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69章 女朋友
    周轩想起来,刘浪告诉他,自己的母亲很漂亮,却走错了路,还有什么老妈的情夫有钱之类,或许就是刘浪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乔三知道的消息就这些,想要打电话问问朋友,周轩制止了,不要让刘浪误以为自己在暗中调查他。

    每天开着拉风的兰博基尼,周轩赚足了眼球,这天从停车场遇到了要出门的陶宝儿,说道:“周轩,原来你也很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一笑,还没回答,手机响了,是虞江舟打来的,“周轩,我要去临海了,你来机场接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周轩冲陶宝儿摆摆手,开车离开,陶宝儿怅然若失,没有金钱的魅力,看来是把握不住周轩了。

    在机场接到虞江舟,周轩替她撑着太阳伞,一看到跑车,虞江舟诧异的摘掉了墨镜,“从哪里借来的?”

    “买的!”周轩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学会腐败了?”虞江舟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不堪嘛,进去吧,二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二手车比我的都要好。”虞江舟对于这辆车很是满意,本来不相信周轩的技术,却发现他开车又快又稳,赞叹道:“不错,学什么像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吩咐了,脚后跟踢屁股也得跟上。”

    “真坏,学会贫嘴了。”

    帅哥美女跑车,开到市区公路上,还是有人认出了那是临海大学周轩的座驾,很醒目,停下来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等来到地下停车场,周轩发现陶宝儿还在,在转着圈的拉车门,看有没有锁好。也许是刚强迫症犯了,也许是从周轩离开,她就没有走。

    看到周轩的车回来,陶宝儿很开心的走过来,但一见到上面还有位美女,笑容立刻消失了。“周轩,她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哦,我的,女朋友。”周轩揽住虞江舟的腰肢微微一笑,虞江舟也很配合,礼貌的冲陶宝儿点点头。

    真是漂亮,而且,还透着富家小姐的霸道,一时间,陶宝儿心里五味俱陈,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在陶宝儿失落的神情中,两人亲亲我我离开,到了电梯口,虞江舟提醒道:“可以拿开爪子了,真是无法无天,连上司的便宜都敢沾。”

    “帮帮忙吧,一言难尽。”周轩苦笑。

    松开手,虞江舟却亲昵的挎住他的胳膊,周轩低头看了一眼,虞江舟立刻瞪眼睛,“看什么看,老佛爷不都得公公搀扶着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太监。”周轩甩开虞江舟的手,佯装不高兴,虞江舟却又赖皮的挽住胳膊,歪头俏皮笑道:“好吧,你是老佛爷我是太监。”

    周轩好笑,指指监控,“让人拍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又不住这里。是吧,老佛爷?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我又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很快来到十二层,打开屋门,两个女孩儿都吃了一惊,姜靓诧异两人怎么这么亲密的回来,而虞江舟发现姜靓穿着很随意,春光随时都能泄露。

    恢复成平时冷酷的表情,虞江舟一言不发进了屋,推开主卧房间就去洗澡。

    “轩哥,她怎么来了?”姜靓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洽谈业务,想要住几天。”周轩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跟三哥跑业务去,反正我不伺候她。”姜靓立刻摇头,但转念一想,自己走了,不是正好给两人留下了私密空间,还是算了,忍几天吧!

    等虞江舟出来,却换上了周轩的睡衣,还是罗雨凝给的那件。周轩牙根直疼,这就是没有独立空间的害处,罗雨凝给的床单姜靓睡着,睡衣虞江舟穿着,如果让她们发现,一定会生气。

    午饭叫的外卖,吃完虞江舟便去主卧午休,周轩当然不能跟她一个房间,还是凉席铺在书房,心中感叹不已,自己花钱租房子,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下午,周轩则成了虞江舟的专职司机,带她去往谈判之处。虞江舟确实很忙,一下午去了三个地方,路上电话不断,还有需要在车上紧急处理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江舟,什么时候回去啊?”周轩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。”虞江舟回答干脆,转头问:“怎么了,耽误你和姜靓了?”

    “要有那意思,什么时候都不怕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周轩,现在说话这么横了?”

    唉,周轩叹口气,没解释。

    晚上虞江舟和周轩在外面吃完饭,又约见了一位临海的办事员,直到九点多才回到家。一进屋姜靓就抽鼻子闻,看能否从气味儿上判断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虞江舟拿着包来到了书房,周轩心头一喜,“江舟,让你睡书房多不好意思?”

    虞江舟哼了一声,“我只是在这里办公,你也过来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办什么公啊?”姜靓苦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江舟确实挺忙的,一天没歇着。”周轩替虞江舟说话,等来到书房便懂了,虞江舟从包里拿出了望远镜,招呼周轩把门锁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真是好,我白天就看到好景致了。”虞江舟眯起眼睛,兴致勃勃观看起来。

    周轩一头黑线,原来这就是办公内容,最近忙的都没怎么夜观天象了,走到虞江舟身边,看着对面,“这里可比不上兴凯大厦,楼层不高,能有什么景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兴凯大厦虽然高,但眼皮子底下的不多。你看看这位置,风水绝佳啊,不用望远镜都能看到,嘻嘻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满意的从窗帘缝隙中看着好景致,还有点评和赞美,周轩则愣愣的看着地上的凉席,这得等到几点才能休息?

    眼巴眼望看着书房的姜靓突然发现,里面的灯关上了,而且没有一丝光透出来,凭她的家居经验,一定是连窗帘也被拉上。蹑手蹑脚凑近了听,里面还有虞江舟小女人姿态的嬉笑声,不由撇嘴。

    “切,都不是好人,平时装的正人君子窈窕淑女似的,其实有机会还不是往一处钻?”姜靓撇撇嘴,带着懊恼和不甘,冲澡睡觉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姜靓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几次出去,都不见两人出来,想要敲门又怕挨训,再次将耳朵贴近房门,虞江舟的轻笑,好像还有什么开放、姿势之类的字眼儿。不一会儿又是周轩的声音,说是不行了,太困求放过。

    姜靓听不下去了,怏怏回到自己房间,等到凌晨一点才听到有人从书房走出来,拧开了第四个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