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14章 某种暗示
    唤子符尤其特殊,不是画在符纸上,而是手心里,是否寓意孩子是父母手心里的肉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符箓完成,周轩长舒了一口气,郑重的说道:“阿姨,这道符箓,三天内不可洗去,也不可触碰别的东西,还要保持好心情,如果出汗弄没了,也会失效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都好说,可是我的心情怎么能好呢?”刘云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就吃点药,好好睡一觉吧。”周轩建议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刘云小心呵护着手心里的符箓,那样子,这就是白芮,她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“阿姨,回去吧,说句真心话,我也同样希望,白芮他不会有事儿,我们之间的恩怨,也不再持续。”

    刘云点头,“周轩,你是个善良孩子。如果他能活着回来,我一定好好劝导,再也不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云用右手拿过坤包,“周轩,需要多少钱,你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相不走空,卦不走空,符箓也不可走空,否则影响灵验的程度,这是对术士职业的一种保障。

    周轩拉开了坤包,取出了二十块钱,刘云连忙说道:“周轩,这不行,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钱不重要,就是个形式,快回去歇着吧!”周轩坚决的摆手,今天屡次破例,收一万也不多,却有乘人之危的嫌疑。

    刘云左手不敢动,也没再坚持,右手托着左手,离开了起名馆,早有司机一直等在外面,扶着她上了车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“旱涝保丰收,行啊。”苏芳菲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开一个绝望母亲的玩笑。”周轩不悦。

    “好,不说别人。周轩,我问你,你跟欧强是不是最好的哥们儿?”

    苏芳菲随身带着相机和录音笔,一看就不是私底下的朋友来往,是采访爆料新闻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比亲兄弟还亲?”苏芳菲笑嘻嘻又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,再说我也没有兄弟。”周轩又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验证友谊的时刻到了,告诉你好兄弟的女朋友一些爆料新闻吧。”

    咔嚓嚓,苏芳菲先是拍了几张照,又眼巴眼望的看着周轩。

    “芳菲,你就别闹了,我的麻烦还少吗?又想把我鼓捣上头条!”周轩叹口气,正烦着,苏芳菲又来添乱。

    “嘿嘿,职业习惯,好吧,我不拍了,也不录音。”苏芳菲收起了采访工具。

    “芳菲,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,实在是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白芮有仇,而且在他失踪前,和你发生了冲突。现在两个指向,要么是你消除了一切不利痕迹,另外就是有人想要借刀杀人。哇,好复杂啊,一场血案引发的深层次问题。”

    苏芳菲展开丰富的想象力,慷慨陈词好像是在演讲,周轩苦笑,给欧强打了个电话,“好哥们,你媳妇来骚扰我,你到底管不管了?”

    苏芳菲一听便急了,抢下周轩的电话,哭丧着脸说道:“周轩,上次因为你的新闻,我已经顺利渡过了实习期,成为了见习记者。我们头儿说了,只要我考取了记者证,再发表几篇轰动性文章,就把我提拔成助理记者。”

    原来记者也有这么多等级之分,当然也是和工资挂钩的,“你们单位不是没多少人吗,再熬上几年,就该你升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!就算只有我自己,资历不够也提不了的,这里面有年限还有学术成果的硬件要求,而且随着我们探秘一号知名度的提高,将来肯定会壮大队伍,还会进人的。唉,我只是专科学历,还不知道哪辈子能熬上去,压力山大啊!”

    苏芳菲狂倒苦水,周轩摆弄桌上的硬币,一个耳朵听,一个耳朵冒。世事就是这么奇妙,周轩刻意将硬币立起,好几次都没有成功,而刚才就直接立在桌子上,方向,应该是东西方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某种暗示!

    已经立春了,一阳来复,东方属木,正值草木初生,视为渐旺,生机勃勃,跟白芮的现象无法契合。

    白芮在西部?

    倒是和东部对应。当然不能这么去揣测,无论是术士还是相师,讲究有理有据,不可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周轩背着手来到门口,望着西边方向,久久不语,苏芳菲抗议,“喂,你看什么呢,有没有听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芳菲,北部郊区那边,都有些什么?”

    苏芳菲一愣,觉得周轩莫名其妙,“那边是最落后的一个区了,郊区没什么大型工厂,哦,野外有些养殖场。因为去年发生了禽流感,好几万只家禽被扑了,后来疫情被控制住,但不少养殖大户血本无归,荒废了好几个。”

    养殖场?周轩眼前不禁一亮,四方的五行划分,东方木,南方火,西方金,北方水,中央为土。而西方金,从地支上划分,又可以归于申酉,申猴酉鸡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苏芳菲打听,赔笑道:“一手资料可得给我啊,你不知道你那好兄弟,大男子主义,还不是因为赚得比我多,我也得奋斗不是?”

    周轩呵呵笑,倒是挺上进的,是个好记者,退回室内,低声道:“芳菲,我有种直觉,如果你想得到一手资料,建议这几天多在养鸡场那边盯着。”

    苏芳菲眨巴着眼睛,打量周轩好久,周轩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,吓得她往后仰,低声道:“周轩,你不会真的在那里藏了什么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白芮啊,到底是不是你?好怕怕啊!”苏芳菲夸张的挥舞着小手。

    “好心当做驴肝肺。”周轩翻翻白眼,“不信就走,以后再也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差点忘了,你可是神算子,连我出生时的事情都知道。好吧,信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苏芳菲嬉皮笑脸赔不是,当真就回去做准备,争取再搞出个爆料的大新闻,升职加薪!至于白芮的死活,跟她倒是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周轩的推断也不是凭空猜测,发现车子的地方在城北,那边就有苏芳菲说的养鸡场,跟铜钱的外应,有一种巧妙的契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