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21章 说话不算数
    米饭是夹生的,周轩还是吃了两大碗。

    “轩哥,那个,我晚上留在这里陪你吧?”姜靓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还在想着心事,姜靓的话没入心。

    “网店生意挺好的,在学校上网不方便,而且来了货也没地方存。”姜靓噘着嘴巴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一口答应下来,姜靓喜出望外,高兴的跳了起来。其实周轩也很需要有人陪着,这一阶段,他始终有着强烈的孤独感,倍感落寞,和姜靓彼此熟悉,有她在心里也会踏实许多。

    关于白芮的事情,姜靓根本没放在心上,反正又不是周轩吃亏,白芮死了她才高兴呢。她坚信一定不是周轩干的,再说了,就算是他干的又怎样,跟喜欢他没关系啊!

    新一届的学生会竞选通知张贴各处,走在校园里,周轩无限感慨,就为了这么一个职务,牵扯出太多的风波。现在周轩已经基本退出学生会工作,而白芮行动也受到了限制,一场纷争落幕,双方都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而奇怪的是,罗雨凝一直没来上课,有一次欧强给周轩当卧底,发现罗雨凝到校了,立刻给周轩发短信。

    等周轩赶到时,罗雨凝却又离开了,让周轩越发不安起来,回复欧强短信,下次早说,发现影子就报告。

    “周轩,放学后什么安排?”一看是闫平川的号码,周轩就头大了,知道他是为了震惊临海的失踪案找来。

    “补,补课吧。”周轩硬着头皮找了个很牵强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补课不是改为每天晚上九点吗,如果提前了,那就先推掉,我找你有点事情。”闫平川强调。

    “这都知道,沟通也太及时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小声嘟囔,裴亚茹什么都跟闫平川说,两人私底下联系还是不少。两人谈论的焦点居然还是裴胜男和周轩,真不知道两个人打的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闫平川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闫校长,放学后我去办公室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直接到我校区住所吧。”

    等于闫平川在临海的家,这是要长谈。周轩有点迟疑,闫平川又说道:“下午我爱人也从首阳过来了,她手艺不错,就在家吃吧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替周轩做了决定,学生天生怕老师,就像是小鸡怕老鹰。既然闫平川对裴胜男的母亲很熟悉,叫上裴胜男一起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裴老师,晚上请你吃饭,不知道能否赏脸?”周轩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赏了!”裴胜男痛快答应,“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就在,学校附近吧。”周轩含糊道。

    “附近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校内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你是不是在跟我耍什么心眼儿?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在裴胜男一再逼问之下,周轩只好招了,晚上闫平川请客,他心里发虚,想让裴胜男一起跟着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校长又没请我,去了看二脸,才不要!”

    “说话不算数!”周轩激将。

    “你骂我小人也不行。”裴胜男不上当。

    “裴老师,其实我也是为你着想,闫校长跟裴阿姨那么熟悉,再一个,你多露露脸,争取更多的机会嘛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再见!”

    嘟嘟嘟,裴胜男不地道的拜拜了,周轩仰天长叹,还是自己去吧。

    师母今天也在场,周轩先去花店选了一个鲜花礼盒,这才慢吞吞的赶往闫平川的住所。由于地址就在校区里面,周轩又是个名人,不少人看到他都打招呼,也包括几位校领导。

    看方向,周轩这是要去校长闫平川住所。闫平川为人低调,一般的宴会邀请都不去,更何况是请人到私人住所去。

    周轩是闫平川钟爱学生,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的笑脸和问候,周轩也觉得闫平川这么做很高调,但从另外一方面讲,闫平川君子坦荡荡,不怕别人议论。

    三楼,敲了两下,是名中年女人开的门,周轩在起名馆见过一面,是闫平川的爱人,首阳师范大学的教授。

    带着一副金丝眼镜,嘴角总是带着微笑,看上去很有气质,可想而知,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漂亮的知识女性。

    “师母好,这是送您的。”周轩把手里的鲜花送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,这花我很喜欢,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来了啊,我爱人,文静。”穿着拖鞋出来的闫平川介绍道。

    人如其名,文静呵呵笑道:“见过的,难怪平川喜欢你,每次都有很大的进步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过奖了。”周轩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介绍我啊?”

    一个十几岁的男孩从里屋探出头来,周轩一看吓了一跳,愣在当场,男孩不悦道,“怎么,我长得很吓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你长得很像,父母。”周轩含糊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都说儿子随妈妈多点,可是宝宝像爸爸像的厉害。”文静笑道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大了,还叫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再大也是我的宝宝啊。”文静眨眨眼睛,闫平川笑了,“准备饭菜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叫周轩,我叫闫嘉佳,今年读初二了!”小男孩坐在周轩身边坐了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闫嘉佳,听这名字就知道母亲参与的成分多一些,周轩赞许道:“不错,落落大方,还以为你会认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来个客人都会问,你叫什么啊,多大了啊,烦死了!”闫嘉佳直言道。

    哦?周轩好笑道:“大家看你可爱,当然都会问这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大人一直把我们当孩子,小的时候总是问,你爸爸叫什么呀,你妈妈叫什么。周轩哥哥,现在肯定很多人问你,有对象了吗?”闫嘉佳坏笑。

    “嘉佳,去写会儿作业,上次考试成绩不太理想啊。”闫平川拉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九十八分呢,好吧!”

    闫嘉佳拖拉着鞋子进屋写作业,其实周轩更希望他能在这里多聊一会儿。等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,闫平川没吭声,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。

    周轩也跟着看电视,其实上面只是个长长的广告。

    等了好久,闫平川有些不悦的放下遥控器,周轩立刻坐直身体,“闫校长,今天我想跟您说下关于白芮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等得太久了吧?”闫平川沉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