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24章 大门西边开
    周轩不说话,姜靓也不逼问,默默的陪伴着他。

    总以为周轩很快便会恢复如初,但好几天过去了,还是这样。而且,周轩吃得很少,消瘦了一大圈,眼眶也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欧强,周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?”这天傍晚,欧强来到起名馆,姜靓小声问他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我猜可能和罗雨凝玩完了。”欧强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!”姜靓兴奋的挥舞双拳,“那我机会更大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很有毅力。不过也不用担心周轩,过几天有的他忙了。忙了好,可以暂时忘记失恋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他们两个从来没有恋爱过,哪里来的失恋,最多是落寞。”

    欧强说得没错,周轩很快就忙起来了,还非常忙,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许多痛苦。

    首先,周轩正式辞去了临海大学学生会主席一职,完成了换届的交接工作。此次选举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,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临兴科研基地的正式启用上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临兴科研基地,集合了临海大学和兴凯集团的首字,是双方合作的象征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通过欧强探听消息,周轩也落实了罗雨凝即将赴英国伦敦深造的消息,四月底就要赶赴英国,几年内都不会回来,还有可能永远不再回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,对不起,我要失约了。”

    终于,周轩盼来了罗雨凝的短信,却是这样的告别方式。罗雨凝没有提及父母,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走?”周轩回复问。

    “四月底,五月份开学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个月就要离开!周轩五味杂陈,很想把这个电话号码拨通,但却没有太大意义。罗雨凝是成年人,有自己的判断力,何必再去增添她的烦恼和对父母的罪恶感。

    滴滴,又是一条短信,还是罗雨凝发来的。

    “周轩,希望那天你能来送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去送你吗?”与此同时,周轩的一条短信也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在父母的强烈反对之下,依然希望能再见最后一面,周轩内心掀起巨浪,鼻头一酸,差点落泪。

    都没有再发送短信,周轩也没有过多时间去感慨,兴凯集团的工作人员下周就要到来,前期准备工作繁冗,哪里还顾得上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闫平川带着周轩一起,去确定下来的科研楼看了看,里面已经根据兴凯集团的要求进行了整改,实验室宽敞明亮,一些科研设备也会陆续到位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有现成的科研楼,咱们省心,兴凯集团也省钱。”周轩对于大楼的整改情况有些了解,兴凯集团前期投资到位的只有三千万,学校的场地投入比例折合的价值也不低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中间人,双方都不得罪啊。”闫平川笑道。

    “时刻也不敢忘记学校和各位老师的栽培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微微一笑,他当然相信周轩的人品,推开一间屋子,里面宽敞明亮,已经改为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这里曾经是一个台球室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差没在这栋楼里增添茶室了。”闫平川皱了皱眉,对前任校长玩物丧志的做法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临兴科研基地楼原来就是临海大学的创新楼,也是用于科学研究创新的。但由于管理层意见不合,多年来一项像样的成果都没有开发出来,创新楼也处在闲置的状态。

    有人会说,临海市地皮多贵啊,临海大学又是市中心,一整座楼没什么作用,岂不是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不错,有关领导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于是对大楼进行了微调整。外面的标签还是实验室,研究中心等标签,里面性质却变了,成为了娱乐场所。

    闫平川到来后对此非常不满,而有关校领导的解释是,这样进行学术交流时,有个休闲娱乐的地方,节省了消费资金,等于是也替学校创收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说法,闫平川鄙夷至极,学术交流当然是有针对性的,吃吃喝喝睡睡,这叫腐败。因此,在闫平川的指示下,将球室以及招待室关闭。

    里面的器材一律销售拍卖,各个空间也都真正的闲置下来,直到达成了和兴凯集团的合作,闫平川第一个便想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年后,兴凯集团也有工作人员到此考察两次,对于每次的进步都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现在,万事俱备,就等举行启动仪式。

    走出科研楼,闫平川背着手笑道:“周轩,你们年轻人脑子灵活,看看还有什么疏漏,毕竟老虞很有诚意,咱们也要认真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基本没问题吧。”周轩含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闫平川皱眉问道,基本这个说法,就是还有问题,只是周轩守着他不好明说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本来我不想说的,但为了咱们校方的发展……”

    “直说!”

    闫平川哼了一声,看了看大楼的整体外观,知道周轩又看出了风水问题,就听他这次到底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楼东南西北都有大门,规格都够。尤其是西门,是近两年新修的,我的建议是把正门改在那里。”周轩壮着胆子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正站在南门台阶下,与学校南大门是贯通的。提到风水学,闫平川作为古文化学者,也有些了解,张口便说:“南部朝阳,按照你们迷信的说法,叫做阳气充足,民宅的屋门也多为南向。兴凯集团的人可以从南大门进来,直奔正面的科研楼,不用再转到教学楼西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理应该是这样的,但是西边把门扩大,规格最高。外人来参观,一般不看风水,会有种误解,没有走正门。细节决定成败,有解释还好,否则会以为咱们临海大学不尊重投资方。”周轩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西门扩建你当然知道其中原因,那是因为西部比较偏僻,便于腐败学者到这里娱乐。”闫平川气恼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但家丑不可外扬,这个说法不能公开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,那就把西门封上,这样总没问题了吧?”闫平川冷声道,看周轩不吭声,不悦道:“别用沉默来抗议,说出你的想法来!”

    “和您相反,我认为该把南门封上,开西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