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82章 需要个保镖
    推开周轩的手,罗吉野拿起一份报纸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罗局长,我被人盯上了,有人利用我跟雨凝的关系制造了陷阱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惹的祸,别赖到我女儿头上。”罗吉野反驳。

    “是,这不关雨凝的事情。但是她曾经使用的电话号码被有心人使用,而且对方知道我跟雨凝的许多细节,说明他们暗中在盯梢。”周轩诚恳道:“罗局长,我自己没什么,但我真的很担心雨凝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坐下来慢慢说。”罗吉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,指指对面的椅子。

    周轩顾不得坐下,就这么站着,把事情始末诉说一遍。罗吉野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,很显然,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,主要是针对周轩。

    “你啊你,天都要被你捅个大窟窿,又要连累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听周轩讲完,罗吉野急的在屋里背着手来回踱步,他承认,周轩是临海迅速崛起的一颗新星,受到各方面的关注,支持或者陷害。

    拿起座机电话,罗吉野就要给女儿打电话,想到什么又放下,换成自己的手机拨了过去,很快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雨凝,你最近还好吗?”

    任凭周轩竖起耳朵也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,总不能上去把罗吉野手机抢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跟你妈妈都很担心你,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不要单独外出,更不要夜间出行,遇到陌生人一定要躲远点儿。”

    跟女儿通话的罗吉野,完全没有局长的架子,絮絮叨叨的叮咛嘱托,又询问女儿的学习情况,好半天才放下电话。

    “女儿一切都好,而且她那个学校是封闭式的,管理非常严格,不会有陌生人可以随意出入。”罗吉野斜眼看看周轩,听到这些,周轩也放下心来,但他接下来一句话,却像是块大石头压在周轩心头,“白芮也去了英国,如果雨凝外出购物或者旅行,还能有国内的朋友陪同。”

    霜打的茄子,周轩蔫了,但这一刻他似乎不再那么讨厌白芮,起码这小子不会害雨凝。

    姜靓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,不放心他独自一人在外面。等回到家中,欧强和乔三都在,看到周轩本人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样吧,我派两个弟兄每天跟着你。”乔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,找两个身强体壮的。”欧强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毛手毛脚,自己还顾不来呢,哪能照顾轩哥?”姜靓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周轩没做声,乔三手下带着明显的痞气,如果经常出入创富大厦,会引起敏感,不利于业务的开展。

    “轩哥,依我说啊,咱们就雇个特种兵,每天不离身的保护。”姜靓说道。

    乔三哭笑不得,“这是女人的想法,至于用特种兵嘛!再说了,跟着我兄弟,不能只会打架,还得会开车,出入大场面不胆怯。”

    乔三的话让姜靓无语,确实应该有这样全面的人才,贤士公司也不是养闲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唉,可惜我不会武功,体格还不如周轩呢,要不就能跟一段时间。”欧强遗憾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的主要精力还得放在业务上。”周轩摆摆手,“三哥的话倒是提醒了我,还真有这么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周轩想到了刘浪,曾经就是特种兵出身,虽然受过伤,但体格还有敏感性都高于常人。另外刘浪还是赛车手,车技不用多说,就冲他以前的身份,也能轻松驾驭各种场合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周轩对这人比较了解,品行不错,为人很仗义。但是,刘浪是否愿意辞去教练的工作给周轩当私人保镖兼职司机,这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先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?”姜靓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我学车时的教练,刘浪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他?那个醉鬼,能行吗?”姜靓直撇嘴,对于那小子没有半分好印象。

    “我的处境还没到用专业保镖的时候,刘浪足够了。而且,他曾经也有自己的朋友圈,对于公司的发展,有利无害。”周轩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行,刘浪出手阔绰,当初交下不少狐朋狗友,后来没落了,但一些关系还在。”乔三想到实质性问题,“但是,这种人打骨子里还是傲气的,就看能不能说动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驾校教练嘛!一听轩哥用人,肯定乐颠了。”姜靓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周轩并不这么认为,曾试探过刘浪,他表示愿意继续当教练,还是因为自由自在,不受人驱使。另外,不管学员身份如何,谁不给他个笑脸,多少能找回点曾经的自信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要尝试下。周轩联系刘浪,说是晚上请他吃饭,还是那个爽快性格,刘浪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接上刘浪下班,周轩在凯旋大酒店接待了他。

    “嘿嘿,吃个饭而已,小餐馆和大酒店也差不多。”刘浪笑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这样的饭店,才能配得上刘哥身份吧?”周轩给刘浪倒了杯酒,将称呼也换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过去式了,永远回不来,也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刘浪端起酒杯一口闷了,一句话就把周轩的路给堵死了。周轩又替他倒满酒,诚恳道:“刘哥,实不相瞒,这次我请你来,是诚心发出邀请,希望你能成为我们公司的一分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刘浪眼皮一抬,砸吧下嘴,又摇摇头:“别看以前我牛气熏天的,其实都是靠钱砸出来的。那时候就跟个傻子似的,花钱似流水,这才有些关系。你是聪明人,可以想象,树倒众人推,我已经没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哥,我想请你到我们公司,并非只是看重你的人脉。”周轩顿了顿,苦笑道:“或许这么做有点乘人之危,但我确实需要信得过的助手,思来想去,只有刘哥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说了半天了,到底让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遇到了危险,换句话说有人盯上了我,随时会发生危险,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周轩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哦!刘浪点点头,又喝完杯中酒,脸上却有几分不悦,“周轩,你就直说,想雇我给你当保镖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