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23章 相爱珍惜
    不是贬低文静,而是佟苗苗实在是太突出,各方面的才华,已经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听说现在也有人给你做饭?”闫平川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啊?周轩一呆,坏了,佟苗苗的事情已经暴露了,闫平川的消息来源也很广泛。

    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闫平川又说道:“上次跳楼闹得沸沸扬扬,现在又住在一起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都不会发生,但也要维护女孩子的名誉。”

    呼,周轩松口气,闫平川只知道有姜靓,还不清楚佟苗苗。

    “平川,你管得也太宽了。年轻人嘛,正是谈恋爱的时候,几个像你那样,三十多岁才开窍,一点经验都没有,差点成为老光棍。”文静笑道。

    周轩只能佩服闫平川隐藏秘密的本事很厉害,这么多年,媳妇居然一丝一毫都没发觉。

    文静坐下,给大家倒上啤酒,给儿子闫嘉佳倒了一杯果汁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早早结婚了,你上哪里找我这么好的男人?”闫平川笑着打趣,文静翻了他一个白眼,满眼也是甜蜜的笑意。

    好心理素质,周轩暗中给闫平川打了一百分。

    话已经说开,又守着未成年的儿子,吃饭期间的谈话相对融洽。看着眼前这个美满家庭,周轩读懂了闫校长的良苦用心,言传身教,让他看清今天的来之不易,才知道如何选择幸福。

    但周轩固执的认为,他会和罗雨凝牵手走到最后。

    文静是法学系的教授,言谈举止十分得体,而且思维缜密,看似随和,其实三言两语就能探到对方的底。

    难为闫平川,在这样敏锐的妻子面前,长期隐瞒了一段难以割舍的初恋。

    “周轩,有没有出国深造的打算?”文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想起来了,你保送了硕博连读。其实以你的才华,真应该去国外闯荡几年,把国外最好的一面带回来,惠及国人。”文静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要说历史专业,咱们国家的教育也是名列前茅的。这需要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和独特的人文环境,当前具备条件的国家除去战乱和历史变迁等因素,可选的目标屈指可数。至于欧美国家的强项在于近代历史的研究,跟周轩所学,并不对口。”闫平川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晚了些,现在流行大二学期结束后出国,原校保留学籍,在国外读大三大四,可以获得双学历。另外也省了预科班等费用,经济上也最划算。”文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都大四了,而且家里条件很普通,哪有钱去国外读书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家境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。不过,大四去国外读书的也不少,多花些钱把衔接做好就是。今年临海大学就有一批,哦,中文系也有一个,还是个女同学,申请的是英国大学。”闫平川平静的点头,说完看了周轩一眼。

    嗡!周轩脑袋一片空白,闫平川不会说的是罗雨凝吧?

    “中文系?呵呵,国人去国外学中文,理解起来,有时连我们也觉得很难。”文静笑道。

    “中文是个广义的概念,不是说话写字做文章那么简单,还有对于文化的研究,融合传播很重要,各国分析视角不同嘛。再者说,以大四为跳板,还可以考取其他专业的研究生,更为方便快捷。”

    哦!文静看了丈夫一眼,他可是铁杆保皇派,极力支持本国教育事业的。文静早有打算让儿子早早出国深造,一提这事儿,闫平川就翻脸。

    “周轩哥哥,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闫嘉佳歪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太懂出国的事情,没什么好说的。”周轩黯然道。

    红烧肉吃不下去了,饭后又简单聊了几句,周轩起身告辞,闫平川送他一盒绿茶。文静有夜跑锻炼的习惯,说是要去操场跑步,一家三口顺道出来送周轩。

    分别时,闫平川也没多说,只是重重拍了拍周轩肩膀,无声胜有声。随后,他背着手在操场散步,眼光追随着妻子的身影,儿子闫嘉佳则在单杠上练习引体向上。

    多么和睦平静的一家人,在路上,周轩眼前一直浮现这幅美好的画面。不是伪装,而是真真正正的彼此相爱珍惜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,周轩骑自行车来到罗雨凝所在小区,多看了一会儿,就引起保安警觉,从窗户探头出来,大声质问:“找谁啊?”

    周轩没说话,骑车离开,出入这个小区的都是豪华轿车,自己骑着一辆自行车,能否娶走美丽的新娘?

    罗雨凝或许愿意,罗吉野夫妇能否同意?亲人邻居又会怎么看待罗雨凝?给不了与她身份相符的物质生活,周轩是否又能心安?

    一系列问题追问自己,周轩居然一个都答不上来,心底生出卑微和渺小。出国深造,多少大学生的梦想,周轩在歌厅遇到的安娜,是用自己的身体和良知才换来机会,而对于罗雨凝就是这么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周轩也曾下定决心,为了幸福,放下脸面去求罗吉野接受自己,但经过闫平川的一番开导,此刻却动摇了。

    承诺,有时是种枷锁,让双方都痛苦。放手,或许还能留下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回到起名馆时,已经快夜间十二点,姜靓等着急了,给周轩打了好几个电话,又联系乔三和欧强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可回来了。怎么光有铃音没人接听啊?”姜靓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没说话,默默走进卫生间洗澡,姜靓偷偷拿起他的手机,设置了静音,难怪听不到。给欧强打过去电话:“欧强,轩哥已经回来了,你跟三哥也说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三哥在一起,正沿着马路找他呢。怎样,周轩没受伤什么的吧?”欧强关切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没大精神,可能是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洗完澡,周轩躺在沙发上就睡了,姜靓问了几句他也没答话,只好给他盖上被子,自己也去楼上休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姜靓下楼吓了一跳,周轩直挺挺睁着眼睛,连忙猫腰凑近看,胸口是起伏的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是刚醒,还是没睡啊?”姜靓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不说话,闭上眼睛,很快发出呼噜声。这种状态没法营业了,姜靓出门挂上停业的牌子,想不通周轩到底是因何变成现在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