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41章 发现了阵旗
    就说钱不是那么好赚的,周轩也有些挠头,更改风水是个细致活,耗时又操心。

    “肖厂长,你先让工人们做些基础工作,再给我半个月时间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老弟,姐就全靠你了啊。”肖米凤点头道,

    没让肖米凤送,周轩和欧强打车回去,他还有其他安排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没有忽悠她吧?”欧强愣愣问,“我都被你吓着了,虽然这个楼盘只有九栋楼,但投资也不小,亏了够她栽跟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这么麻烦,我就不来了。”周轩摇摇头,他也没料到,一上手就是这样复杂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哪,半个月不睡觉也值。周轩,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尽管打电话。”欧强拍着胸脯承诺。

    “用得着你的时候多着呢。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,什么时候,咱们也合伙干个买卖。我觉得,还是跟着你才有前途,三哥那人不能说不好,有了钱就知道吃喝,这不,又打算要卖车换新车了。”欧强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会有那么一天,我们兄弟联手,干一番大事。”

    周轩郑重点点头,把欧强送到客户那里,又掉头赶往古玩市场,他需要购买设计风水必不可缺的罗盘。

    这里是临海市最大的古玩市场,周轩曾经来过几次,还购买过几枚铜钱,除此之外,更多是闲逛,以便了解一千八百年来的古玩动向。

    红山玉、金缕玉衣、武则天的腰带、乾隆用过的宝印等等,古玩市场从来不缺稀奇之物,只是大家对于这种吆喝早就漠然了,只有少数人才会对对此感兴趣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真品,可遇而不可求,虞江舟的那个嵌贝铜鹿镇就是从这里淘到的,不得不说,在这方面,虞江舟这样的富家小姐时运就会更旺一些。

    来到最大的店铺寻宝居,这里的货物比较齐全。很快,周轩就在柜台里看到好几种罗盘,从几十到几万都有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买罗盘啊?”店老板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周轩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款对于初学者是不错的,看你挺有兴趣的,我也不跟你要高价,三百块就行了。”老板大方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千元以下的罗盘不要给我推荐。”周轩摆摆手,指着柜台里的一个看似很厚重的罗盘说道:“这个拿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有眼光,看不出来,还是个懂行的!”老板竖起大拇指,戴上手套把那个罗盘拿了出来,“有些年头了,虎骨木的。”

    是传统罗盘,做工精致,层次标注也十分详尽,周轩放在掌心掂量下,还有些重量。“这个少说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,放在家里当摆设还行,用了这么久,偏差就会增大,失去勘测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老板愣住了,不可思议的问:“小伙子,你是用罗盘定风水啊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周轩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轩很年轻,居然懂风水,轮到老板不淡定了,他思忖片刻,说道:“我这里还有一款,纯铜顶级电木,自动校正的。不过价格贵点,得两万。”

    “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店老板从楼上抱下来一个精致的盒子,里面是个现代化的罗盘,全手工打造,刻度十分精准。周轩转动几个方位测试一下,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古人打造不出如此精度的罗盘,科技发展促进了各行各业的进步,风水学也不能躺在古老的书籍上面固步自封,也应该创新和前进。

    没还价,交上两万块钱,老板乐的合不拢嘴,利润非常可观。

    就当周轩想要离开之时,却发现柜台一角的盒子里,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,不由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这是一面残破的三角形黑色小旗,整体看不出是什么材质,旗面一个大篆体的噤字,猛一看很普通。

    “据传,这是古代士兵夜晚时候用的传令旗。年轻时在农村收购的,还花了五块钱,从我开店就从那里放着,问的人都很少。”老板笑呵呵讲解道。

    周轩表面不动声色,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,这绝不是夜间巡逻用的!他记得这是什么,师父曾经做过类似的物品,这是布置法阵的阵旗!

    师父致力于构建踏破虚空的乾坤大挪移法阵,阵旗是很重要的元素之一,师父临终之时,就曾经给周轩留下了一面阵旗,现在到底在何处,早已无从探查。

    这面阵旗已经破损,原来的用处也没人知道,能留存下来是个奇迹,周轩有心要购买下来,留作以后的研究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个小旗怎么卖的?我是历史系的学生,喜欢研究古文化。”周轩客气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了嘛,四十年前花五块钱买的。不过那个时候,五块钱在临海能买不少东西。”老板笑着摆摆手,“不收钱了,与你有缘,算送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道谢后,将盛放小旗的盒子小心翼翼装进包里,两万块钱的罗盘却只是用一个塑料袋子装着。

    等到周轩离开,老板还有些疑惑,这个年轻人到底是真懂行还是不懂?

    这是周轩最大的秘密,目前还没有分享者。今天有赚二十万的机会,还意外发现了巫术的阵旗,对他而言,可以说是双喜临门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是不是您的一种鼓励?”周轩信心倍增,带着罗盘又赶往了工地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有监工给肖米凤打电话,说有个年轻人拿着个指南针到处看。肖米凤差点没笑出来,但还是没有点破,只说那人是自己的朋友,尽管让他看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监工又给肖米凤打电话,说那个年轻人还没走,还在附近买了纸笔,又写又画的。监工就不明白了,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拿着那么大个儿指南针还没看明白,别是个傻子!

    肖米凤却放下心来,周轩不吃不喝一整天都在工地测量,专业又敬业。

    接下来半个月,周轩几乎每天都在工地待至少两个小时以上,反复核对方位,回家后便绘制楼盘设计图,姜靓都笑他,难怪人家喊他全才,建筑师都干上了。

    这天,阴雨绵绵,周轩收到了罗雨凝的短信,立刻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,打车赶往机场,罗雨凝就要离开临海,飞往一个陌生的国度,继续求学生活。

    雨水飘落在车窗上,隔着玻璃便能感受到那份清冷,周轩心里说不出的低落,此一别,海角天涯,不知何日才能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