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29章 冒昧拜访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在学校招待所一起吃了午饭,唐涛升并没有参加这种场合。下午就具体工作事宜,双方又进行了切磋,唐涛升依然没有出席,闫平川也因为有会议缺席。

    没有严肃的校长和唐涛升,气氛无比轻松,洽谈十分愉快。汪胜才还把会议现场视频传回集团,得到了肯定的反馈。

    周轩却颇有些郁闷,等下午送走汪胜才一行人,蔫巴巴的来到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学校不只科研基地这一件事情,闫平川面前又摆放了一摞文案,带着花镜,照常的忙碌。

    “洽谈很成功啊,怎么这种表情?”闫平川好笑道。

    装迷糊!周轩腹诽,硬着头皮说道:“还不是唐教授,今天我扫了他的兴致,让他下不来台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,是有这么一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说完,又埋头整理文案,周轩傻愣愣等了半天,也没有任何回复。他是想请闫平川出面给二人调和下,校长可好,跟没事儿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校长,您倒是说句话啊。”周轩哭丧着脸问。

    这口气把闫平川给逗笑了,放下手头工作,摘掉花镜,揉了揉鼻梁,这才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工作中有摩擦,有矛盾,太正常不过。你啊,还是经历的太少,这么点事儿就愁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唐教授可不是普通人,项目的顶梁柱,他这是要撂挑子的节奏。”周轩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唐教授从资历还有专业素质都比你强,当然心有不平。”闫平川突然笑起来,点指周轩道:“你说得还真准。那个南门该封,怎么说来着,哦,容易产生争执,哈哈。”

    头一次见闫平川开怀大笑的样子,如果不是恩师级别,周轩还以为他在看笑话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都这个时候了,您还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停下笑声,正色道:“周轩,我反而觉得今天这堂课非常好,尤其对于你。作为一名管理者,处理人际矛盾是必修课。我帮不了你,我替你出面只会让唐教授更不开心,相斥悬浮起来,呵呵。”

    周轩心情一团糟,闫平川倒是心情大好的样子,令人无语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我倒是不在乎职务什么的,但现在基地研究正式启动,唐教授真要撂挑子,损失很大。如果他在意我这个职务,大不了让给他!”

    “说这话就是赌气!”闫平川沉下脸来,“你对唐教授了解多少,他那个光学论文,你看过几遍?那可是名震全国的学术论文,连外行的汪胜才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轩巨汗,他连非线性这几个字都不明白什么意思,至于论文更是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“另外,悬浮技术除了较为容易实现的磁,还有其他实现方式,你又知道几种?”闫平川又问。

    这回是真出汗了,周轩用手背擦了擦,扯了扯领带,胸闷。

    “唐教授那是真正的专家学者,为人不善圆滑,直言快语,五十岁才评上教授职称,比别人晚了五年到十年!”闫平川说到这里有些气愤,意在指责部分学校领导不作为,埋没人才。

    周轩低头不语,他对于各院系教授并不是太了解。

    “至于管理职务,唐教授一直是跟在别人后面,直到去年我来了,才把他提拔为院长。唉,年龄也已经快六十岁了。按照现在标准,离正高退休年龄也没有几年了。所以,一提到基地建设,唐教授第一个报名,宁愿舍弃院长身份,去做一份不能保证光明未来的工作,这就是科学求真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,我都懂了。是我工作做得不好!”周轩惭愧道。

    “很不好!整天为了个人感情问题,全然不顾学校教职员工的辛勤付出,所以,我才说这个教训很好。”

    闫校长继续低头工作,但周轩还没走,校长的意思明白了,但接下来怎么做,还是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走?”闫平川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校长,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做。”周轩苦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在你看来,如何做好一名管理者?”

    “多学专业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错,是沟通。走吧,我还有个客人要来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直接下了逐客令,周轩也不好再赖在那里,灰溜溜退出来,反复琢磨他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沟通就是交谈呗,意思是让自己去唐涛升家里?

    周轩不是没想过这个,但产生矛盾在先,又是不请自来,贸然拜访还不是讨人厌?要是给轰出来,一点面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附近揣兜转悠了快半个小时,周轩终于鼓起勇气,向着职工家属楼走去。他不知道,在七楼上方,还有双眼睛看着自己,正是闫平川,正微笑着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在路上的校园商店买了两样水果,周轩鼓足勇气去往唐涛升的住处。这是学校第一批家属楼,唐涛升当然不是第一批买的,而是后来购买的别人二手房。

    再后来,学校又修建了其他的楼房,价格仅为市场的三分之二,绝大部分人都搬走了,起码没有院长级别的人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咚咚咚!敲了敲门,开门的正是唐涛升,看到周轩一愣,做了个关门的动作,叹了口气,又打开了,“进来吧,周主任!”

    “唐教授,这是给您买的水果,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。”周轩在门口换好拖鞋,进来故作轻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合口!老了,牙不行,胃也不好,吃不了这东西,走的时候提走吧!”唐涛升不客气的拒绝了,老头还真是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尴尬,无比尴尬!

    两室一厅,收拾非常干净,人们常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卫生程度之高,到了这里周轩还以为是实验室,洁净的标准极高。

    屋内静悄悄的,没有厨房忙碌的身影,没有孩子的吵闹声。

    “唐教授,师母和孩子呢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唐涛升不悦的看看周轩,“儿子跟着儿媳妇去了外地,平时也不常回来,他就算住月球我也不管。爱人十年前就病逝了,查出来就是肺癌晚期,化疗几次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唐教授,对不起,提到您伤心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连忙道歉,闫平川说得对,他把太多时间浪费在感慨失落上,并没有对工作做到细致入微,这些事情稍微打听就知道,也不会唐突至此。

    “唉,哪个不会死?”唐涛升在客厅一个白色小桌前坐下,指指沙发,坐吧!

    啪!唐涛升按动桌子上的一个按钮,屋里亮起一些奇怪的小灯,周轩诧异万分,在他的面前,出现了奇异的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