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22章 看出了玄机
    暗中擦了把汗,周轩将事情的前因后果,以及去白芮医院看望等经过说了个遍。闫平川从新闻里也了解更多,但还是听得很仔细。

    当然,略过了替白芮妈妈占卜画符的事情,闫平川如果听到这些,非得马上把他清出家门不可。

    “不是告诉过你,不要再跟白家有任何联系了吗?”闫平川嗓门立刻提高了。

    “平川,又上火,有没有喝菊花枸杞茶?”带着围裙的文静从厨房探出头,嗔怪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爸,这么吵,让我怎么学习?”闫嘉佳也开了条门缝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啊,耳朵真灵。周轩,跟我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调高了音量,两人来到书房,闫平川还让周轩把门给带上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白家给了你什么承诺,就忘了我的话?”闫平川黑着脸,在家还是不减高校校长的威严,周轩深吸一口气,才小心解释:“闫校长,不是那样的,什么好处也没有。白雄起父子都快要恨死我,我只是,只是看白芮母亲刘云太可怜,也是想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妇人之仁,周轩说完,猜测闫平川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妇人之仁!”果不其然,闫平川使劲拍了下桌子,周轩一直低头站着,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是我处置不当。”

    “去过医院之后,又有什么麻烦没有?”闫平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真没有,我向您保证!”

    哼,闫平川瞪了周轩一眼,保证不如行动。“周轩,你能反思下这次问题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放松了警惕,认为能对付白芮,另外也没有及时处理那把假枪。”周轩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皱眉,这些都不是他想要听到的,看来周轩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本质,“知道这次为何把你叫到家里来吗?”

    周轩一愣,这跟在哪里吃饭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没开悟。”闫平川抬下巴指指门外,“觉得我的家庭怎样?”

    “妻子贤能,儿子聪明,当然是幸福美满家庭。”周轩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所以,该放手的就要放手。”闫平川意味深长的看着周轩。

    这回懂了,闫平川把一切的根源归结在周轩的感情上,指的当然是罗雨凝。周轩不否认,认识罗雨凝之后,才加大与白芮的摩擦,但这并不是她的错。

    这么推理的话,太过无情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看法吧。”闫平川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雨凝跟此事无关,而且当初她也是反对我跟白芮结怨,提醒过多次,就是我没听心里去而已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摆摆手,“我没说你那位品行有问题,与其花叶不相见的苦苦等待,为何非要错过其他的风景呢?”

    “您倒是看得开,不是也没有放下裴阿姨吗?”周轩闷声道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闫平川又拍了下桌子,外面电视声音很大,但文静还是听到了,在门外敲了两下进来,埋怨道:“平川,周轩是咱家的客人,这里也不是你的办公室,我跟儿子坐好几个小时火车来跟你团聚,就不能开开心心吃顿饭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我注意下态度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饭快好了,一会儿洗洗手咱们就吃饭。”文静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师母。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闫平川一声长叹,仰坐在座椅上,刚要说话,又提醒周轩关好门,也不想让妻子听去这些陈年往事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跟亚茹确实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纯真美好令人怀念。如果我至今未婚的话,只要她愿意,依然是我第一选择。”闫平川感叹道:“命运喜欢捉弄人,让我与她重逢。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,其实您和裴阿姨重逢,也是因为我的存在。如果按照您恨屋及乌的说法,我也是个不祥之人。”周轩赌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我这是没办法,想彻底断开,可是命运偏偏跟我开了个很大很大的玩笑!”

    闫平川急了,周轩不解,他很想知道这个很大很大的玩笑到底是什么,但闫平川欲言又止,到底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饭菜的香气传来,闫平川招呼出去吃,不用提醒,周轩也知道,饭桌上不能提及陈年往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有红烧肉,我最爱吃的。”周轩搓手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别自作多情了,那是我最喜欢吃的。”闫平川开了句玩笑。

    “喜好都相同,私生子传闻不会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文静突然问道,闫平川和周轩都愣住了,她却吃吃笑起来,“瞧你们吓得,开始我还挺生气的,不过看周轩这么优秀,我倒是遗憾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,就算是真的,您也比我大不了多少。”周轩尴尬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。”文静说完又笑了,“不过平川真的挺欣赏你,可惜他没有女儿,否则肯定招你做上门女婿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快去盛饭吧。”闫平川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喝点酒吗?”文静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那就去拿酒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一脸不自在,周轩也变得不自在,两个人愣愣的坐在餐椅上,看着面前一桌丰盛的晚餐发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俩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?”闫嘉佳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大没小,吃你的吧!”闫平川瞪了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筷子!”

    闫嘉佳伸开小巴掌,周轩有意识的看了看,头皮一阵阵发麻。他最近研究了手相学,这孩子的小指下方,有一道清晰的短纹,斜着指向了下方的坤宫,闫嘉佳应该还有个,姐姐!

    好像能对上了,周轩斜眼儿看看闫平川,闫平川一双筷子递到跟前,差点戳眼睛,没好气道:“你也吃吧!”

    嗯!周轩傻愣愣接过筷子,姜还是老的辣,他能看出来的问题,闫平川或许早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些事不需要明说,大家都是聪明人,又都受过高等教育,心里明白就是了。

    至于还不知情的,日子久了也能感受到不同,慢慢也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快吃啊!”闫平川敲敲盘子。

    哦!周轩连忙夹起一块红烧肉,整个塞嘴里,闫嘉佳问道:“好吃不?”

    好吃!

    周轩立刻点头,闫平川也得意的说道:“文静是事业家庭两不误,我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说给周轩听的,撒手吧,还有更好的等在后面。

    然而,人的缘分不是那么简单,如果都期待更好的,就会错失眼前。比如文静的厨艺,在闫平川看来已经很好了,但在周轩看来,还不如佟苗苗七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