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65章 有故事的人
    话说开了,刘浪眯着眼睛聊起过去,不无留恋那时的风光。鲜花掌声金钱美女,哦,还有很多很多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嘿嘿,人要倒霉了,朋友也没剩下几个,除非是有想让你背黑锅的。”刘浪又灌了一杯酒,露出落寞神色。

    “刘教练,你的生活转折应该就是那场比赛吧!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赢了那场比赛,就能得到很多奖金。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输了会是怎样,那次却输了,车报废了,骨头也全都断了,经济链也全都断了。”刘浪苦笑道:“老婆是个模特,老子还在病床上就闹着要离婚。为了儿子,家里能给她的都给她了。她也真狠,背着我还有存款,想想儿子还跟着她,我也没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屁!说白了就是个怂包!以前不敢想象没钱的日子会是怎样,其实真到了这种地步也挺好,没人惦记你的钱,也没人利用你。”刘浪眼角有滴泪滑落,“到了那个时候,你才知道,世上只有妈妈好。”

    刘浪晃了晃手中的钥匙,就是他母亲留下的唯一念想,也是一无所有的他可以存身之地。刘浪的母亲曾经也是追求者无数的大美女,却走错了路,早早就守了活寡,一个人辛苦把儿子带大,自己却抑郁而终。

    “老板,再来六瓶啤酒!”

    提到母亲,刘浪眼泪越流越多,有些喝多了,直嚷嚷上天对待他们母子不公平。这是个有故事的人,当教练也是屈才,但有些事情即便是喝醉了,他也难以倾诉,只是靠着吼叫和泪水发泄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下午也没法看车,非得把人家店给砸了不可。吃完饭,刘浪摇摇晃晃走出小饭馆,还要去看车,周轩没答应,叫了一辆车把他给塞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出租车,刘浪就打开了呼噜,怎么叫也叫不醒,更别不要指望他准确说出家庭住址。无奈之下,周轩只好先把他带回自己家。

    “这谁啊?”姜靓好奇打听,凑近些便熏得要吐。

    “学车的教练。”周轩答道

    “喝酒还怎么开车啊?”姜靓愣愣问。

    “没车开个屁啊!”

    周轩也有些上火,这算什么事儿,十足的酒鬼,沾酒就上瘾,喝成这样,什么都没办成,还要伺候他。

    哦,姜靓若有所思,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,轩哥骂人了?

    姜靓的闺房酒鬼不能进,也不能把他放在客厅里,想了想,周轩还是把刘浪扶到自己卧室。关上卧室门出来,姜靓就埋怨个不停,这种人怎么还能当教练。

    “陶宝儿又来了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没有,我就说女人不会脸皮这么厚,只要是把话说明白了,她就死了心。”姜靓得意道,看来没少私底下和陶宝儿过招。

    那就好,周轩放下心来,听着主卧里传来的呼噜声,苦笑道:“将就下吧,等醒了酒就让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轩哥,看你也挺累的,冲个澡睡一觉吧。”姜靓说道。

    去客厅卫生间冲个澡,又换下了衣服,但周轩却不知道去哪里休息才好。客厅环境差,姜靓那屋是绝对不能触碰的,反正现在是夏天,拿凉席铺在书房地上,也能睡觉。

    “轩哥,还闲着一间屋子呢,咱们起名馆那张折叠床我也摆好了。”姜靓提醒。

    “那间太热。”周轩摆手。

    等周轩醒来,又在书房整理了许多资料,刘浪才醒来,不客气的趿拉着周轩的拖鞋走出来,“这屋子够大,阔气。”

    “租的。”周轩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咱们明天再去看车啊?”刘浪自己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饮料打开喝,没把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跟朋友去吧。”周轩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周轩兄弟,这事儿呢,是我办的不够地道。但你也有责任,别人都看不出来的事情你看出来了,勾起我的伤心往事,多喝了些。”

    周轩哭笑不得,这人还挺能给自己找借口,摆手道:“刘教练,说实话,你对车也太挑剔了。就是在首阳,五十万的私家车也不是小数目,可在你嘴里,那就是破铜烂铁。”

    刘浪没吭声,他以前开的是豪车赛车,这种价位的入不了他的法眼。周轩也没搭理他,自己的时间太紧张,这等于是白白浪费多半天时间,早知道是这样,周轩宁愿带着姜靓去,也不会请他。

    已经下午五点多钟,姜靓开始在厨房叮叮当当做饭,特意在饭桌上摆了两副碗筷,意思是没做着刘浪的饭,让他识趣点儿赶快走人。

    过去足足半个小时,刘浪就是这么耷拉着脑袋。怎么说也是风光过的人,看到刘浪现在的状态,周轩也有些不忍,叹口气,说道:“刘教练,我最近遇到些烦心事儿,你别太在意。这样吧,明天上午咱们再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刘浪这才笑了,“周轩,我发现你这人心眼儿挺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相识就是缘分,刘教练,晚上一起吃饭吧。”周轩邀请道。

    好啊!

    刘浪又一口答应下来,很多学员觉得他不好接触,其实在周轩看来,刘浪还是很随意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姜靓不乐意了,“太不巧了,今天的菜只够两个人吃。”

    “米饭够吗?”刘浪问道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姜靓愣愣道:“够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你们小区外面好几个熟食店,随便买点回来就是了。”刘浪洗洗手坐在餐椅上,拿起筷子就吃饭。

    姜靓直咬牙,周轩给她一百块钱,还是买点去吧。

    “咦,这么热天,怎么没开啤酒啊?”刘浪问道。

    “怕你醉了赖我们家里。”买来熟食的姜靓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中午喝得多能不醉吗,小喝怡情,快去拿。”

    周轩也点点头,姜靓只拿出来一瓶,沾沾嘴唇就行,谁喝醉直接从窗户扔出去。吃完饭,刘浪便自觉的要离开,谁也没人拦着,但很快就又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靓妹,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陶宝儿,别理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

    姜靓疑惑的打开门,却发现刘浪又回来了,冲周轩招招手,把他叫到楼梯口,“周轩兄弟,我看你这人挺实在的,就问你一句话,五十万买辆二手跑车,要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