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18章 多了个纹身
    纹身,周轩连忙放下筷子,竖起耳朵听后面的。

    欧强却不以为然,“年轻人有纹身很正常的,大黄红毛不都有吗,还是那种大片大片的。”

    “欧强,你做具体工作还行,但是创造发现能力太差,你这人指定做不了媒体人。你看人家周轩,一说这事,眼睛立刻亮了,哪像你!”苏芳菲埋怨。

    “芳菲,继续说。”周轩看似平静,心中却隐隐觉察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因为白芮是光着出来的,他母亲一眼就发现儿子肩膀头多出个纹身来,还靠近特意看了看。又跟警察说了,还有人专门拍了照的。”苏芳菲解释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新纹的,白芮他妈也不知道。”欧强又说。

    “外行就别插嘴了好吗?他新纹的纹身啊,呸呸,被欧强带沟里了,那个纹身啊,很新,但我敢打赌绝对不是白芮自己去做的。”苏芳菲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子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“形状很幼稚,是一颗小树苗,还有嫩嫩的叶子,就是那种绿绿润润的那种。我说不清楚,反正看上去挺卡通。你们想,以白芮的个性,会有这样的纹身吗?”苏芳菲得意道。

    不会有,周轩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不会,欧强也否定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一颗小树苗代表什么意思,劫持者胸有成竹的炫耀,还是特意做个某些人看的?

    “芳菲,你以前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做这种事儿的,一般都有极强的心理素质,跟警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信心很足。我怀疑,是新的国际连环劫持案。都小心点儿吧,不一定下一个就轮到谁。”苏芳菲又变成疑神疑鬼的神经病。

    欧强嗤之以鼻,还国际连环案,就白芮那小子也配?

    周轩脸色很不好看,闷声吃完了饭,话也不多,欧强一直给苏芳菲使眼色,别再乱说话,饭后将周轩送回起名馆后,也回到了租房中。

    劫持白芮的这个人,将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,只留下了小树苗这一条线索,还很含糊。但这恰恰是关键。

    极强的报复,过硬的心理素质,还有这么令人啼笑皆非的纹身,说明作案人具有双重性格,起码也有可爱的一面。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,周轩想起来那天夜里发高烧,有人替自己湿毛巾降温,再联系前因后果,他逐渐锁定了之前怀疑过的那个人,正是佟苗苗。

    来历不明,本身就十分可疑,有功夫,心思缜密,具备作案的能力。周轩猜测,那天白芮到起名馆找事,被佟苗苗盯上,然后对他实施了报复。

    只是,把人塞到鸡粪堆中去,手段过于粗暴,还有恶意戏弄的嫌疑。

    周轩早就看出佟苗苗不同寻常,但她的处事风格还是出人意料,想到跟这样的女孩子共处这么长时间,周轩不寒而栗,甚至还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自身安全也就罢了,周轩还带着佟苗苗去过首阳,接触过虞江舟一家还有云傲风夫妇。尤其是虞江舟,和佟苗苗唇舌相讥,明争暗斗,想到这里,他打了个寒颤,侥幸心理害死人,这是对他人人身安全极其不负责任。

    “终于记得给领导打电话了。”虞江舟电话里咯咯笑。

    “听到你的声音太好了。”周轩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虞江舟笑了,对这句话的含义显然误会了,聊天声音很温柔,倒让周轩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最近挺不太平的,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。另外不要争强好胜,特别是在陌生人面前,要懂得收敛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你怎么变这么啰嗦了?”虞江舟想了想,笑道:“我知道了,是你们临海富二代的事吧?离首阳远着呢,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天子脚下作恶?”

    周轩没多说,如果告知虞江舟心中顾虑,她训斥自己事还会选择立即报警,那么一颗小树苗就要栽种在牢房里了。安装监控不能再拖拉,周轩立刻找人在起名馆布置,全方位无死角。

    佟苗苗再没露面,然而乔三带来的消息却一次次震撼到了周轩。

    白芮被紧急送到医院,病情不大也不身体多处发炎,双肺感染,高烧反复就是不退,而且精神也受到一定的刺激。

    “这些不会有生命危险,尤其现在医术这么发达,用不了半个月,白芮就能康复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些当然没问题。也是白芮的福享过了,这次得罪了道上的人,给强行注射了毒品。”乔三直吸凉气,他以前收取保护费也得打着加盟费的旗号,这人胆子够肥。

    什么?周轩错愕不已,“能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都出检测结果了,阳性!而且,至少有三个针眼,想不染毒瘾都难。”乔三唏嘘道:“这种方式,一次就有可能上瘾,白芮快废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脑袋嗡的一声响了,以至于乔三后面一些话,都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三哥,有句话,我不知道能不能问。”周轩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你我是兄弟,有什么不能问的,说吧!”乔三大咧咧道。

    “三哥,以你看,在临海谁能有这么大能力去报复白家?特别是,道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乔三沉默了,好久才说道:“兄弟,我知道你想打听辰爷的问题。不是我向着他说话,这事儿不可能是他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那么确定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辰爷这个人手腕确实很硬,真要得罪他出手也狠,我们没有一个不怕他的。但是有一点你不太清楚,辰爷这人心思太细了,绝不会轻易给别人留下把柄。再说了,他又不缺钱,犯得着干那些掉脑袋的事情吗?”乔三否认了,毕竟白芮这事儿做得很招摇,这是挑战法律。

    “辰爷和白雄起关系怎样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关系,辰爷不是太把白雄起放眼里,白雄起也挺谨慎的,一般情况下不联系辰爷。只是两家的势力在临海都不有些礼节性的联系很正常。我很了解辰爷,如果白芮真的惹了他,一般会发出正式警告,不会暗中绑架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有可能是辰爷手下干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乔三又否决了,“下面的人,敢不听辰爷的话,那就是活腻歪了。辰爷皱皱眉头,都能把我们给吓尿裤子,嘿嘿。”

    乔三是辰爷管理层的末端,或许知道的详情不多,在临海,除了辰爷,周轩想不到还有谁有这样的胆子和势力。

    “辰爷有没有女儿,或者是女手下?二十六七岁那样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