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12章 小河里的沉车
    将认识的人在脑中过滤一遍,又看见门窗都关得好好的,周轩最终确定是自己做梦,烧糊涂了。至于热水嘛,应该是半夜渴了,自己烧的,现在却忘了。

    不能消极颓废,唯有自身强大,才能迎接接下来的挑战,周轩打起精神,自己泡了一碗面,又静下心盘膝练功一个小时,感觉身体好得差不多了,这才打电话给乔三。

    “喂?”电话那头是懒洋洋的声音,乔三还没起床。

    “三哥,今天凌晨我遇到点麻烦,还得请你帮个忙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什么?”乔三立刻清醒了,问道:“兄弟,就这屁大点功夫,谁又找你茬了?”

    周轩将白雄起和警察来到起名馆的经过简单叙述一遍,连乔三都听糊涂了,这都什么跟什么,简直邪门了!

    “兄弟,你让我先捋捋啊,白芮来找你事儿,自己却连人带车丢了。有个盯梢你的人,又录了视频救了你?”乔三愣愣问:“我这么理解对吗,逻辑很混乱啊!”

    “三哥,你不用理会细节。我希望你能帮我联系下警局的朋友,多关注下白芮的动向,我也做好将来应对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放心吧,我这就给范警官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周轩一直坐到天色变黑,还没有白芮找到的消息,距离他失踪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。将前因后果仔细分析,再加上那个神秘的录像人,周轩有个大胆的揣测,白芮的失踪,很可能和录像人有关系。

    想了想,周轩还是没有向警方提供这一线索,收到视频时,警方就在现场,还记录了手机号,因此警方对于来源一定会重点追查的。周轩再去提醒,就显得画蛇添足了,还有做贼心虚的嫌疑。

    对于看相一说,白雄起当然不会全信,通过媒体发布了寻人启事,悬赏非常丰厚,但凡提供有价值线索酬金五万,能找到白芮一百万!

    大年初一,电视台发布白芮的寻人启事,几乎震动了整个临海市!

    百万悬赏刺激到很多人,认真研究白芮的照片特征,记在心里,走路都瞪大眼睛,希望一百万从天而降,落在自己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两天后,乔三反馈消息,警局的朋友说,提供线索的人还真不少,但都没什么太大价值,白芮就像是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“兄弟,里有那种化骨水,你说白芮是不是已经被毁尸灭迹了啊?”乔三地痞出身,说话中也带着胆怯,这么大的临海市,无数的监控探头,白芮凭空消失,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,现在只是失踪而已,不一定人就死了。”周轩提醒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我说的,你出去听听吧,大家都议论开了,说是白家公子遭遇绑架撕票。这小子,心术不正,活该他有报应。”乔三骂道。

    周轩心情很沉重,还是之前的观点,白芮罪不至死。距离白芮失踪,已经过去了三天,白芮一次次惹麻烦,白雄起早就没收了他的银行卡,最后一次又被痛批,身上没有多少钱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白芮故意用苦肉计,是他自己离家出走,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也该是回来的时候了,像他这样的享受习惯的富二代,怎么受得了飘零之苦?

    当天傍晚,还真就有了消息,备受关注的富二代失踪一案,终于有了进展,警方通过大量走访,调取交通录像等,确认白芮的车子驶向了北部郊区。

    而后,又在野外一条十米宽的河边,发现了车痕,方向正是河水中。

    正在街上唯一一家开着的面馆吃饭的周轩,看到电视上的这一幕,坐不住了,立刻打车赶往现场。

    此时,桥边已经拉起警戒线,到处都是围观者,包括河边大树上面。

    白雄起夫妇都在场,白芮的母亲刘云哭得泣不成声,几度晕厥,让不少妇女跟着她一起落泪。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在河中打捞,很快便有消息传来,说是在河中发现了一辆轿车。

    人群炸开了锅,刘云瘫坐在地,怎么都拉不起来,白雄起也是满脸焦虑,极力安抚着妻子。

    潜水员入水,出水后报告说,车型和颜色以及牌照号都与白芮轿车相符合,车门是开着的,里面并没有人。

    驾驶员位置的附近车窗上,汽车贴膜不透明,监控探头无法拍摄清楚驾驶者,是不是白芮在开车,无法断定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,存在三种可能。第一,白芮离开了车子,顺水飘走了,在很远的地方上了岸第二,白芮没能上岸,溺毙在河里,不知道何时才能浮上来最后,也可能车内本就没有人,是空车开到水里的。

    相关部门开始派人顺着河流的走向沿着岸边寻找,希望能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白芮没有轻声倾向,也不会无缘无故离家出走,开车来到这种偏僻的地方,还把几十万的爱车开进水里,警方基本可以断定,他就是被劫持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每个人都觉得,白芮凶多吉少,多半已经被淹死在河里。

    刘云承受不住,已经彻底晕厥,白雄起也是摇摇晃晃,几天不见,双鬓出现了白发,看上去苍老很多。

    打捞工作继续,但从这么大水域找到一具尸体显然不易,刘云和白雄起先后被送上救护车离开。

    周轩一直等到天黑,打捞毫无进展,内心也是焦虑不安。到底是一条人命,白芮虽然可恶至极,但从本意讲,他并不希望他出事,尤其是看到为白芮担心的白雄起夫妇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    “周轩,起名馆来没来过可疑的人?”一名去过起名馆的警察,看周轩没走,过来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有档案记录,我不觉得有谁可疑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我们很怀疑,那个发来视频的人物,跟此案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警官,我真不知道他是谁,当时白芮跟我纠缠,也没有看窗外。”周轩摊手道:“如果他真的和我是同伙,在发现白芮威胁我时,就该挺身而出。说实话,我也很困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手机号的登记者,死了两年了,此人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。周轩,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帮你,你是临海大学的高材生,应该明辨是非,如果想起来什么,一定要跟警方汇报。”警察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跟白芮谈不到深仇大恨,我也希望他不会出事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!别在这里碍事。”警察摆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