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15章 错得离谱
    周轩对苏芳菲以诚相待,甚至透露案情的线索,但是,换来的结果却并不如意,白眼狼果然是喂不熟。

    苏芳菲不地道的又写了篇文章,发布在探秘一号网站上,题目具有一定倾向性,把周轩的鼻子都给气歪了。

    朋友妻,不知道可不可以打。

    本想低调处理此事,又让苏芳菲的给推到风口浪尖上,这女人还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“喂,喂?又关机了!”

    欧强被周轩找来了,知道这件事,也非常生气,立刻给苏芳菲打电话,但怎么也打不通。苏芳菲有意躲避,时不时还关机,一直躲着男朋友,分明就是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“连我的电话也不接!”欧强火大了。

    “芳菲用词也很注意,里面也没说什么。”周轩摆摆手,也有些认了,别为了自己的事情,让小两口恩爱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这题目还不够刺激啊?就差明说你是杀人凶手了!”欧强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新闻工作者,整天就想着博眼球,丁点儿的事都会无限放大。如果不是牵扯和你的关系,可能说得更过分。”周轩苦笑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和我有关系,就更得分清主次。周轩,不瞒你说,有时我发觉这个苏芳菲就跟神经病似的,一有这种新闻,全身打鸡血,斗鸡,记者中的战斗鸡!”欧强把女朋友一通骂。

    欧强骂苏芳菲,正是另一种方式的替女朋友说情,周轩当然听得出来,不能背后说人家女朋友坏话,被窝里还是他们小两口近乎。

    “有职业敏感,是好事儿,芳菲倒是有做记者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夸!不行,我再给她打电话,直到打通为止。”

    欧强一遍遍拨苏芳菲的手机号码,每次都是关机,难为他这么有耐心不停打。随他吧,就算拨通又怎样,苏芳菲一定能找到说辞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打不通就去找,欧强离开起名馆,非要去把苏芳菲拉来,给周轩写个保证书不可。

    周轩为了平静心情,拿起一本书认真观看,名字叫做,还是彤苗苗买的,走的时候也没带走。

    里面关于手相,讲解的很详细,生命线、头脑线,感情线为主,构成这本书的总脉络。

    对比自己的手纹,周轩在书上圈圈点点,还做了一些标注,很快,他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,一本这样的书,只有一半的参考率,有些错得非常离谱,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这样的书都卖的很便宜,不值上面标注的价格。

    周轩认为,书中感情、头脑、生命三条主线,跟三才对应,称作天纹、人纹、地纹更妥当。

    正看得津津有味,三个小青年表情怪异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腰板不直,眼神闪烁,进门总是溜着边走,一看就不是正路上的。周轩心里正烦着,也不怕他们找事儿,坐直身体,猛地把书拍在桌子上,吓得三个家伙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胆子这么小?”周轩冷笑。

    “哪有您的大!”一名小青年讪笑。

    “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周轩冷脸质问。

    三个小青年互相看了一眼,突然,齐齐屈膝跪了下来,砰砰磕头,很快脑门便是红通通一片。

    周轩反而被搞得一愣,这又是唱的哪出戏,皱着眉来到三人跟前,三个小青年瑟瑟发抖,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看起来有些面熟啊。抬起头来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三个小青年哭丧着脸抬起头,每张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苦字,五官变形,周轩一时想不起来,到底在哪里见到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轩爷,我们该死,上次受了白芮的撺掇,这才找您的麻烦,还差点弄瞎您的眼睛。您老人家大人大量,就放了我们吧!”其中一人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轩爷,我们哥仨是不愿意的,都是白芮逼的!”

    “轩爷,我们真的后悔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三个人又开始磕头,门外有人探头看了眼,一看屋内这阵势,吓得扭头就跑,周轩可真是个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白芮?周轩蹙眉思索,终于想起来了,刚开学的时候,有一次,被白芮堵在校门口,围着他打的就是这三个人,要不是恰好乔三及时出现,还真要被他们打伤。

    “哦,就是你们三个,粉末、铅球,搞的我眼睛肿得都看不清东西。”周轩点头,这几人也是临海大学的学生,那次事情后,总是躲着周轩。

    念在同一个学校,周轩也没想真跟他们计较,此后没找过他们的麻烦,时间久了,也就忘了。

    稍微分析下,周轩就明白了,这三人突然到来,一定是看到了苏芳菲的新闻后,认定白芮被杀人灭口。想到曾经也得罪过周轩,前车之鉴,所以才吓成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哎,周轩叹了口气,他们把自己想成杀人不留痕迹的凶手,心情非常不高兴,索性不理他们,回来坐下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“轩爷,您法力无边,连白芮都不是您的对手,我们真的害怕!求您放了我们吧,我们仨回去后天天给您老人家烧香!”

    哇!其中一个顶不住压力,哭了出来,其余两个人跟着抹眼泪,看起来真是被吓坏了,很快三人前面就是一小滩泪水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。”周轩一边看书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轩爷,其实我本性不坏的。”一人咧嘴道。

    周轩兀自看书,把书中有价值的东西重点标注出来,如果师父看到后世人对于相术的延伸之广,也会感到欣慰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,该剔除。”周轩又说道。

    又一个小青年心虚了,直接吓尿了,结结巴巴说话,把舌头都给咬破了,“轩爷,您看得真准,我是他们两个的大哥。但是,当初我跟白芮也不全是为了钱,我就想着毕业后他能把我的工作给安排了,到国贸大厦当个司机什么的。轩爷,谁愿意整天这么混啊,大学生就业艰难啊!”

    周轩被恶心得够呛,“又不是小孩子,怎么还随地大小便呢?赶紧清理了!”

    是,是!

    三个人连忙起来,跑着取来拖把拖了好几遍,还顺带着把周轩屋里的垃圾都给清理出去,可怜兮兮的又跪倒在地上等候发落。

    看完书,周轩伸了个拦腰,呵呵笑道:“体格真不错,一般人跪这么久,都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轩爷,我们已经起不来了。”一人带着哭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