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19章 死不悔改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女秘书,跟了辰爷十多年,长得挺着急,看上去像是五十多岁的人。其余的女孩子还真没有,辰爷那人啊,不沾荤腥,几乎是无懈可击。”乔三说完,又提醒道:“兄弟,你要有什么疑问,尽管来问我,可千万别出去打听。辰爷耳目太多了,让他知道你在研究他,可真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三哥,就是随口问问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乔三信誓旦旦,辰爷不近女色,只有个半老徐娘的忠心秘书兼生活助理。那么佟苗苗的身份就更难猜测了,如果是外省其它势力培养的,上哪里查去!

    之后警察又来找过两次,白芮一口咬死就是周轩打击报复,但却提供不出任何有利证据来。

    据白芮讲,那天和母亲刘云逛街采购年货,东西较多,提前到地下停车场送了一趟,就在这个时候,后面有人用黑头套蒙住他的头脸,塞到车里便是一顿胖揍。

    再后来的事情,便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警官,我能见见白芮本人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原则上你还没有完全解除嫌疑,而且,以受害者对你的态度,他也不愿意见你。”警察客观道。

    “医院肯定还有你们的特殊保护,白芮身边也会有专人看护。如果方便的话,可以和刘云女士沟通下。”周轩诚恳道:“或许,通过我跟白芮的详谈,能出现新的转机。”

    来的警察碰头商量了下,他们也希望案件有所突破,很快便答应了周轩的要求。警方拿白芮也很无奈,这个时候就该配合多提供线索,他倒好,翻来覆去就一句话,都是周轩害的。

    而有利证据证明,周轩才是第一受害人,找茬的是白芮,后来,周轩还承受了舆论的重压。

    第二天,刘云便打来了电话,“周轩,现在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空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让司机去接你,到医院来一趟吧。”刘云哽咽道:“这孩子魔怔了,听不进去话。我想给让你给他看看相,看小芮的灾难到底到头没有。如果没有该怎么破解,白雄起这人挺倔,不肯为儿子舍脸,但我还有个人积蓄和房产,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到,如果是那样,世界上长生不老的只有富翁。祸福相依,得失参半,不到盖棺时刻,谁能说灾难全无?

    “白芮恢复怎样了,神志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就是开始吓着了,该做的检查都做了,大脑没什么问题。”刘云又说道:“这次来一定要给小芮好好看看,多少钱都行。”

    又是钱,但他家的钱太烫手,要不是周轩想弄清事情始末,才不会跟他们家走动太近,强调道:“阿姨,我不是去给他看相的,希望能好好谈谈,看能否发现线索,然后将凶手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刘云还是不肯放弃给儿子看相的机会,把周轩的话当做耳旁风。之后派出司机,把周轩给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路过医院内小卖部,看到有鲜花销售,周轩想了想还是没买,白芮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,买不买都会说难听的。

    临海市人民医院位于繁华路段,姜靓曾在这里住过院,周轩还是差点迷路,在司机的带领之下才来到白芮病房前。

    路上,等不及的刘云已经打了两个电话催促,就在门口张望,见到周轩连忙走过来,“周轩,你可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注意休息和饮食营养,这两天应该有眩晕气短症状吧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饿了还吃不下,强吃了就吐,我都担心自己得了厌食症。”刘云叹息。

    “可以先吃点鲜艳的水果,最重要的是,要把心态放平,白芮已经回来了,就别再胡思乱想,自己吓唬自己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以前阿姨真是误会你了。”刘云眼圈一红微微摇头,看了看房门,拉住周轩的手:“好孩子,待会儿见了小芮,他要是说话难听,你可要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推门而去。

    白芮正打着点滴,还有名护士给他消毒换药,还没碰到身体,就夸张的大呼小叫:“你轻点儿啊,小心我让院长开除你!”

    护士没理他,处理完之后,扔下一根温度计,“五分钟后我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给我夹上啊,你他妈就是这么伺候病人的?狂个屁啊,要没有病人,你们都得喝西北风去!医院就得倒闭!”白芮恼羞嚷嚷。

    “小芮,别叫了!”刘云歉意的冲护士一笑,上前去,“我给你夹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就让她夹。什么态度,我要投诉她,你叫什么,护士长在哪里?”白芮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护士小姐,那就请你给我儿子夹好温度计吧。”看到儿子的模样,刘云又改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唉,周轩叹了口气,慈母败儿,刘云一次次向儿子妥协,让他所有心愿达成。不得不说,白芮走到今天,也跟刘云的教育方式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重症病人,连温度计都需要别人来,要不要我帮你啊?”周轩冷声问,护士也翻了白芮一个白眼扭着腰肢走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,你怎么来了?”白芮惊得立刻坐起身。

    “儿子,周轩看得可准了,说是七天找到你,真就找到了。”刘云连忙按着儿子躺下。

    “妈,你有没有搞错,找他给我算?”白芮一惊一乍的又坐起来,拍着腿乐,“快,快点报警,告诉警察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芮,你想要干什么!”刘云不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,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。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这些都是封建迷信,周轩说七天,就真的七天找到了,妈,你不觉得里面有鬼吗?”白芮兴奋的眼睛都瞪圆了。

    “人家周轩没要钱,妈都觉得过意不去。”刘云连忙打断儿子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要钱?那是欲擒故纵,放长线钓大鱼,这你也信。”白芮鄙夷道,又嚷嚷着翻手机。

    “周轩,小芮的话,你可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刘云说不过儿子,又来劝周轩,全都是儿子不懂事,现在又是恢复时期之类。

    周轩无奈,刘云的做法真让人担心,这么下去,白芮依旧不会有任何改进。周轩先扶着刘云在沙发上坐下休息,来到白芮跟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