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64章 赛车手
    看周轩不表态,刘浪又叹口气,摇头道:“跟你们文化人打交道就是累,心眼儿太多。这样吧,每天负责接送你上下班,油钱我来拿。怎样?你要是还觉得不合适,那就找别人吧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条件很诱惑,是周轩急需的。刘浪是驾校教练,驾驶技术还是全校最好的,由他来当几天司机,当然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刘教练,我信得过你,就这么定了。”周轩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可不愿意别人用怀疑的目光打量我。”

    刘浪果真回去写了份儿证明,周轩新车在拿到驾照之前由他来驾驶,出了任何问题由他负责。事到如此,周轩也没拿钥匙,证明也没收,人和人之间,需要一份信任。

    在临海这个地方,卖五十万的房子要么是地段不好,要么是面积不大,而且没了房子,刘浪住哪里。

    互相留了联系方式,第二天刘浪早早打过来电话,周轩匆匆扒拉两口早餐出门。并无例外,陶宝儿的屋门开着,她正坐在正对的吊椅上等着,看到周轩一露头便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已经穿好了外套,看她脚上还是拖鞋,周轩没等电梯,直奔楼梯,跑到了九层时,看到一架电梯上升,看方向应该就是十二层。继续往下跑,到了七层时,正好遇到一位邻居乘坐另一架电梯下楼,周轩连忙跑进去。

    “就住对面吗,没见过你啊?”是个热情的大妈,跟气喘吁吁的周轩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我住十二楼。”周轩喘着粗气解释。

    哦,大妈很惊讶,“那怎么在七楼上电梯?”

    “锻炼身体!”周轩弯弯臂膀。

    “爬楼梯还锻炼臂肌呢?”大妈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无语,还就有较真的,等到了一层,另一架电梯正下来,周轩撒腿就跑,此时手机响了,是刘浪又催促,“我马上到你家小区门口,赶紧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来得太及时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跑得快岔气,刚到门口,果然看到一辆出租车赶来,前面坐着的正是刘浪。打开车门刚钻进去,便看到陶宝儿的车跟了过来,长舒一口气,有教练在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满头大汗?”刘浪问。

    “天气热。”周轩随口道。

    路况瞒不过刘浪的眼睛,很快发现后面的奔驰,嘿嘿一笑,“老子现在是没车开,否则开着吉利也能把她甩三条街。”

    嘿嘿,出租车司机轻蔑一笑,吹牛不上税,吉利什么时候也跑不过大奔。

    陶宝儿开车水平实在一般,到底被出租车给甩没了影,周轩暗自摇头,长此以往,日子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好大一片汽车销售市场,周轩看得眼花缭乱,女销售员很是热情,滔滔不绝的讲解汽车的性能以及福利优惠等等。

    周轩脑袋很大,刘浪对这些车不感兴趣,眼睛总是往百万价位上的瞄。周轩也能分出好赖,但是五十万已经是他承受的最大极限,这个价位根本不用考虑。

    看中几款,刘浪上去试驾,嘴里骂咧咧的“这也叫车?速度快点就哗啦啦响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这款车型底盘很稳,怎么会响呢?”女销售员耐心赔笑解释,其实周轩也没听出什么响声。

    “你耳朵有问题,不仅是响,还犯飘,这家伙开到高速上,还不得飞起来?”刘浪摆摆手,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先生,这可是畅销款,我已经卖了十几辆了。今天只需交五千定金,购车时可以当做五万使用,不过优惠就这最后一天了,可要把握哦。”女销售员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吹,继续吹。”刘浪嘲讽道:“你们这套把戏我早就看穿了,等买车的时候乱加钱,哪辆能按报价买到?”

    “哎呦,哥哥,不赚钱我们吃什么呀。而且咱们还可以分期贷款,对于工薪族特别合适。”女销售员抛了个媚眼,还改了称呼。

    “比银行都黑,你们骗不了我。”刘浪不领情,又不客气教训道:“少他娘喊我哥,再早几年,你喊我爷都不见得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女销售员失去了耐心,翻翻白眼,小声骂了一句穷鬼!

    “势力狗,你他娘骂谁呢?”刘浪登时恼了,母猪母疯狗一通乱骂,非要把经理叫出来不可。骂人的话不堪入耳,但女销售员做的也很过分,顾客有咨询的权利。

    女销售员哼了一声,经理没过来,倒是出来两个肩膀有刺青的愣头小子,狞笑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浪哼笑:“怎么,4s店也有打手?来啊,老子死过一次的人了,还怕了你们,来啊!”

    两个小伙子没动手打,而是很快控制住刘浪就要往外拉,周轩脸色一沉,一手一个,握住两人的手腕,沉声道:“顾客至上的标语是幌子吗,没这么做事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伙子表情变得痛苦起来,松开了刘浪。刘浪却不肯善罢甘休,非得让经理出来不可,否则就要把这件事儿发到网上,让这个店滚出临海。

    迫于压力,一位身穿白色短袖衬衣的胖经理走过来,客客气气的道歉,并承诺如果买车的话,一定有最低的折扣。

    车肯定不能在这家店买了,真要动个手脚不值得。

    出门后,周轩忍不住埋怨道:“刘教练,你也该收敛下性子,上来就骂,真要较真,还是咱们理亏。”

    刘浪没有发火,叹口气,“唉,要说早几年,这点钱算什么,现在不一样了,什么都要算计着,真是要憋屈死。”

    “刘教练,你原来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赛车手。”

    刘浪说完又走向下一家,周轩想起第一天看到的视频,最后一个镜头便是赛车事故。难道说,那个就是刘浪本人?众所周知,赛车都非常昂贵,这是个耗钱的行业。

    两人又转了一圈,但凡周轩看上的,刘浪都看不上,直到日头高悬,什么目标都没有,只能在附近找到一家小饭馆先吃饭,下午接着逛。

    两瓶啤酒下肚,刘浪的话开始多起来,笑道:“周轩,我看出来了,你有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健身,偶尔防身。”周轩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年轻的时候当过特种兵,退役后没什么其他爱好,就是喜欢车。不,是喜欢开车。”刘浪夹了一颗花生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当过特种兵?佩服。”周轩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是该佩服,我们练武是防身,最后才能说是健身。”

    周轩笑了,还是问道:“刘教练,视频中最后那个事故?”

    “猜对了,就是我。嘿嘿,惊讶吧,老子命大,那种情况都能活下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