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67章 替人顶包
    大致意思是,当初的刘浪从医院保住命出来,赛车不能再开了,一穷二白缺钱花,又没有什么特长,便厚着脸皮找到曾经的酒肉朋友。可惜,一提到借钱都哭穷,买豪车了,给二奶了,就是没钱给朋友。

    小北风吹着,穷的揭不开锅的刘浪却遇到了一个机会。就在这时,这位雪茄男出了点事儿,灌醉了一个年轻女大学生,把人家扛酒店里糟蹋了,扔下两千块钱走人。

    女大学生不干,把他给告了,于是刘浪变成了替罪鬼,锒铛入狱,雪茄男说是三年给一百万,先给五十万,出来后再给五十万。

    只是刘浪出来后找了他很多次,都以没钱为借口搪塞,最后商量说,如果刘浪买跑车的话,给他资助六十万。

    “刘教练,那我岂不是沾了你六十万的便宜?”刘浪有过牢狱之灾,周轩早就看了出来,却不知道是替人顶包,而且这种金钱交易更是让人吃惊。

    真要这样的话,跑车的所有权就不那么明朗了,属于周轩本人还是刘浪?

    “那贱货就是不想给老子钱,他认定老子再也没钱买车。哼,今天还想赖账呢,老子直接威胁他,不同意就把那丑事给他揪出来,那怂包,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五十万,就算是一百万,也不值得啊。”周轩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花钱大手习惯了,只要有钱什么都干。”刘浪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的那五十万呢?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要出国学习,前妻让尽心意,我知道她的意思,让卖我妈的老房子。这娘们,真是个祸水。男人嘛都虚荣,找个漂亮的带出去光彩,娶她就为了个面子。”刘浪自嘲道。

    “你宁愿坐牢也没有卖房子?”周轩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要换以前早卖了,可是等老娘闭上眼才他妈知道后悔啊。她临死前对我说,家里房子可以卖,但是卖了就再也没有念想。”

    失去才懂珍惜,刘浪浪子回头已然太晚,想到母亲便心情不畅,一个急加速,在马路上飞快行驶。周轩很紧张,身体随着车辆左摇右摆,总觉得下一刻就要撞到行人或者车辆。车内空调加强,但周轩总觉得冒汗,心率也不稳。

    又一个急刹车,刘浪在高速收费亭停下,收费员扫了一眼跑车,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车速高了,就关。”刘浪嘿嘿笑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黑了,前后车辆的位置只能靠车灯来辨别。到了一个拐弯处,刘浪猛打方向盘,跑车一个飘逸滑了过去。

    啊!周轩的冷汗登时冒了出来,“刘教练,你干嘛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看到弯儿就爽到要飘啊!”

    呦吼吼!刘浪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,兴奋的挥舞双臂狂叫,周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连忙拉住他,“刘教练,好好开车啊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爽,爽啊!”刘浪坐了下来,夜色中超越一辆又一辆车。

    途中有辆别克被超越很不痛快,加速追了上来,刘浪却像是打了鸡血,几次急停把后面的别克给吓破了胆,愣是没敢再追上来。

    “刘教练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周轩面无血色的提醒,这是夜间高速,真要出点意外,一车毁,两人亡。

    “坐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刘浪突然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,车篷徐徐关闭,周轩刚要松口气,身体却猛地向后一扬,后脑勺撞得生疼,明显感觉跑车加速,超越的车辆大灯犹如流星划过。

    “刘浪!”周轩面如死灰的高声喊。

    刘浪却是嘿嘿一笑,车速越来越快,拐弯依然用飘,周轩胃里翻江倒海,最令他惊恐的濒死之感又来了,人都快要崩溃。

    “你要超速了!”

    “这段没监控,再说了,现在的违章还算那小子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刘浪就像是一只久困的猛兽,肆意在自己的领域奔跑呼啸,周轩劝说无效,只好闭上眼睛,然而感知更为可怕,心脏狂跳,脑袋都有些发昏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下来高速停车,周轩哇哇大吐,第一次晕车,实在是太疯狂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”刘浪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鬼门关转了一圈刚回来。”周轩恼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还不是赛车场呢,三百多时速,那才叫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忘了赛车场吧,刚才是高速路,现在是市区公路,你开个二百我都告你去!”周轩气恼的擦擦嘴巴。

    “憋坏了,看在我给你省了六十万的份儿啊。”刘浪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便宜沾不得,差点送命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没那么严重,哈哈。”

    刘浪心情很好,履行承诺将周轩送回家,路上周轩反倒像是教练,提醒他多次,要超速了,刘浪却嘿嘿笑,说什么觉不出来车在动。

    周末是不办理业务的,刘浪在这方面还是有些关系的,而且还是个急性子,生怕雪茄男考虑太久又变了卦。

    周轩想多了,刘浪对于所有权问题一个字都没提,至始至终都是以周轩的名义。

    “反正花不少钱了,再掏几万买个吉利号吧。”刘浪劝说。

    这个周轩做主,号码不过是个标记,只要不是谐音太烂的都能接受,选择机选。十个号码出来,其中一个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东BD5168

    “必定一路发,周轩,你这手气很旺啊。”刘浪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号还行?”周轩也很开心,容易记住。

    高高兴兴办完手续,从此这辆车就属于贤士企业咨询服务公司名下,也是周轩的座驾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动档的,跟你练车时的不一样,要不要感受下?”刘浪笑道。

    周轩也心里发痒,果真就坐上去,按着刘浪的吩咐轻点油门,灵敏轻便,控制轻松。刘浪坐在旁边直挠头,“你能不能加点油,别这么匀速前进啊?”

    “教练,我还没拿到驾照呢。”周轩提醒。

    “哦,对,差点忘了。嘿嘿,你下来,还是换我吧。”

    借车开也能这么开心,可想而知,从法拉利赛车到教练车,刘浪的心理落差有多大。但通过了解,周轩认为这人心肠也不坏,做事有原则,讲义气,跟他这样的关系还能慷慨相助,自己只是为了过过瘾。

    “刘教练,打算在驾校教一辈子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出路啊,生意做不来,没那脑子。也不愿意给人当司机,容易知道秘密被杀掉。”刘浪做了个抹脖子的姿势,又亮亮肌肉,“功夫也快废了,有心想当保镖,但不高不低的,没人要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驾校,一个月多少钱工资?”周轩突然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