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25章 争执火回局
    闫平川瞪了周轩足足半分钟,又别过脸,抬手示意周轩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首先,西门豪华,门就是门,只是有些人利用它达到某种不耻的目的,其实门是无辜的。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被周轩的话逗笑了,无奈摇头:“门也被你赋予了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说,既然已经花钱了,不能因为过去就否定它的价值,这也是一种资源浪费。”周轩诚恳道:“当初那些人走西门,是为了来这里享乐,所以不在乎东南西北。同理,真正的科研人员也不会在意走哪里,他们可比那些人要单纯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大道理别讲了。周轩,一定是看出风水有问题吧?”闫平川哼道。

    周轩嘿嘿一笑,不自在的摸摸后脑勺,什么都逃不过闫平川的法眼。

    “科技工作多与金属有关,而南部为火,火克金为不吉。”

    “要按你这个理论,学校南大门也为火,两火相加,不管什么金不都给化了吗?”闫平川觉得周轩用单纯的五行相克来解释,太过牵强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从西部开门,可以同时避开南门和南大门。而西部为金,可为帮扶。”周轩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太过帮扶,岂不是过犹不及?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开口就知道也是行家。”周轩先是客气一句,又指着前方说道:“您看,左右这两座教学楼,高度一致,形状一致,又呈现递增的阶梯状,青龙、白虎互不相让,再结合这座楼,很像是倒下的炉鼎,在风水上被作火回局,寓意火焰在其中转来转去,没有倾泻口。所以,身在科研楼的内的人员,心情容易烦躁,进而产生争执,很难达成统一。恰好咱们和兴凯集团是合作关系,总是摩擦不断,也不利于工作的开展。”

    周轩看到闫平川深吸了一口气,像是在压抑对他的怒火。其实闫平川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学校内部的矛盾,他从来没有对周轩说过,而且也是少部分人知情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说,一个门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老祖宗留下的东西,真是玄乎其玄啊!”

    不反对就好,周轩暗自捏了把汗,勇敢的又说下去,“所谓风水,其实是种能量场。以上不容二主,设立两个正门,首先就会带来解释上的困难,言辞闪烁就不能真诚相对,从开始人心就有了隔阂,以后在工作上彼此不信任,变数自然会增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还算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终于点了点头,创新楼毫无创新,他也找了相关人员仔细询问过,其中最重要原因,就是意见不统一,争执不断。

    心底不坦荡,就会自发产生戒备心,工作上的冲突也会增多。前校长被调离,其中原因复杂,闫平川知道的消息也不多,但从接管学校工作,一些问题浮出水面,这座曾经的创新楼,后来又改成接待楼,确实是个导火索。

    唉,腐败后遗症。闫平川一声长叹,把周轩吓一跳,连忙说道:“闫校长,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没有其他意思。如果您不愿意的话,可以再想别的方法,比如,调整内部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“在里面做改动,花的钱岂不是更多?临海大学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财政危机,封上一个大门比重新改造更划算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校长。”周轩高兴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摆摆手,“我同意你的建议,是因为没什么难度,西门也该物尽其用,不能因为它曾经代表腐败就仇视浪费。就依你说的做吧,但是要抓紧进度,主要是门前的整洁,兴凯集团下周可就过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亲自监督,一定赶在前面。”周轩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临海大学,百年老校,现在好似一艘破旧的大船在惊涛骇浪中摇摆前行。闫平川深感肩头责任重大,转头看看身边的周轩,笑了。

    周轩心里发毛,“校长,您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啊,整天把眼睛盯在门上。先是校门改造,现在又是创新楼,看来,职业病,不好治啊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从我本意,是希望凡事都完美进行。临海大学和兴凯集团的这次合作,成功了双方受益,反之,校方投入师资力量,而兴凯集团出钱,都会有损失。”周轩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这份责任心就好。上次修建大门,你说的那些风水理论我不屑一顾,但是实实在在省了几百万,还增添了艺术气息,这才是我最高兴的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记住你的承诺就好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满意的笑了,毫不避讳世人眼光,背着手和周轩走在校园里。闫平川坚持一个观点,风水相术只做参考,还要把精力放在真正的科学研究之上。

    科技用大量实验和数据讲话,容不得半点马虎,错一点便是前功尽弃。因此,闫平川强调,在工作中,一定要撇弃那些五行理论,踏踏实实做事。

    周轩连连点头,同时也提出自己的担忧:“闫校长,我所学专业和科技不太挂钩,到时候会面对很多权威专家,真怕露了底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怕的,难得。”闫平川呵呵一笑:“其实你是作为监督方或者管理层,不做具体项目研究,但是基础专业知识还是需要恶补的,做好吃苦的准备吧。另外,科研工作人员,绝大多数都是学校抽调的教授老师以及优秀本科硕士毕业生。”

    哦,意思是自己人,周轩稍稍放心,按照闫校长的指示,随后去找学校的勤杂工,过来整理西门前的环境。

    科技包含范围极广,周轩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购买了许多相关书籍,如饥似渴的加班www.yuehuatai.com。其难度远在英语之上,而且牵扯知识面很多,尝尝刚攻克一个疑惑,又要面临新的专业术语。

    倒是不会因此被怀疑脑袋坏掉,毕竟周轩所学专业是历史。但是,面临本校优秀教职员工,周轩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会,知识分子群体可是要以本事服人的。

    临阵磨枪,希望到时候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封锁南门,整理西门,临海大学整体大扫除,大家都在为迎接兴凯集团的代表前来做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还有其他事情,就不去临大了。”电话里,虞江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来吧,看到你我心里能踏实些。”周轩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才不去,就等着你出丑。没关系的,闫老头护犊子,我们兴凯也不会放弃你,大不了让那些酸秀才认为我们扶持了一个窝囊废。”虞江舟笑道。

    说得轻松!我不愿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