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62章 唐突的表白
    姜靓吐口了,周轩也放下心来,女孩子之间更方便些。

    晚饭便是姜靓送过去,跳着过来开门的陶宝儿一看是她,立刻收敛了笑容,连门也没让进,递过来二百块钱把饭接过去,砰的又关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态度,敢跟老娘横,也不怕后果很严重。”姜靓恼羞道,还是对比灯光辨别下钱的真伪,随后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忍耐两天吧,她情况特殊,也挺可怜的。”周轩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当然能忍,大不了手指头在她饭里搅动两下。”姜靓坏笑。

    不会吧?周轩瞪大眼睛,觉得这事儿姜靓能办出来。接下来三天,姜靓三顿饭都及时送过去,有时还会替陶宝儿购物,顺便把自己需要的一块儿买出来。

    周轩估计陶宝儿三天就能养得差不多,事实上,她却用了一个星期。连姜靓都大呼不可思议,什么人可以一周不出门不下楼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就说吧,她这人不正常。”姜靓说道。

    “习惯不同而已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生活太在意,她做事可挑剔了,盛菜要用她自己的餐具,买水果必须十分周正的,歪瓜裂枣的绝对不吃。你说,这样的性格,什么男人能受得了?”姜靓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“这得看缘分,从另外一方面讲,陶宝儿做事一丝不苟,卫生标准也高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有人敲门,两个人连忙穿上大背心,姜靓这才过去开门,却发现是陶宝儿提着两个袋子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姜靓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在吗?”陶宝儿无视姜靓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还没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到他的脚步声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还问。”姜靓没好气拉开门,“轩哥,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将陶宝儿迎进屋,她看了看沙发,迟疑着不肯坐下去,姜靓谦让道:“坐吧,这垫子质量可好了,特别吸水。每次洗完脚,我往上面一撂,比烘干机都管用。”

    陶宝儿直咧嘴,周轩搬过一把木椅子招呼她坐下,“租赁的房子,卫生条件比不上你屋里,将就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我家里还闲着好几个房间,你可以租用我的。”陶宝儿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一愣,连忙摆手,他就属于受不了这种女孩儿的人,“谢谢你的好意,租金都交了,就不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租金怎么算的,季度交还是半年交,我给你就是了。”陶宝儿又说道。

    气氛不对,姜靓抱着膀子走到跟前,“喂,你脚都好利索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陶宝儿活动下脚腕,脚丫倒是又白又嫩。

    “专门来谢谢我的了?”姜靓又问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这些天给我做饭采购,味道还不错哦。”陶宝儿拿过一个袋子,“给你买了件裙子,作为感谢吧,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哦?姜靓很惊喜,连忙接过去,打开一看大呼小叫,这是今年最新款,她早就相中了,但六千的标价实在是奢侈,没狠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漂亮了,谢谢你啊宝儿。”姜靓蹦蹦跳跳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陶宝儿又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,是块男士手表,打开的瞬间光芒璀璨。周轩不知道标价几何,但绝对比上次在国贸大厦见到的十几万的还要好。

    “周轩,谢谢你替我疗伤。如果不是你,我可能就要便残疾了。”陶宝儿认真道。

    周轩不由笑了,“太夸张了,一点小伤而已,即便是没有我,还有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怕去医院了,都不敢呼吸,那里什么病人都有,很有可能传染疾病。幸亏你,才让我免于一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陶宝儿的话震惊到了周轩,这是什么理论,由扭脚引发的救命恩情?周轩辩才无碍,此时却是无言以对,但手表是不能收的,摆手道:“宝儿,我给你疗伤,收了医药费,咱们两清,不存在其他的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医药费实在是太唐突了,是我当时没考虑周到。”陶宝儿道歉,又强调,“这块手表我没有花钱,是从家里翻出来的。不知道都放了多久,再不用就要长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里怎么还会有男士手表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爸爸收藏的吧。”

    收藏版!周轩更不能要了,名表和珠宝向来是并驾齐驱,价值几十万乃至上百万,如果真收了,那才真的是巧取豪夺。

    “宝儿,我不太喜欢重复说话,表我绝对不能收,你拿回去吧。”周轩根本不接。

    陶宝儿拿着手表有些尴尬,焕然一新的姜靓从里屋走出来,眼睛却没从上面离开,如果是给她的,妙收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替周轩收下吧。”陶宝儿又递给姜靓。

    咕咚,姜靓吞了吞口水,却言不由衷的说道:“我家轩哥说不收的东西,我是绝对不会替他收的。我俩,那是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周轩赞许一笑,姜靓跟自己久了,也学会了有所为有所不为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很喜欢你,如果咱们成为恋人,那就不分彼此,区区一块手表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外表柔弱的陶宝儿语出惊人,姜靓摸摸自己的脸皮,好像都没有她那么厚。

    这么直接的表白让周轩有些措手不及,“宝儿,咱们才认识多久,你这么说很不理智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人是不会错的,周轩,我不是随便的女孩儿,只在大二时谈过一次恋爱。”陶宝儿眨巴着眼睛说道:“时间是相对的,有些人成为夫妻还互相隐瞒,但我从第一次看到你,就心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有女朋友。”周轩冷下脸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姜,靓?”陶宝儿不信,两人差距太大,想了想点头道:“我理解,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你们又住在一起,发生点什么,我不在乎,只要以后不再来往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不明白了,周轩强调道:“姜靓是我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,怎么可能会不再来往?”

    “选对合伙人,是做生意的关键一步。比如我爸,被合伙人骗过很多次,亏了很多钱,但是跟我妈合作后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钱多的数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当空气吗?”

    姜靓快气疯了,陶宝儿根本没把她放眼里,一直在指手画脚该如何把她踢出去,换了谁也不开心。

    守着陶宝儿,姜靓直接就把裙子脱下来,扔给她,“拿走,老娘不稀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