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限免 第211章 自主浮沉
    大牢里的记忆纷至沓来,凶神恶霸似的狱卒,冰冷粗长的木棍,还有阴暗潮湿唯有等死的牢房。

    周轩一把推开警察,激动道:“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们走的,你们想要害死我,我要见圣上!”

    “什么省尚?”警察皱眉问道,这小子是真吓坏了,还是在装疯卖傻?

    周轩一怔,这才想起来弄混了,这里不是三国,但面临的问题同样严峻,有人希望他死。又有两名警察靠前,周轩劈手就要出拳,黑漆漆的洞口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这次,是真枪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如果没有绑架白芮,有什么好心虚的?天网恢恢,一定会有公道的。”警察不耐烦解释一句,又一抬手,“赶紧带走,封锁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我儿子下落不明,这都过去这么久了,我真的很担心。”白雄起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,我们会尽快突破的。白芮既然是开车出去的,就一定会有线索,请相信我们。”

    警察安慰白雄起几句,却发现周轩极其不配合,吵嚷不断。警察不能轻易开枪,却又不好近身,十几分钟过去了,还没制服他。

    周轩的异常表现,连白雄起看到都觉得诧异,那个稳重自信从容的周轩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个受到极度惊吓的年轻人,懦弱到令人鄙视。

    哼,纸老虎,一戳就破。

    目前,还没有任何定论,周轩的剧烈反抗有些说不过去,反而令人怀疑,他是绑架白芮的人,还有可能已经把人给杀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雄起一阵眩晕,被肖秘书扶住,眼泪止不住的流淌,嘴里直说逆子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如果再动手,那就是袭警了,罪加一等,可要考虑清楚。”警察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冤枉的!白芮失踪跟我没关系,为什么没人相信我!”周轩双眼通红,额头脖颈青筋暴起,陷入一种疯狂混乱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只能采取强硬措施了。”

    警察眯起眼睛,令闲杂人等退出房间,而就在这时,周轩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亮了。周轩靠在墙角还在说冤枉,警察拿起手机打开一看,却是一段视频,看了几眼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思索半晌,又跟随行同事商量一番,警察开口道:“周轩,你的嫌疑基本解除,但在白芮有消息之前,你不得随意离开临海市,要随时接受我们的调查。”

    周轩愣住了,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猛然放松下来,颓废的蹲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到底怎么回事儿啊?”白雄起看出情况不对,急急打听道。

    警察将视频递给白雄起,看完后,他也是欲哭无泪,狠狠骂了一句,“我真是上辈子没积德,养了这么个东西!”

    “白总,还是回家等着吧,一有消息,我们会马上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警察记录下发送信息的手机号,收队离开,周轩恍若隔世,刚刚有人救了他。恍恍惚惚拿起手机,上面一段视频让他也是诧异无比。

    视频中,白芮嚣张的举着枪对准周轩,周轩自卫反击,抽出腰带抽了两次,白芮落荒而逃后,周轩又将枪放在书架上。

    视频经过了剪辑,只有关键时刻短短两分钟,但已经足以证明周轩的清白。看方位是在窗外拍的,是谁暗中蛰伏以,至于周轩都没有发现,盯梢却又帮了自己,到底是敌是友。

    周轩一脸茫然,白雄起拖着沉重的步伐就要离开,周轩在后面喊住了他,“白总,请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白雄起停住脚步,肖秘书不悦回头道:“周轩,你是不是又想勒索我们?”

    “白总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周轩稳了稳神,来到白雄起跟前,认真道:“从你的面相上看,子孙宫气色黯淡,隐隐有交叉的锁身纹,说明白芮现在确实遇到了些麻烦,可能被控制起来。但是,你的子孙宫丰隆,且有祖荫庇护,定然后继有人,白芮不会有生命危险的,浮凸气色,七日一变,到时候,或许会有消息吧!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看相呢!”肖秘书鄙夷道。

    病急乱投医,白雄起还是把这话听心里去了,原地愣了几秒,沙哑着嗓子说说:“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儿子,生要见人,死,要见尸!”

    “呸!伪君子。”肖秘书瞪了周轩一眼,扶着白雄起离开,几辆车前后扬尘而去。

    屋里终于安静下来,已经是后半夜了,大街上空无一人,周轩来到窗外位置往里看去,这个方位很暴露,为何都没有察觉到?

    剪辑过的视频对周轩有利,说明对方心知肚明,周轩一定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新年狂欢后的人们都睡下了,思绪混乱的周轩莫名发冷,犹如孤魂野鬼,站在不属于自己的起名馆之前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水都是凉的,喝了几口更觉得寒冷异常,裹了两床被子,还是觉得寒气逼人。周轩盘膝坐在沙发上,却是心智不清,气血紊乱,胸口憋闷的要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终于,身体倾斜,晕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迷糊糊之间,感到一只柔软的小手在他额头摸了摸温度,又听到水声,有温热的毛巾擦拭脸和四肢。

    “师父,救命,救命啊。”周轩喃喃道,迷糊中抓住那只小手,在另一只小手的拍打下,这才睡着。

    睡到下午,周轩才幽幽醒来,四肢酸痛,胃里还很不舒服,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发高烧了,现在头还很疼。

    唉,师父,没有了您老人家的保护,徒儿一个人实在是应付不来。周轩长吁短叹,在三国时,师父管辂最护犊子,他打骂可以,但是别人要说三道四,非得翻脸不可。

    然而,师父还没下葬,周轩就被诬陷入狱,就算躲到一千八百年后,还是屡屡遭人暗算,这难道就是师父给自己下的评语,命犯华盖,自主浮沉吗?

    周轩想念师父,也无比懊恼,感叹道:“师父,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。”

    口渴了,发现壶里居然还有热水,室内卫生好像也有人打扫过,是不是姜靓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靓妹,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楼上楼下找遍了,没有人影,姜靓没有做好事不留名的习惯,如果是她过来了,这个时候早就叽叽喳喳围在身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