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17章 选择性忽略
    白雄起让妻子去车里休息,刘云却不同意,周轩知道,儿子受难,母亲也要陪着一起。

    从镜头里看着荒废的养鸡场,可以说是一览无余,别说是藏个大活人,就是一只鸡也能轻易看到。

    警方开始考虑是否有地下密窖,但这可能性不大,因为养鸡场都有自动控温控湿的仪器,饲料也不需要去地下储藏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周轩发现墙角堆着个小山,不像是土,也不像是建筑垃圾。警犬几次靠近那里,但又离开,警察起了疑心,但碍于味道不佳,看两眼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芳菲,西北角墙边那座小山是什么东西?”周轩给苏芳菲打去了电话,这家伙为了及时向单位汇报工作,终于开机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山?”苏芳菲看了看,嘲讽道:“周轩,你鼻子可真灵,隔着电视就闻到味儿了?那不是山,是粪堆,鸡粪堆!”

    周轩扶额,太惨了,白芮真要是被塞到里面,嫌疑犯那是够狠的。

    “芳菲,想不想得到更爆料的新闻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啊,天,不会是鸡粪吧?!”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我是认真的,你真的好可怕。要么你真的是神算子,要么就是吃牢饭的。”苏芳菲咋舌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以后你要是对不起我好哥们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!我发誓这辈子只忠于欧强一个人!而且,我保证,欧强心里也只有你,欧强也是你的死党!”苏芳菲急忙替自己和欧强表决心。

    “在那里别大呼小叫的,注意隐蔽。只要是按照我说的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,懂,顺你者昌,逆你者死。”

    没听她说完,脸色欠佳的周轩挂了电话,其实苏芳菲刚才就是在跟自己开玩笑。但现在,周轩却没有跟她开玩笑,事情已经很严重了。

    苏芳菲效率很高,现场编撰一篇文章发回单位,主编一看眼睛便亮了,赶紧编辑,上头条!

    苏芳菲的文章惊动了在场所有同行,当然还有警方,恨不得马上把苏芳菲给抓起来,警方如何破案,用得着你媒体来指导吗?

    但是,这条即时新闻,还是让目光焦点全部对准了那个鸡粪堆,占据半面墙,足有三米之高,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臭气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什么意思,你们是说我儿子有可能在这里?”白雄起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我们并不确定,但是警犬几次过来,但受到各种气味干扰,没有确定。”

    警方再度引来警犬,缩小了范围后,立刻展开清理工作。其实没用多久,五分钟后,有了实质性的发现,检测到了生命特征。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 在鸡粪堆里,发现了一个洞,确切说是狭小的空间,入口很小,塞满了鸡粪。

    很快,警方把一个全身污垢的人脱了出来,镜头立刻全部对准了他。白雄起看了一眼,便认出那就是自己的儿子,愕然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而刘云当即就扑了过去,大哭着用双手清除儿子身边的鸡粪。

    没人看白家的笑话,人们噤若寒蝉,警方也是面色凝重,如此充满羞辱的手段,到底是多大的仇恨才能干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一定要让害白芮的人碎尸万段!”白雄起恼怒异常,红着眼睛发狠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,不要激动。”警方连忙制止他,这种话可不能随便乱说的,一切都要根据现有法律依据。

    白雄起摆摆手,气的直砸胸口,肖秘书连忙给他递过去降压药。

    苏芳菲被记者们包围住了,没错,就是苏芳菲。

    她名下两篇文章都有极强针对性,是不是提前知道了什么消息?苏芳菲矢口否认,再有人逼问,就凑近对方说话,没有没有就是没有!

    几天不刷牙,热烘烘的浓郁口气令人不敢恭维,击退一帮同行。

    白芮赤身裸-体的被绑成了粽子,松开后,只有头能动,眼睛还没适应光线,被蒙上了布。七天七夜的折磨,让他有些神志不清,摇头晃脑的张着嘴找吃的。

    “让我过去!”苏芳菲傲气喊了一句,记者们听话的给她让开一条道,俨然把她当成了本行业大姐大,瑕不掩瑜,虽然有点脏臭,但大家还是看到了媒体新星的耀眼光芒。

    “白芮,你是被谁劫持到这里来的?”苏芳菲问。

    白芮被人抬着,手脚已经被松开,但还没有行动能力,傻乎乎的舔着嘴唇,“饿,要吃,要吃!”

    “白芮,你的失踪是否和周轩有关?”

    苏芳菲问到敏感问题,周轩看到却微微一笑,苏芳菲这样做是正确的,能够当场撇清一些关系。

    白芮连爹娘都不认识了,哪里还能回答这么复杂的问题,苏芳菲凑近问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臭粪好吃,好吃!”

    “你这几天都在吃鸡粪?”苏芳菲忍住恶心又问。

    白芮露出神秘笑容,“硬的不好吃,半干半软的才好吃。”

    哇,记者们都吐了。肖秘书一行人把记者们推开,白雄起脸色阴沉要下大暴雨,铁青着脸一个字不说。

    刘云却不顾脏臭跟在儿子身边,白芮却一直伸长脖子说苏芳菲身上味道好,比鸡粪好吃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好闻吗?”苏芳菲拉起领子闻了闻,那叫一个酸爽,自己也快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求你们别问了,放过我儿子吧。”刘云流泪将记者挡住,护送着儿子坐到车里。

    白芮事件告一段落,当天晚上,梳洗一新的苏芳菲带着欧强一起过来,请周轩吃饭。

    “芳菲,脸色有点白啊。”见面后,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洗澡搓掉一层皮,能不白嘛!”苏芳菲摆摆小手。

    “在白芮鼻子里,你就是最美味儿的鸡粪。”欧强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我那是为了工作,革命烈士抛头颅洒热血都不怕,我能在乎几天不洗澡吗?”

    苏芳菲嘻嘻哈哈,心情很好,期间还想问些其他问题,都被欧强挡住,没看到周轩心情不好吗?

    “周轩,白芮他可真惨,绑着不能动,听说前三天硬撑着,之后只能转头找粪吃。”苏芳菲啧啧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白芮聪明,人在极端情况下,能吃的都得吃。”周轩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宁愿饿死,也不会吃的。”苏芳菲连忙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芳菲,吃饭别说这些了。”欧强打断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一线资料,或许是个线索。”苏芳菲低声道:“告诉你们啊,警方都没有公布,但我们都看到了。白芮被抬出来时,多了个纹身,记不记得以前有个动画片,主角做完好事,都会留下特有痕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