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51章 仕途和商界
    是担心里面有钱被偷,周轩想了想,说道:“没关系,这里有监控和保安,一般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可真大!”欧强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要不,今晚你住这里吧,跟芳菲请个假。我一些基地资料还在起名馆呢,得回去一趟。”周轩拍拍欧强的肩膀。

    欧强点点头,这里可有二百多万的现金,周轩这么做是对他十足的信任。

    等把周轩送到起名馆,把周轩叫到一边,乔三递给周轩一个大信封,“兄弟,这是八万块钱,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三哥,太多了!”周轩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算哥求你了,别把哥推到门外边儿去。”乔三把信封硬塞到周轩怀里。

    推辞不过,周轩只好收下,正色道:“三哥,有件事儿我想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说吧!”乔三眼睛一亮,忙不迭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上午我刚办完手续不到两个小时,姬盛那边就知道了消息,今天晚上来了一百多个企业家。不瞒三哥说,每个人临走时都留下了礼金。”周轩纳闷道:“只是,我在临海无依无靠的,姬盛也不会有这么大面子。”

    乔三点点头,摸摸脑袋,“这事儿确实蹊跷,我知道今天来的企业家都是重量级的,也很奇怪,以兄弟目前的地位搞不出这么大动静。哦,我没有诋毁兄弟的意思,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三哥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找谁办的手续,哪家公司的?”

    “遇到了罗吉野局长,他亲自办理的手续。”

    罗吉野?乔三思忖片刻,“罗吉野地位特殊,跟他打交道的企业家应该不少。但他那个人,我多少了解些,脾气爆还有些清高。就算是他把消息泄露出去,但也动不了这么多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请三哥暗中查一下,这背后究竟是谁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要说在整个临海,有这么大脸面的我只知道一个人,那就是辰爷。但是辰爷神龙见首不见尾,不会亲自张罗这些私人聚会,再说了,他跟你也没什么交情,犯不上啊。”乔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苗霖呢?你对这个人了解多少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哪个苗霖?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就知道乔三不知道,事情就是这样,乔三答应周轩,一定好好查查,消息到底是怎么出去的,又是哪个人暗中集结这些人给周轩捧场。

    这么做表面看是替周轩着想,但树大招风,一个新成立的公司便成为风云人物,未必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,和股东们在学校碰头,周轩觉得现在公司成为关注的目标,稍安勿躁,暂时不要开展任何业务,低调处事,先过去这阵风头后再说。

    欧强同意,可以借助这段时间多学习管理文化。

    周轩开始出入创富大厦,几次去找苗霖,却被告知苗总不在。后来在周轩的一再询问之下,才给出不耐烦的答复,苗总根本不在这里办公,至于在哪里,他们也不知道,负责日常事务的是一名姓张的副总。

    乔三反馈来的消息也不尽如意,没人说为何参加周轩的宴请,在这些商人的口中,朋友间的互动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觉得呢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越是这样越可疑,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。兄弟,你再给我点时间,一定给你查个水落石出。”乔三承诺道。

    周轩这边一点进展没有,但他开公司并惊动整个临海商业圈的事情,却在悄然传播。当裴胜男知道这件事,笑嘻嘻的要求在公司任职后,周轩就知道,闫校长快找他谈话了。

    “不像话,一个大学生开什么公司!”一进校长办公室,闫平川就恼了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事出有因,而且这段时间,公司也没做什么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少跟我废话,你就从来没听过话。让你关了起名馆当成耳旁风,现在科研基地还不够你忙的,又去开公司?你好大的本事啊,孙悟空都要拜你为师!”闫平川越说越来气。

    周轩耷拉着脑袋没说话,闫平川还不知道他跟罗雨凝之间的约定。闫平川以自身经历,几次点拨周轩,不要在感情上栽跟头,然而一代代人的感情基调没变,周轩和闫平川年轻时候的感情经历却惊人相似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该明白我的用意。之所以支持你做学生会主席,然后又把你推到基地常务副主任的地位上,都是希望为你的将来打下基础。”闫平川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校长的苦心,但师命不可违,只怕今生没法走仕途这条路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拍案而起,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,“不想从政就直说,别老拿着什么师父做幌子!周轩,你是学历史的,应该了解这些基本常识。在古代,商人推动历史发展不假,却毫无地位可言,其实走到今天,商人也不改虚伪奸诈的本质,一切的出发点都是钱!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,我认为这是您对商人的偏见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商人无处不在,学校不也收取学费吗?”周轩壮着胆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!”闫平川恼火道:“学校是以教书育人为目的,而商人只是为了追求利润,而且,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学校也有工商企业管理等专业,毕业后大部分都要在商海弄潮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闫平川真的恼了,额头青筋都露了出来,指点周轩气的说不出话来。周轩连忙在他的盖杯里添了热水端过去,却被闫平川接过去使劲砸在地上,碎成好几块。

    捂着胸口坐下,闫平川的脸色很难看,周轩有些慌了,连忙问道:“闫校长,需要吃药吗?”

    “真要被你气死了!”闫平川艰难说道,有汗珠从鬓角滑落。

    周轩不敢迟疑,连忙到他背后按摩脑后风池、大椎等穴位,并替他用手掌捋后背。过了足有十分钟,闫平川才吐出一口气,无奈的摇头,摆摆手让周轩站一边去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我想说些心里话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说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