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70章 爱车被划了
    这是周轩的脚步声,远近轻缓,姜靓都很熟悉。此时她气的直抓头发,周轩这个大骗子,说是第四间房子闲置,还不是偷偷去了?

    不错,正是周轩来到了那间存在角煞问题的房子。虞江舟这些日子飞来飞去,工作繁忙的她已经半个月没使用望远镜了,现在正在兴头上,霸占住了书房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周轩说自己太困,虞江舟却说还闲着一个房间,让他去那里睡。

    抱着自己的枕头,周轩唉声叹气的来到那间屋子,站在窗前,正看到斜角,越看越觉得别扭,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,倒在折叠床上昏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“轩哥,气色很不好啊?”第二天早上姜靓大有深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折腾太晚了。”周轩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是被逼无奈,真不容易。”姜靓带着哭腔道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坚持这几天吧,希望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精力很旺盛,晚上睡四个小时就能精神抖擞一整天,最多白天中午打个盹,周轩却觉得头脑发沉,夜间静坐也觉得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好在一切顺利,第三天晚上,周轩把虞江舟送上飞机,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下来,从明天起,他就把房间门彻底锁上,再也不进去。

    刚搬来时,周轩只进去过一次,还遇到些不顺利的事情,现在更要小心了。精通玄学之术,明知不吉要避开却心存侥幸,师父健在的话,一定会把他骂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虞江舟一走,最开心的是姜靓,周轩也感觉轻松很多,拿出两罐啤酒,和姜靓高高兴兴喝起来。

    一罐还没喝完,就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谁啊?姜靓喊。

    “我,陶宝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消停几天又来了?别理她。”姜靓坐着没动,周轩也没动,陶宝儿敲了一会儿门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周轩从猫眼看去,外面空空如也,陶宝儿是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刚要松口气,突然一只大眼睛出现在猫眼处,周轩吓一跳,还是陶宝儿,不悦的关上猫眼儿,回到屋里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陶宝儿又开始敲门,姜靓皱眉道:“轩哥,陶宝儿这是坏了哪根筋,怎么突然又开始追求你了?”

    周轩没说话,心里也猜到了大概,还是虞江舟的出现,刺激到了她。陶宝儿不轻言放弃,这段时间是想细水长流,但看到周轩领漂亮女孩子回家,就沉不住气了,甚至攻势更为猛烈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真的有事要跟你说,快开门哪,十万火急!”陶宝儿不放弃的使劲敲门,屋内地面都跟着晃动,快要烦死人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报警啊,告她个扰民。”姜靓气愤道。

    周轩沉思中,这不失一个办法,但极端处置方式来对待一个女孩子,还是邻居,又有些不忍,毕竟陶宝儿不是坏人。

    正在想办法,只听陶宝儿在外面喊:“周轩,真的有事,你的车被人划了,好大一道子呢!”

    什么?!周轩猛地站起身,慌忙走了出去,爱车还没开过瘾,就被人划了,那滋味儿,还不如打自己两拳。

    跟着陶宝儿来到车库,远远就看到车身果然有道长长的划痕,周轩登时火冒三丈,但是用手一摸却是通红一片,小心的擦了擦,松口气,都能擦掉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,真过分。”周轩气愤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我看见都生气,所以赶紧来通知你。”陶宝儿帮腔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找物业调监控。”周轩刚要抬脚,却被陶宝儿拦住,“周轩,听我一句劝,算了,这里的物业不作为。车库是租赁合同,而不是保管合同,说难听的,就算是丢了,他们也不赔钱,何苦再去找气生呢!”

    是这么回事儿,周轩点点头,又说:“但是这个情况我得反应上去,让物业保安加强巡逻频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租户,反映问题不一定管用,还是我去吧。别上火,看你,都流汗了。”陶宝儿踮起脚尖用小手给周轩擦汗,两人距离很近,周轩都能闻到她身上的混合香气,有化妆品的,有洗发水的,还有沐浴露的。

    周轩轻轻推开陶宝儿,“谢谢你啊宝儿,要不是你提醒,我就要吃大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邻居,互相帮助是应该的。而且,我是真心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又来了,车没问题,周轩匆匆往家走,陶宝儿笑嘻嘻的跟在旁边,一会儿替他掸灰,一会儿又替他擦汗,好容易熬到回家,周轩立刻去洗手,全都是红通通的颜料。

    “轩哥,什么情况?”姜靓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车被人用红色颜料抹了,不过能清理干净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啊这么恶毒,我告他去!”姜靓恼了。

    “陶宝儿会帮我们联系物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疯婆子还算办点正事儿。咦,轩哥,这是什么啊,不会有毒吧?”姜靓指着周轩手上的红颜色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颜料,有些油腻,而且不容易清洗掉,都打了好几次肥皂了,还这样。”周轩无奈伸出手,上面红通通一片,放到鼻子底下闻闻,还有很好闻的香气。

    姜靓也抓过来闻了两下,皱了皱眉头,取过一个小瓶子倒出些油状液体涂抹上面,只是轻轻揉了几下,红颜料便没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神奇啊,靓妹,还不知道你有这么好用的洗洁剂呢。”周轩高兴道,又倒了一些出来,总算是把手给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洗洁剂,轩哥,这是卸妆水。现在好的化妆品都特别长久,清水还有洗面奶都洗不干净,只能用卸妆水。”姜靓解释道。

    难道这是一种化妆品?还有那香气,有些熟悉,周轩招呼道:“靓妹,走,你跟我去地下车库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也得去,得把车擦干净啊。”

    又是水桶又是棉纱,姜靓准备了很多柔软物品。快出门时,周轩想到什么,又回去取了两样东西放在兜里。两人刚开门,就看到对面的门关上了,陶宝儿在听着这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姜靓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轩摆摆手,和姜靓赶往地下车库,一看到长长的划痕姜靓叉腰就是大骂,相比较而言,比黏在皮肤上好清理,但粘性不小,很快姜靓就累出一头大汗。

    周轩却站在车旁沉思,从兜里拿出一个东西打开,朝着车上划了一道,姜靓一愣,“轩哥,你在做什么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