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20章 久违的饭菜香
    拿着体温计比划两下,白芮脸色都吓绿了,踩了狗尾巴似的尖叫,“妈,快报警,杀人凶手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云很担心儿子的状况,刚刚救出来,不想他这么激动,周轩压压手,示意她坐着别动,有些话,他要跟白芮聊清楚。

    “白芮,是不是我做的,你心知肚明。现在,请你仔细回忆过去的细节,或许我还能帮你找到些线索。”周轩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警察了?”白芮斜眼儿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呸,那你有什么权利问我?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,要杀我的就是你!不是你,也是你同伙!”白芮呸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芮,好好说话!”刘云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白芮不耐烦冲母亲后,刘云居然不生气,“好好,你说怎样就怎样,我管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这几天也想了很多,动手的可能不是你,你没那么傻。但是我刚从你店里出来,没多久就倒霉了,你让我怎么想?”白芮恼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说你心里想的吧。”周轩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真会装。”

    白芮又把经过回忆一遍,语言流畅,就像是背书,应该是家人和警方反复询问的结果。这些情况周轩都知道,等白芮说完,周轩又问道:“你的车被人推到了河里,当时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说过了,我当时已经晕了,醒来就在那个……”白芮干呕了两下,说的是鸡粪堆,“而且车膜是新的,就是你的人给我贴的。我原来那个是半透明,监控是能拍到大致模样的,你不做汪洋大盗亏了。”

    问了很多,白芮回答大多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白来一趟,周轩有些失望,其实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他还没有问到,如鲠在喉。等快离开时,周轩故作随意的问道:“袭击你的,是男,还是女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……”白芮怔住了,一提到绑架者,大家想当然的都认为是男的,周轩这么一问,倒是把白芮给问愣了,“我没想过这个问题,当时被蒙住了头脸,看不到,但是我的感觉,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男是女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跑题了好吗,我他娘怎么知道公母?反正拳头挺厉害的,好家伙,我总算知道什么叫铁拳了。”

    白芮想不起来,但周轩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那就是地下车库的背后袭击者不是男性特征明显的人,所以白芮才会在判断上迟疑。

    更加证实心中猜测,九成就是佟苗苗干的,周轩面色凝重,低着头良久不语,连刘云都看不下去了,“周轩,你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胳膊肘往外拐。”白芮哼道。

    “再跟我犟嘴,我就告诉你爸去!”刘云愤愤埋怨一句,又对周轩说道:“现在给小芮看看吧,钱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刘云拿出一个大袋子,里面至少有十万,白芮一听这个却很恼,转过身就是不给周轩看正脸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还给他钱!”

    “儿子,转过身来,让周轩看几分钟就行。”刘云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要看就看屁股吧!”

    白芮当真就撅起屁股,而刘云好话说尽,他就是不听。

    周轩才不稀罕给他看相,人善天自佑,命运其实是掌控在自己手中,天堂有路,他非得往地狱里跳,哪个术士也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得回去了。”周轩告辞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白芮在后面喊道,冲周轩招招手。

    还以为他有什么重磅消息,周轩走到病床边,白芮坏笑着用口型说道:“我非要说,就是你害我。”

    周轩微微一笑,用口型回了一句:“下次你会死在露天厕所的粪池里。”

    白芮脸色陡变,连忙拉过被子,不敢看周轩。刘云一直把周轩送出住院大楼,一再道歉儿子的不懂事,如果有机会,还是希望再给儿子画个平安符。

    周轩没吭声,平安符也解决不了白芮的问题。

    白芮最近挺忙的,先要住院治疗,然后又要接受假枪恐吓的惩罚,判刑不至于,但拘留是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另外,他还要被送去戒毒,肯定要吃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白芮惨到了家,神秘的绑架者似乎是替周轩出了气,其实是多余的,因为他一点都不感觉开心,反而心里压了块巨石。

    关于佟苗苗这条线索,周轩并没有告知警方,而是深深藏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元宵节,周轩婉拒了乔三和欧强的邀请,一个人关在起名馆里喝闷酒,很快便喝醉了,在屋里又唱又跳,还随手画了一棵小树苗,只是在上面加了一朵云,很大一朵云,把树苗遮挡住。

    喝到半夜,周轩将这张画贴在门外,喃喃道:“苗苗,如果你能看到,应该知道我的意思。住手吧,其实你也是需要保护的。”

    回屋后倒头大睡,等天亮醒来,发现那张画不见了,至于被人揭走还是被风刮走,不知道。

    富二代被绑架的新闻又逐渐被淡化,乔三那边也很少再有消息传来。周轩也曾在侧面打听辰爷方面的消息,乔三说是什么动静都没有,辰爷还派手下送医院一个果篮。

    假期结束后,学生们返回校园,周轩迫不及待的就去找罗雨凝,却没有在教室外面等到她。

    见到欧强,周轩连忙问道:“雨凝怎么没来上课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欧强和罗雨凝是同班同学,并没有注意这个现象,关注点不一样,随口道:“雨凝身体那么弱,经常发烧感冒的,不来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天报道就要缺席?”周轩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巧合,周轩,你不要想太多了,雨凝成绩很优异,当然不会辍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她有可能躲着我,但不会不上课。”

    周轩自我安慰,但心里总是不踏实,无精打采的回到起名馆,却发现店门开着,还有饭菜的香气,心头一动,连忙往厨房走去,却看到了被呛得泪眼蒙蒙还在咳嗽的姜靓。

    “靓妹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来?”姜靓笑嘻嘻道:“我看着有厨具,便从网上找了几个做饭的方法,应该还不错。等着啊,马上上桌。”

    等饭菜上桌,可以打六十分以上,但色香味距佟苗苗做的,差很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