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30章 朱雀玉雕
    屋里到处都是悬浮物品。

    茶几上摆放着个悬浮茶壶,桌子上还有悬浮花盆,一间卧室,另外一间改为书房,门开着,可以看到一个蓝盈盈的悬浮地球仪。

    周轩不由起身,饶有兴致的观看这些东西,发现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以摆设为主,静止不动。而唐涛升想要做的,是悬浮生活化平常化。

    “唐教授,您对这项技术已经研究很久了吧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原理并不难,静止物品相对比较容易些。这些都是利用了磁悬浮的技术,有大家普遍担心的辐射问题。所以我的个人研究是粒子束悬浮。”唐涛升轻轻抚摸一个摆件,眼神柔和,就像是看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说您是真正的专家学者。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来得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唐涛升眼眶潮湿,微微摇头,过去的心酸,也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周轩无言以对,有些冷场,但唐涛升习惯了清静,对此不在意。

    屋里有嗡嗡的声音,周轩开始还以为是电源所致,后来看到厨房里全是水汽,疑惑的去看了看,却发现一个电水壶正在冒着蒸汽。

    “唐教授,水都开了!”

    啊?唐涛升吃惊不小,连忙进来,将电源关上,带着沮丧不说话。周轩替他把热水倒在热水壶里,这个过程中,唐涛升默默走出厨房,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“唐教授,怎么了?”周轩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回去吧。”唐涛升不耐烦摆摆手。

    周轩却没有离开,搬个小凳子坐在他对面,看了看脸色,“唐教授,这两年经常有多梦盗汗,还有记忆力减弱的现象发生吧?”

    唐涛升脸色瞬间变了,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,他怎么能记忆力减弱,这是致命打击。不悦道:“没有的事儿,我吃得下睡得着,带研究生从来不用教案!周轩,你知道你来没有恶意,我也没有退出的意思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这种状态,让人不放心啊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找到了我的把柄,就是想让我退出吧?实话告诉你,我去医院检查过,什么问题都没有,不信我拿给你看!”

    唐涛升上了倔脾气,真要给周轩拿医学证明,更加说明他这种状况也引发了自身的关注。知道唐涛升坚持要继续搞科研,周轩就放心了,笑着安慰道:“唐教授,是我工作不上心,才有了今天的小冲突,真心向您道歉。不瞒您说,来之前有点小人之心了,以为你不会让我进屋,想要撂挑子。”

    唐涛升叹口气,半晌才说道:“我这都快六十了,没几年干头,和你们小年轻争不起。我就想有生之年,多做点有益的事情。你有资本说为了全人类,我何尝不是这个心愿!否则,毕生所学,用在哪里?难道都要带到泥土中去吗?”

    “唐教授,我可以治好你的小毛病,愿意听听吗?哪怕尝试一下也好。”

    当然!唐涛升立刻来了兴趣,还摆摆手让周轩暂停,给他冲了一杯热茶,期待的看着周轩。周轩懂风水相术还有医术,唐涛升略有耳闻。

    周轩仔细替他看了看气色面相,这才说道:“唐教授,你这是典型的心肾不交。”

    “不服老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年龄也不算大,应该是两年前才出现了这种症状。”

    是啊!唐涛升信服的点头,以前身体很好,平时一个人在家,工作忙,却没有家庭琐碎纠纷,平时还会锻炼身体,确实是最近两年才开始头疼失眠,又发展成记忆力减弱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只有唐涛升自己清楚,另外在他衬衣兜里,还有个纸片,上面写着他的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,他真的很怕哪天突然老年痴呆了,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不只是有病,还烦躁,本来就是坏脾不讨人喜欢,现在更是没事儿就发火,压不住啊。怎么说呢,就像是磁极没有对准,总是反着来,诸事不顺。”唐涛升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提到磁极就对了。唐教授,北面阳台上可是摆放着什么东西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唐涛升愣住了,他确实摆了个物件,是不放心他个人生活的妹妹给他花大价钱请来的,说是摆放之后可以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妹妹希望哥哥能再找个新嫂子,共度晚年,但唐涛升早就没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,那你能估摸是什么东西吗?”唐涛升有意想要探底。

    “可是玉器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唐涛升痛快点头,这个没难度,大部分这东西,上点档次的都是玉器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个朱雀吧?”周轩又说。

    一口茶从唐涛升嘴里喷出去,眼中写满不可思议,要说身体有毛病还能有点征兆,中医也有望闻问切一说,但家中摆放什么东西,他可是从来没对外说过。

    而且,唐涛升作为学者教授,专门研究物质,也不会主动提及可笑的朱雀玉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快说来听听,最好讲讲原理。”唐涛升急切道。

    周轩笑了,开口就是原理,标准学者范儿。

    “朱雀是古人推崇南方神鸟,火的属性,安放不当,会让人心神烦躁。当然,火属性的神鸟,并非只有朱雀,但朱雀被应用的最多,因此,我猜测是朱雀。当代人喜欢用玉来作雕刻,玉为水属性,恰恰与朱雀水火不相容,不妥的做法。而且,朱雀最忌讳北部阴寒之地。您摆在北面,再加上人的疑病心理和年纪的增加,身体状况就会变差了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要害死人,这么下去,我非得痴呆了不可。我这就去拿走扔了,不,摔碎!”唐涛升气鼓鼓的起身。

    还是个急性子,周轩呵呵笑,“没必要,只要是放在南面就好了,回归本位,阳光之能,也能增加玉的温度,让朱雀安稳下来。”

    接着,周轩告诉唐教授,不用服药,只要每天揉按脚心涌泉穴和腋下的极泉穴,这些症状很快就会好转。

    唐涛升十分高兴,立刻照办,把那个讨厌的玉雕摆在南面。回来后坐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唐教授,您想说什么,我都听着。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知道风水理论中也有这个磁场变化一说,是古人对现代科学的一种最初的朴素认知。就说这朱雀玉雕吧,购买的不是我妹妹一个,还有很多人,他们大部分和我一样都不懂位置摆放。”唐涛升纳闷问道:“我想,不会是每个这么摆放的人都要倒霉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