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60章 邻居是疯子
    出租车司机开得很快,也没有堵车,半个小时后来到了山水湾小区。

    电梯里又传来有规律的响动,周轩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陶宝儿,等到了十二层果然发现她一动不动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嗨!周轩打了声招呼,陶宝儿这才回过头,“周轩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在做什么呢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出去买点菜,回来做着吃。”陶宝儿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电梯正好还在呢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催促,陶宝儿看看门锁,说了句拜拜乘坐电梯下楼去了。周轩过去,拉动她家门把手,确定就是平时听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自家的门开了,姜靓伸出个小脑袋招手,急匆匆道:“那神经病走了啊?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回到家里,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姜靓说,自己独自在家,听到外面哐当哐当响,便从猫眼儿往外看,却发现一个女孩儿正在拉门。开始姜靓没当回事儿,但是声音一直没停,那个女孩儿一直在拉门,有时还会用钥匙打开再锁上。

    “她听力还挺灵敏,我正从猫眼看,推了下门发出声音她立刻转头,冷冰冰的透过猫眼看着我。那眼神,死气沉沉的,我没法形容,真的要被吓死了。这什么鬼地方啊!”姜靓抚着胸口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很诧异,从接到电话到遇到陶宝儿,中间有半个小时时间,而姜靓在此之前就已经发现她的诡异行动。陶宝儿锁个门,竟然需要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轩哥,咱们不会有个疯子邻居吧?”姜靓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周轩摆摆手,“今天我学到了个新词,强迫症,陶宝儿就是这种毛病吧,总担心门没有关好,这才一遍遍尝试。”

    “陶宝儿?这名字挺好听的,你连这个都知道啦?”

    姜靓酸溜溜问,在周轩回来前,她刚洗完澡,头发湿漉漉的,真空吊带凸显,可是周轩都没有扫一眼。

    今天学车,周轩就见识到了女学员的强迫症,看见干净的玻璃上有只死苍蝇,跟吃进肚子里一样难受。而陶宝儿却更加严重些,关个门就要哐当当折腾半个小时,难怪这么大房子一个人住,想必是朋友不多。

    “靓妹,你说我分析的对吗?”周轩回头问,又是大吃一惊,姜靓竟然把吊带背心给脱了,光着上身直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热到这种地步?嘿嘿,我也想光膀子就怕你不自在,看靓妹这么豪爽,我也就没什么顾忌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哼着小曲进主卧卫生间洗澡,真就光着膀子穿大裤衩走出来。姜靓欲哭无泪,这样都行?周轩完全不把自己当女人看啊!

    算了,这样也有好处,不容易起痱子。

    天气一天天热起来,周轩坚持每天上午在基地工作,下午去学车,晚上补习英语。刘浪还是对学员吆五喝六的,但对周轩的态度好了很多。意思就是,不再对他说脏话而已。

    隔三差五的,周轩就能在楼道看到陶宝儿,不过因为彼此熟悉,陶宝儿也有了改变,那就是不避讳的一遍遍晃门。姜靓知道陶宝儿并没有危险性,也就不再害怕。

    这天周轩顺利通过科二考试,高高兴兴回来,又发现陶宝儿站在门口,微微叹息,这毛病不仅折磨自己,也会干扰邻居。

    “陶小姐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啦,我自己一个人住,总是疑神疑鬼的。”陶宝儿倒也坦诚。

    “可以理解,以后咱们就是邻居,可以互相照顾。我直到明天早上都不会离开,而且本人的听力极佳,会帮你听着家中的动静,你尽管去忙吧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那,怎么好意思?”陶宝儿羞答答一笑,周轩有些恍惚,看她颇有古代女子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轩又亲自帮她按了电梯,依旧是摆摆小手告别,但周轩知道,这样的信心不足以改掉她的强迫症,以后可以直接忽略推拉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开门进去,眼前一幕却让周轩热血上涌差点没把持住。姜靓这次没有光膀子,又换了新的内衣,却是情趣款的,薄如蝉翼,该遮掩的重点部位都露着,在沙发上摆出一个撩人的姿势舔着舌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周轩是个正常男人,看到这火辣一幕没反应不正常,立刻回到自己房间冲了个凉水澡这才冷静下来。等再次出来时,姜靓看到一个冷静的男人,眼神之中还有些不耐烦,只好默默回到自己卧室换下正常家居服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什么也不图。”吃饭时,姜靓闷声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就真的那么讨厌我吗?”姜靓委屈的眼中泛出泪花。

    唉,周轩叹口气,递过去一张纸巾,“你说无所求,但真的把你当做发泄工具了,你内心的失落更大。靓妹,我正因为喜欢你,才会保持距离。”

    嗯,姜靓听话的点点头,没滋没味的往嘴里扒拉饭粒,周轩把她当哥们儿,这点她心知肚明。但周轩越是对她无动于衷,姜靓就更加爱他,有点着魔上瘾。

    看姜靓无精打采的样子,周轩便给她讲起学车时看到的古怪现象,尤其是那些没有考过的考生。有的人大哭,有的人大笑,还有的怒骂踢墙,周轩见过一个最夸张的,对着教练车砰砰磕响头,脑门都磕破了。

    真的啊?姜靓大咧咧性格,很快被逗笑了,周轩点头道:“是啊,各种疯狂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去学呢,听你这么一说,都有点害怕了。我也听说现在很严格,以前给钱就可以直接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严格点儿好。我那位教练就很严格,学员给他塞钱和香烟都被他当众扔在地上,弄的对方很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教练是傻子。”姜靓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两人又开始有说有笑,所有不快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好像是门外有人摔倒的声音,姜靓连忙摆手,“肯定是对门那个怪胎,别理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看看。”周轩还是起身穿好大背心,打开门,看到陶宝儿倒在地上,一袋子水果滚得到处都是,正在痛苦的捂着脚踝。

    “扭脚了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嗯,陶宝儿点点头,想要坐起来却很吃力,门口看热闹的姜靓摇摇头,这女孩儿够拼,用一个脚脖子争取跟帅哥亲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在周轩看来,女孩儿摔倒不是假的,脚都红肿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