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61章 风水角煞
    “我能替你检查下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个医生?”陶宝儿有些意外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轩哥无所不能,什么不孕不育啊,脚底长疮头上化脓的,心里藏着鬼的,都能看好。”姜靓撇撇嘴,把门带上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陶宝儿怕疼,精神又高度紧张,周轩刚刚触碰她的皮肤就大叫起来,几次都无法完成正常的检查。

    周轩搞出一头大汗,陶宝儿也有些过意不去,“要不,去我家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也好,找个放松的姿势,有利于检查。陶宝儿动不了,周轩将她整个抱起,陶宝儿红着脸拿钥匙开门。这是个粉色系的四居室,干净到一尘不染,周轩穿着拖鞋出来,踩在复古白色木地板上,还是留下了浅浅的痕迹。白色窗纱全部拉着,倒是显得室内比较清凉。

    将陶宝儿放在沙发上,刚要进行检查,她又两个食指相对,“那个,你能不能帮我检查下屋门有没有关好?”

    晕死,周轩帮她晃了几下门,苦笑道:“关好了,只是这么晃下去,什么门都要散架。”

    陶宝儿低头吃吃一笑,周轩打开电视,一边和她聊天分散注意力,手已经探到了伤处,还好,骨头没事儿,只是扭伤了,需要休养。

    等发现周轩在替自己检查,陶宝儿又感觉到了疼,小脸都白了,这就是心理作用。

    “没大问题,一会儿我替你去买点药敷上,但是得休息几天。你有亲朋好友来照顾下吗?”周轩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陶宝儿摇摇头,“爸妈都在国外做生意,但是我身体不好,晕机晕船,哪里也去不了,就留在国内。在这里,我一个人也没什么亲戚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同事呢?你不是还有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是自己开的咖啡馆,平时有服务员看着。”

    是个不差钱又没社会交往的女孩儿,周轩想了想又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请个家政服务吧,钟点工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什么人都有,说不定还有脏兮兮的病,怎么能随意出入我的家呢?”、

    那你就在家等死吧!

    周轩很想这么说,深吸一口气,还是把话硬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任性通常和刁蛮挂钩,陶宝儿是个另类,温柔带点懦弱的任性,让人生气又无可奈何。陶宝儿眼巴巴看着自己,周轩明白她的意思,想让他来照顾。

    这个实现不了,周轩每天都是早出晚归,周末也难得休息,做不到这点。暂时考虑不了那么多,周轩拿过陶宝儿的钥匙,先出去给她买来药,又将门口散落的水果捡起来,装回袋子里。

    这才洗手,替陶宝儿清洗涂抹伤口,看她哈欠连天的样子,便把她扶到卧室里,好好休息下也有利于快速康复。

    陶宝儿家的布局和周轩住所对称,这时,周轩突然想起那个角煞的问题,从阳台往外看了看,果然也有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总在这样的房子里居住,陶宝儿本身就敏感,以后麻烦更多。

    “陶小姐,你住这里多久了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年就已经装修好了,我担心有味道,今年才住进来。比你呢,早一个月吧?”陶宝儿拉过薄被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房间,采光不好,我建议你换一个。”周轩委婉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也不是太喜欢阳光充足的地方,这是爸妈给买的房子,如果是我自己选,一定是背阴的,最好平时窗帘都拉上。”

    陶宝儿的话让周轩后背发凉,个人习性最为复杂,跟童年阴影或者生活背景有很大关系。但他还是负责任的说道:“其实,这间屋子风水不是太好。容易发生居住不宁的事情,反正就你自己居住,在哪里都一样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陶宝儿歪头看着周轩,嘟起小嘴巴,“等过几天再说吧。那个,你可以帮我往里挪挪位置吗?”

    不至于动不了,周轩微微皱眉,但看她无依无靠的份上,还是动了恻隐之心,又弯腰将她打横抱起。陶宝儿却顺势勾住了周轩的脖子,吐气如兰,眼神火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周轩只装作没看见,将她放在床中间,陶宝儿却不肯松手,脸颊都有些绯红。周轩用力掰开她的小手,叮嘱道:“陶小姐,好好休息吧,闷了可以做些适当的运动,但伤处不要用力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宝儿。”

    “都听你的。”陶宝儿眼神一直没从周轩身上挪开,等他要离开时,喊了声等等,然后从包里掏出一摞钱来,大概有一千,“这是治疗费用还有买药的钱。”

    邻里邻居还是个独居的女孩子,周轩本不该接着,但不想和她有太过亲密的关系,有意保持距离,还是说了声谢谢放在兜里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给我送饭吗,每次都可以给你小费的。”陶宝儿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苦笑,自己是赚小费的人吗?“我替你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周轩,还有,那袋子水果帮我扔了吧,都掉在地上了,还怎么吃啊?”陶宝儿噘嘴嫌弃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袋子全都是名贵水果,说扔就扔,周轩没听她的,提回自己家。

    “去那么久啊?”姜靓开门就不满的问。

    “给陶宝儿下楼买药耽误一会儿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哦,姜靓提过水果袋子,“就只给了一袋子水果回来?”

    还有,周轩拿出那一千块钱,姜靓不客气的收了,这还差不多,“轩哥,你做得对,就该收钱,别让她有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方面的敏感度,女人都很强。一方面是受伤中的陶宝儿,还有她的请求,周轩看看姜靓,商量道:“靓妹,给你说个事儿呗?”

    “轩哥尽管吩咐。”姜靓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就是陶宝儿,在这里又没什么朋友。我的意思是,一日三餐给她也送一份儿过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,姜靓立刻变脸色了,不高兴道:“轩哥,我伺候你心甘情愿,陶宝儿算个屁啊!有钱就了不起,她怎么不请个老妈子去?我好歹也是公司经理了,她就想白白使唤我?”

    “她不差钱,每顿饭都会给小费的。”周轩强调。

    “唉,我怎能让轩哥为难呢,这事儿我包了!”姜靓立刻大变脸,嘿嘿笑了,她就不怕钱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