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35章 低头的树苗
    气急败坏的罗吉野当即开车赶往周轩学校宿舍,却被告知周轩很少住在这里,之后又打听到女人街的起名馆,驱车前往。

    起名馆确实有个女孩子,但却不是女儿罗雨凝,女孩说是周轩晚上有事儿,要起名看相等明天吧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事儿!罗吉野可不是来起名看相的,蛮横的推开姜靓的阻挠,楼上楼下翻了个遍,却没有发现女儿的踪迹。

    不祥之感涌上心头,这样的事情又不能报警张扬,罗吉野几乎要疯了。都是过来人,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独自一人开车寻找,临海市的旅店逐个寻找,一定要找到女儿为止。

    外面的狂风暴雨影响不到室内的一对赤身相拥的鸳鸯,周轩内心重新燃起希望,只要雨凝对他的心不变,等,一直等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知心话,直到晚上十点钟,罗雨凝才说道:“我该回去了,妈妈还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雨凝,我不想你回去后受指责,我也保护不了你。”周轩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是我父母,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,最多说两句就是了。周轩,记住今天,记住我,记住我的身体,等我。”

    罗雨凝的吻轻轻落下,周轩抓住她的小手放在胸前,“我的心都交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罗雨凝嫣然一笑,各自起床穿好衣服,将睡衣和床单叠好放在袋子里,这是她送给周轩的珍贵礼物。

    两人手牵手走出房间,回头锁门的时候,周轩愣住了,上面有个图案!

    图案是棵小树苗,一棵低头枯萎的小树苗!

    摸了摸,手上留下绿色的油彩,是新画上去的。周轩连忙四处查看,没有发现异常,却看到一个细节,那就是进来时被他打开的窗户被关上了。是否服务员关的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记得苏芳菲说过,上次白茹出事儿,也被纹了个卡通树苗形状,难道说,又是佟苗苗?她一直在跟踪自己。

    周轩脸色很难看,这个图案,无疑是个相当危险的信号,不禁将罗雨凝揽在怀里,警惕的看着四周,不管是谁,他都不允许对方伤害罗雨凝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怎么了?”罗雨凝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担心有坏人。”周轩含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我爸爸会来吧?周轩,我很爱我的爸爸,你能用实际行动证明,将来是个让他骄傲的女婿吗?”罗雨凝认真问。

    “会!”周轩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下楼后,本想跟罗雨凝徒步走回去,但那个图案实在是让人担忧,还是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,心事重重的往回赶。

    手机打开后,两人都有不少未接电话和短信,姜靓也在找周轩,说是有人擅闯起名馆,要不要报警之类。

    开机没五分钟,罗吉野的电话打来,罗雨凝淡淡道:“爸爸,我没事儿,跟周轩在一起,马上就要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也发短信告诉姜靓,自己很快就会回去。

    来到小区门口,罗雨凝下车与周轩告别,叮嘱道:“再有几天,我就要走了,记得一定要去送我。”

    好,周轩点点头,看着夜色中的消瘦背影,又担心起来,连忙跳下车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周轩,回去吧,要让我爸爸看到了,又要说你难听的。”罗雨凝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还是送你到家门口吧。”周轩坚持道。

    罗雨凝迟疑了下,还是同意了,小区里还遇到了熟人,“雨凝,这是男朋友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罗雨凝甜甜一笑,坦然的承认。

    周轩却有些心不在焉,明知道罗吉野不喜欢自己,但罗雨凝的安全胜过一切。白芮都能被暗中偷袭,罗雨凝这么单纯善良的女孩子,哪里是佟苗苗的对手。

    罗雨凝家在二楼,来到家门口,周轩拉着她的手,叮嘱道:“雨凝,答应我一件事情,这几天不要再出门了,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才忙呢,需要购置一些东西,另外还有好朋友的聚会。”罗雨凝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都推掉,答应我。”周轩扶住她的双臂,罗雨凝诧异看着他,还是点头同意了,周轩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,是不是有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算有,我也会用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相拥道别,周轩来到楼下,从窗户处看到罗雨凝刚掏出钥匙,就有个人打开了屋门,把她给拉进去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罗雨凝卧室的灯亮了,她在窗边摆手,周轩这才放心的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到小区门口,一辆轿车开着大灯加速朝他驶来,周轩连忙侧身跳开,而那辆车竟然没有减速,就这么开进了小区,把目睹这一切的一位居民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疯狗!”

    周轩气恼无比,想要去找司机理论,但这是罗雨凝居住小区,想了想,又没什么危险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那辆车在罗雨凝刚才上楼的单元口停下,里面坐着个面色阴沉的男人,久久没有下车,正是四处寻找女儿的罗吉野。

    拨通女儿电话之后,罗吉野立刻往家赶,却在小区门口看到周轩,立刻火冒三丈,当时脑子里就一个想法,撞死他!

    盼着女儿长大,又害怕她长大,这是一个父亲最为纠结的心理。回到家,女儿正轻松的和妻子聊天,罗吉野什么都没说,默默的去洗漱。

    回到起名馆的周轩,把那一包东西塞到沙发下面,看着染有绿色颜料的手掌发呆好久,又在纸上画出大致轮廓,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轩哥,改学漫画了?听说现在做漫画也挺值钱的。”姜靓下楼凑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靓妹你看看,这幅图画想要传达什么含义?”周轩问道,希望从女性角度分析下其中含义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含义?说明你身体出现些难以启齿的问题。”姜靓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什么?周轩瞪大眼睛,满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小树苗嘛,本该是茁壮挺拔,现在却蔫了,歪下来脑袋。唉,轩哥,其实你也不用有太多压力,很多不举的原因就是信心不足。毕竟,你吃素很久了,守着美女不动心,真有你的。”

    姜靓坏笑着眨眨眼睛,周轩实在无语,这又不是他画的树苗,跟举不举有什么关系,胡扯!

    “我说的对不?”

    “别扯了,赶紧上楼睡觉去吧!”周轩不耐烦撵走姜靓,嘴里没一句正经话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轩盼着罗雨凝赶紧走,今天离开才好,千万不要又遭了别人的毒手。正在胡思乱想,罗雨凝发来短信:“睡了吗,一切都好,爸妈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记住了,一定不要再外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一股暖流涌入心田,周轩不自觉露出微笑,还好,罗雨凝的手机不再受父母管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