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80章 被袭击了
    这次等了快十分钟,罗雨凝的短信才发过来,

    “周轩,你怎么不进来,这里又潮又黑,我好害怕啊。”

    没有回复,周轩立刻拨打过去电话,响铃了,但又很快被挂断。如果是罗雨凝,自己都来到了这里,为何怕联系?周轩坚持又打过去第二遍,居然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喂,雨凝,说话啊!”周轩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!”

    周轩登时愣住了,全身血液像是凝固一般,这就是罗雨凝的声音!周轩开心无比,连忙问道:“雨凝,你怎么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啊,有老鼠啊!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罗雨凝大叫一声,然后就挂断了。心爱的人受到惊吓,周轩心急如焚,再无顾忌的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防空洞通道不长,很快就到了空旷之地,室内光线虽暗,但能看清内部环境。地上有些杂物,还有尿臊之气,但唯独没有雨凝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雨凝,我来了,你在哪里?”周轩大声喊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连个回音都没有,这里一眼就能看到尽头,除非有暗室和地下通道,否则藏不住一个大活人。眼皮突然狂跳,周轩心头一沉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只觉肩头一麻,很快右边胳膊变得十分沉重抬不起来,周轩知道中了计,咬牙往外艰难的挪着步伐。然而肩头的沉重感迅速蔓延到了全身,走了没几步,一阵头晕目眩,无力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周轩意志强大,模糊间看到有人朝自己走来,身形高大明显是个男人,再后来,最后一丝神志丧失,他重重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到周轩再次恢复知觉,猛地睁开眼坐起身来,摸摸头脸又晃晃胳膊,都还好,或许只是个噩梦。

    然而,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,还有白色的病床床单,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真的被袭击了,而且还被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醒了,太好了。”刚刚洗完毛巾的姜靓扑过来,泪水纵横,神情颇有几分憔悴,眼睛红肿核桃般大小。

    “靓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,接到警方的电话,来医院你就躺着,动也不动,喊也喊不醒。我,我,”姜靓捂着脸哭起来,额间滑落一缕散乱的发丝,周轩心中升起暖流,扶着她的肩头,安慰道:“别哭了,我不是没事儿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睡了两天,我能不担心吗?我就在想,你要是没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直接就从这个窗户跳下去。”姜靓哭道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姜靓对周轩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,得知周轩醒来,警察很快赶到,告知他在碧海公园的防空洞中了麻醉针。后来接到一个匿名报警电话,警方赶过去发现了周轩,此时,距离他失踪已经过了半天时间。

    白芮?刘志?

    周轩大脑飞速旋转,马上否定了猜测,白芮已经去了英国,如果是那个刘志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想到去那个废弃的防空洞?”警察问道。

    性命攸关,周轩不能隐瞒,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警察进行详细记录,一旁的姜靓咬牙暗骂罗雨凝,祸水,贱货,差点害死了轩哥。

    “最近有没有见过可疑的人或者接到异常的电话威胁?”警察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警察看看周轩,又仔细将那个电话号码记录下来,随后说道:“关于罗雨凝是否回国,以及这个号码的使用情况,我们都会调查清楚的,另外,拨打匿名电话的人,可能也知道内情。你好好休息几天,再仔细再想想整个过程,这不是抢劫,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很不明朗,平时多注意自身安全。”

    周轩只记得一个模糊的身影,说明不了任何问题,更何况,警方说,现场的踪迹都被擦去,这人具有强大的反侦察意识。

    警察做好记录后,先行离开,要去找罗吉野核实情况,另外再联系通信公司,调取这个号码的通话记录,追踪那个匿名报警者。

    不怪警方怀疑罗雨凝,号码是她曾经使用的,而且对周轩非常熟悉,最为关键的是,周轩还听出了她的声音,很真实。

    但罗雨凝的个性以及对自己的感情,周轩都很清楚,他坚信罗雨凝不会陷害自己。基本可以断定,有人熟知并利用了他们之间的感情,并处心积虑的模仿了罗雨凝的声音,为的就是骗周轩上当。

    但是,把周轩成功骗到防空洞,手机财物都没有丢,经医院细致检查,身体也无大碍,对方究竟想要得到什么?警告还是戏弄?

    自我感觉恢复良好,周轩让姜靓办理手续出院,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在潮湿脏臭的防空洞趴半天,想想都觉得恶心,周轩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洗澡,然而水流经过右侧臂弯时,却有些刺痛,低头看去,诧异的发现一个针孔。

    医院化验是常事,但这个针孔很大,是常规检查的两倍还要大,否则不会过去两天多时间还觉得疼痛,依然可以辨别。

    周轩避开针孔处,小心翼翼的擦拭胳膊,有黑色液体顺势流淌,仔细一看大吃一惊,胳膊上居然有个印记。

    因为摩擦出汗还有冲澡的缘故,印记看不真切,像是个字母n,也很像是一个图案。匆匆套上大裤衩,周轩湿漉漉的走了出来,姜靓疑惑道:“轩哥,怎么不擦干了出来?”

    “靓妹,在医院的时候,有没有抽血化验?”周轩一边问,一边拿过手机,将那个模糊不清的印记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抽了啊,左边这个胳膊。”

    姜靓所指的是左边胳膊,周轩连忙查看臂弯处,他身体强壮,皮肤愈合能力很强,此时小小的针孔已将快要看不见,也没有任何不适感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中了麻醉针,是不是也有针孔?”

    “有啊,右肩膀这里,已经愈合了。”姜靓过来指了指。

    肩头也没有不适感,这个针孔是干什么的?是被注入了什么有毒液体,还是印记有什么意义?藏着臂弯这里,恰好被检查的医生给忽略了,但是,这一定不同寻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