德善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也不晚,有什么心意尽管拿出来吧。”一个冷冷的声音,让井德善这才注意到周轩身边的一个男人,精明强干,眼含精光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刘浪不客气的将井德善的手扒拉开,“有话说就行,不要有肢体接触。”

    井德善有些尴尬,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哦,刘哥,也是我们公司的。”周轩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刘哥你好!”井德善识趣的起身鞠躬,刘浪却不买账,搬过凳子坐在两人中间靠后的位置,抱着膀子就这么盯着。

    井德善莫名心里发寒,额头却在冒汗,“说,说哪里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