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84章 一笑泯恩仇
    刘浪狂骂一路,周轩也是怒气满面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看周轩脸色不好看,姜靓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轩哥,喝多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看着不高兴啊?”

    “刘浪就是个混蛋!”

    周轩恼羞的一脚踢到凳子,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。姜靓愣在当场,好久拍拍胸口,轩哥居然发脾气了,吓死宝宝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,周轩辗转难眠,现代人是聪明了,但心思很复杂,彼此建立信任很困难。直到凌晨,他才昏沉沉睡去,等闹钟响起时,脑袋疼痛欲裂,像是喝多了酒。

    “轩哥,吃了早饭再走啊?”姜靓后面喊,周轩一声不吭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周轩真没心情吃早餐,气都气饱了,这个刘浪,敏感又自尊,不答应就算了,满嘴脏话还曲解自己的好意。算了,以后老死不相往来!

    向着自己的车走去,周轩却发现有人依靠在他的车上,看动作像是在吸烟。周轩快步走过去,刚要发作,这才发现那个人居然就是刘浪。

    一晚上没见,看上去有些憔悴,胡子拉碴双眼布满血丝,地上一堆的烟头,足足吸了有两盒之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周轩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起床?”刘浪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咱们之间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行,你是文化人我说不过你。”刘浪嘿嘿一笑,抱着膀子双腿交叉倚在车上,不解问道:“周轩,我在这里想了一晚上了,还是没想明白,你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了一晚上?”周轩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少打岔,我问你,老子才是真正的老子,这句话怎么解释?”刘浪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笑出了声,朝着刘浪胸口打了一拳,“想跟我重归旧好就直说,何必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想多了,教练那活也不是人干的,寒冬酷夏都得在场地教学,冬天还好说,夏天每天身上结一层盐啊。跟着你呢,总归比当教练轻松点,这样吧,工资还是按一万,我也是赚的。”

    刘浪身上毛病很多,但为人不贪,这点周轩很欣赏,摆手道:“一万是工资,另一万算是你帮我买车的补偿。如果公司效益好的话,另外还会有奖金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三个人的公司而已,一年能赚个百十万?”

    刘浪打趣道,没把小小的贤士公司放眼里。这也难怪,以前这样的小公司法人是很难接触到他的。

    瞧不起人,说出来利润吓死你!周轩也不恼,弯曲大拇指,纠正道:“错,现在是四个人的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,刘浪大笑,“不求多,只要这个工资水平保证我能干三年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三年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能把手术费攒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!”周轩斩钉截铁的说道,揽着刘浪的肩头,“走,回去吃早餐去!”

    姜靓正在发愁,听到有人拿钥匙开门,看到周轩和刘浪笑呵呵的进来,心里直诧异,都说女人善变,男人也一样,昨天还恨得咬牙切齿,过了一晚上又尿一壶去了。

    “靓妹,快去盛粥,以后刘哥也是咱们公司成员之一了。”周轩高兴道。

    姜靓撇撇嘴,阴阳怪气问道:“刘哥,怎么突然又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开这个车的感觉,别说,开惯了就不习惯开教练车了。”刘浪大咧咧说道。

    姜靓不信,认为他是奔着高薪来的,周轩也不信,这是刘浪给自己找的台阶。不管怎样,周轩心愿达成,何必再去揭穿别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得知在公司,其余两位股东目前工资也都才一万,刘浪坚持只要一万块钱的薪水。他的理由是,比起当教练轻松,他也想借此机会好好调养下身体。

    周轩答应下来,心里却打算另外给他准备一部分资金,等到时机合适,再去医院接受手术。

    刘浪平时看着放荡不羁,但对待工作还是很认真的,正式上班时换了职业装,脸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,而且非常守时。长相不算英俊,但一脸严肃之时霸气侧漏,有时姜靓看到他都会觉得莫名害怕。

    开跑车配司机保镖,这种配置很罕见,有人说周轩装,也就随便他们议论了。

    刘浪准时接送,有他在身边,周轩感觉踏实不少。除了跟周轩熟络,刘浪这人不太好接触,在公司的时候常常一整天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周轩推开办公室屋门,发现欧强和姜靓正谈论着什么,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,见到周轩硬挤出笑容,很是勉强。

    “都怎么了?”周轩纳闷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轩哥,喝茶还是喝咖啡啊?”姜靓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于我,还用这样问吗?”周轩轻笑。

    哦,姜靓耷拉下脑袋,不吭声了。欧强也是坐在沙发上,闷不吭声,好像有心事的样子。周轩不解,问道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,怎么都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周董。”欧强一本正经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没人的时候,还跟以前一样就好。”周轩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吧,周轩,我要求降工资。”欧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,也降点吧。”姜靓弱弱的举起小手。

    周轩一时没反应过来,好好的哪有要求降工资的,最近没发生什么事情,就是多了个刘浪而已。

    周轩试探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跟刘浪走得近了,疏远了你们?靓妹是女孩子,可以这么想,但是欧强,你个大老爷们不该有这个心思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刘浪这人挺义气的。我听姜靓说,你原来打算给他两万月薪,他只收一万。”欧强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就为了这个?”周轩笑道:“这个你们还真是多想了,目前的状况比较复杂,但我也顾不得招摇了。至于薪酬嘛,两万是正常价格,虽然比你们高,但却没有股份,如果你们还是觉得不合适的话,以后刘浪的开销就从我收入里扣除吧。”

    “轩哥,我俩都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姜靓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怕我养活不了大家?怎么会呢!咱们公司的开端大家都看到了,赚钱还是有保障的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钱再多,也要按劳分配,周轩,还是把我的工资先降一半儿吧。”欧强坚持道。

    这下周轩不开心了,刚刚搞定外部矛盾,内部又出了乱子,不悦问:“究竟怎么回事儿,欧强,你来说清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