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43章 一事劳三主
    生活还要继续,钱还是要赚,距离和肖米凤上次见面,已经过去了快三周了,周轩精心设计了新的楼盘图,呈现在一张大大的白纸上。

    纯线条构建,九栋楼房错落有致,拔地而起,栩栩如生,绿树、草坪、内河、假山、亭台,配上各种色彩,俨然就是一幅风景画。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的设计图,楼盘图的周围,标注着精准定位的天干地支,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,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。

    堪舆之道,最讲究精确,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只服你,干什么像什么。这图画的,就跟真的一样!”欧强拿起设计图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跟真的一样,这可是我家轩哥熬夜画出来的,我算是看出来了,轩哥绝对是大师级画家水平。”姜靓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是那么比方,有点不恰当。”欧强对周轩说道:“走啊,去肖米凤那里领钱去!”

    走!

    跟肖米凤联系后,周轩和欧强一起出门,通过这些天的研究,周轩发现了城市风水学的规律,也是建立在平原风水的基础之上。所以,他对这张图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而且,有了这个良好开端,将来就可以接下更多看风水的活,赚更多的钱。

    然而,来到肖米凤办公室里,却发现里面还坐着两名老者,都留着长长的白胡子,还穿着长衫,类似古人的打扮。

    见到周轩,肖米凤连忙起身,介绍道:“周轩老弟,我来介绍下,这位是张正大师,这位呢是吴宏奇大师,都是风水界的资深行家。”

    欧强立刻拉下脸来,周轩也有些不高兴。一事不托二主,肖米凤还是太精明了,没有完全信任周轩,现在来了个三家竞标,择优录取。

    两位端坐的大师看到周轩进来,却暗自松口气,乳臭未干的小伙子,能有什么真本事,夺冠没压力啊!

    “肖厂长,怎么,信不过我们啊?”欧强不满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共同切磋嘛,周轩老弟可是跟我说过,要精益求精,人多力量大。总之,都为了咱们的楼盘,不出问题。”肖米凤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欧强真想立刻拉着周轩离开,到底还是忍住了,周轩做生意太傻,放着定金五万不要,反而自己掏了两万买设备,还花了快一个月时间实地勘察又亲自设计图纸,现在一走了之,太亏。

    不行,起码也得把那五万要到手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回看清楚了吧!不能太仁义,这些商人,脸皮厚着呢!”欧强忍不住小声埋怨。

    “真金不怕火炼,正好,我也听听当代大师的高见。”周轩以学习姿态,反而放松下来,拱手打招呼:“两位大师,鄙人周轩,幸会了。”

    哼!

    两位大师鼻孔朝天,完全没把周轩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肖米凤作为主持人,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废话,首先欢迎三位大师到来,加工厂蓬荜生辉,香气四溢,彩霞万丈。

    什么跟什么,欧强直皱眉,没化就别瞎用词了,这里永远都不会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“三位大师,请各自说说想法吧。正大师最年长,您先来吧。”肖米凤笑着伸手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宏奇大师一起来的,我就作为代表,吴大师作为补充,节约时间嘛,我们也挺忙的。”张正傲气说道。

    言外之意,跟吴大师一伙的,两人有钱会平分,共同对付周轩一个,二比一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很忙,像我们周经理,月入十几万,一天都耽搁不起。”欧强立刻反驳。

    张正和吴宏奇脸都抽了一下,吹吧,月入十几万,当学生的,能有一千收入就不错了。肖米凤却点点头,此事不假,周轩名声在外,确实很能赚钱。

    张正从随身的粗布兜子里,取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,摊开来,中气十足的讲解道:“此乃一块风水宝地,水脉自西而来,绕行一周,回归东北,标准的回金局,能够居住此地,非富即贵,财源滚滚。”

    周轩一愣,敢情回金局的这个说法,就来自于这二位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我去看过多次,水脉在哪里?怎么就构成了回金局?”周轩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学艺不精啊,平原看水,无水看低洼之处,西部偏低,一条浅沟绕行楼盘一周,这不是水脉,又是何物?”张正捋着胡须,俨然一副长辈指点晚辈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我不同意你的看法,何为水脉?脉者,必有源头,西部位置低,但空旷绵远,难道面前的一大片旷野,都是水源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是抬杠。”张正老脸都涨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是外行,也觉得周轩说得对,照两位大师的说法,西边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一片海?”欧强不怕添乱的补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正张口结舌答不上来,吴宏奇连忙插口道:“即便这算不上回金局,也是玉带局,正所谓,玉带腰间挂,子嗣早登科。”

    肖米凤也皱起眉头,这么几句话,金的就变成玉的了,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吴大师所谓的玉带,可是那条高架桥?”周轩有点火大了,这都是什么风水大师,简直信口胡咧咧。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,财局中有云,玉带者,环绕而行,抱玉带金,贵不可言。”吴宏奇摇头晃脑,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吴大师,你可知道带煞一说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吴某行走江湖多年,当然知晓带煞一说,也为恶煞,会携走财源,居者不安,多生祸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形式的风水局,可以称为带煞?”此刻的周轩,显得有些咄咄逼人,不过在欧强的眼里,这才像是个真爷们儿。

    “抱而远走,高而无情。”吴宏奇的脑门开始冒汗了。

    “吴大师,你不会只看到一块高架桥吧?那桥在西南微微抱了一下,随后就直线远走,不是带煞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,也许是吧!”吴宏奇脑子一懵,不禁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也许,那就是带煞,而且,还呈现高压的形态,对楼盘非常不利,根本就没有回金局,更不存在玉带局。”周轩以不容置疑的口吻,朗声道。

    看两位大师一个脸红脖子粗,一个吃了救心丸,坐在沙发上呼哧哧喘气。肖米凤虽然气恼两个大师水平不精,可也不想闹出人命来,连忙圆场道:“呵呵,贵在交流,周老弟,谈谈你的看法吧!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