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40章 风水有大问题
    欧强暗中踢了周轩一下,周轩也点点头,认可欧强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们这个楼盘全部是精装修拎包入住的,你们的锁具质量很好,我们可以再签一份合同,全部用你家的锁具。”肖米凤答非所问,却抛出了另一个诱惑。

    欧强对此比较满意,又说道:“肖厂长,实不相瞒,我们锁具代理就是周轩本人。但他体谅大家辛苦,说出来你不信,从没分过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老弟啊,你就是太实在了!”肖米凤很意外,从没听说过代理本人不参与分红的,全部为他人作嫁衣裳,不是傻瓜就是君子,或许她遇到后者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按劳分配,我也没做出什么贡献。”周轩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品行!”肖米凤由衷赞叹,口气也柔和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锁具是锁具,周轩本人的酬劳又是另外一件事。肖厂长,如果你把利润都算到锁具里去,我们也不忍心周轩总是白忙。”欧强说道。

    肖米凤点点头,感叹道:“看出来了,你们是好哥们儿。好好珍惜吧,现在的人心啊,可不像以前那么单纯,能有个互相为对方考虑的朋友不容易。至于周轩风水规划的报酬嘛,这样行不行,我先拿五万,如果不能落实,就当是朋友之间的参考。如果落实的话,我再给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二十万!

    周轩和欧强都呆住了,没什么好丢人的,一次性二十万收入,足以让绝大部分人震惊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过,不会亏待周轩老弟的。但是,事儿一定更要给姐办好,到时候你们在这里买房子,我给个优惠价格。”肖米凤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周,周轩拿主意吧。”精明强干的欧强都有些结巴了,周轩现在的身家可真高,一下就是二十万的报酬,对于欧强,一年也赚不了这么多,那还是在效益极好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干,当然干!

    周轩稳稳神,从二十万的震惊中恢复理性,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肖厂长,你有诚意,我也不会欺骗你。这样,五万定金我也不收,要是结果你不满意,我分不取,还是签订锁具协议就好。如果满意,我也拿的心安理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,多不好意思!”肖米凤很开心,但也没坚持非要给。

    欧强直咧嘴,管那么多,先赚五万块钱再说。

    “肖厂长家财万贯,但也是一条鱼一只虾积累起来的,我希望肖厂长给的痛快,我拿的踏实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,肖米凤大笑起来,眼睛里还有了泪花,不知道是笑出来的,还是心中有了其他的感慨。

    具体风水要到实地考察,综合周边所有环境因素才能下定论。名字还是好确定的,经过周轩一番思索,提议道:“肖厂长,改为飘香丽园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哪个飘香?”肖米凤迷糊道。

    周轩取出笔来就要写,肖米凤却摆好了笔墨。买的没有卖的精,等周轩挥毫写完,肖米凤笑嘻嘻的让人好好收了起来,又是一幅法!

    “肖厂长,你也太能算计了。周轩的字很值钱,就靠着这个题字,我保证你至少能卖出二十套房子。”欧强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,没化嘛。说好了,以后你们买房子,绝对是成本价。”肖米凤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这回欧强没抗议,他也有私心,是该买套房子了,将妈妈和妹妹都接到楼里去住。

    “周轩老弟,香味看不到摸不到的,一阵风就给刮走了,是不是用在楼盘上不太恰当?”算计归算计,肖米凤也提出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和缓风速之下才能嗅到香气,如果规划得当,可以实现风轻花艳,香飘满园,居者怡然,醉在其中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肖厂长,你的水产品工厂整天腥气冲天,也没说一阵风就给刮没味儿了。”欧强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也是,我这里臭,楼盘得是香的。好,这个飘香好。”肖米凤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肖厂长,还请派个人带我们去实地看看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们去!”

    这种事儿交给别人不放心,肖米凤要亲自带周轩他们过去,是辆二十多万的大众轿车,对于她这样的身价也很节俭。

    足足开了快半个小时的车才到,处于南部郊区位置,周围写字楼商厦较少,也不是居民集中居住的地方,地皮很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里价格有优势,而且一些机构也要搬到南边来,九栋楼房也不太愁卖。”肖米凤的底气不是很足。

    大家总说房价高,影响房价的因素很多,也不是所有开放商都赚钱。

    “有周大师在,就没有搞不定的事儿。”欧强吹嘘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可是盼着呢!”

    轿车在工地停下,施工准备已经开始,现场堆放了许多钢筋,还有工作人员拿着水准仪认真的不停进行抄平。

    其他还好,比较空旷,但西南方向有一座高架桥,让周轩的眉头又皱起来。肖米凤擅长察言观色,连忙问道:“老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肖厂长,高架桥在旁边通过,不太吉利啊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交通方便嘛!”肖米凤汗都要下来。

    “平原风水,没有奔腾的龙脉,一看水势,二看周围的建筑。这种形状的高架桥,应该称之为带煞,而且居高临下,其性更恶。方位又在西南坤地,正应了那句话,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。”

    周轩的话让欧强都晕了,这话不该说,要是不适合盖房子,二十万上哪里赚取!肖米凤更是脸色雪白,“老弟,别吓唬姐,你这话什么意思?买了地皮可退不回去,而且这地皮也不够重修高架桥的啊,姐可没那本事!”

    “肖厂长,这块地皮到底有多便宜?”周轩追问。

    “对面那块都比这贵三成!”肖米凤说了实话,“我也怀疑这块地为什么这么便宜,还以为原来是坟场刑场之类的,多方打听也没有这回事儿。唉,我也不瞒你了,选地的时候,也找过风水师,好像就住这附近。说这里是什么,回金局,可以发大财。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我真就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回金局,是指水脉居酉金,自正西而来,绕行一周,归于西北乾金,金起金回,意为回金,也称金斗,跟这里完全不是一回事儿。”周轩恼道,这些假术士害人不浅,说话完全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“周轩老弟,那你可得替姐想想办法啊。银行贷款可不等人,我可抵押了工厂的。”肖米凤都有些站不住,冷汗狂流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