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210章 涉案带走
    白雄起十分激动,肖秘书赶忙让他服下降压药,轻轻拍打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双方僵持住了,肖秘书一边安慰白雄起,一边观察室内环境,突然眼光落在书架上一物,吓得一屁股蹲地上,指着那处,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雄起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枪,真的有枪!”肖秘书尖声道。

    白雄起顺势望去,脸色也变了,连忙叫人进来,将书架包围,谁都不许碰,以免留下指纹,同时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,“喂,警察同志,女人街起名馆有人私藏枪械!”

    有嘴说不清,这可是白芮带来的,不过是把假枪而已,警察来了,也不会把他怎样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也太小题大做了,这是你宝贝儿子带来的假枪。报警有用吗?”周轩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儿子找不到,我也不会让你好过!”白雄起终于和周轩撕破脸,怒道:“就算是假的,但是这把仿真度很高,你果然用枪威胁了我儿子!”

    “等警察来了再说吧。”周轩坐下,拿起一本书翻开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看出这小子厉害了吧?都这个时候了,还有心思看书。看来,我们真的是冤枉了小芮啊。”肖秘书带着哭腔,那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就像是他儿子不见了一般。

    小芮,白雄起老泪纵横,心里把自己责怪了无数遍,就像妻子埋怨他的一样,宁肯相信别人,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私藏枪械可不是小事儿,几分钟后,两辆警车呼啸而至,刑警和技侦都出动了,还带来了一条威猛的警犬。

    “都不许动!”警察喊道,肖秘书吓得连忙举起手,白雄起上前,“警察同志,是我报的警。”

    “白雄起白总?”警察看了一眼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白雄起点点头,他常在电视里露面,认识他的人很多,警察跟他握握手,还开了句玩笑:“白总,怎么今年没在电视里拜年啊?”

    “儿子失踪了,什么心思都没了。”白雄起摆摆手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聊天的场合,警察立刻对现场进行勘察,将那把枪小心翼翼装进袋子里。又有警察分别对白雄起和周轩做了调查笔录,基本了解了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周轩,据报案人称,你用枪威胁过失踪人员,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“警官,你们都看出来了,那是一把假枪,而且是白芮带来的。哦,对了,他戴了手套,没有指纹,但那也不能说明我威胁他,而且和他失踪有关系。”周轩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此时警犬低头冲着地上一处不停的嗅,技侦人员立刻蹲在地上,经过辨认后,确信道:“这里是一处血迹,还有被擦拭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里会有血?”警察面如冰霜的问,没有任何倾向性,周轩已经成为重大嫌疑人。

    “是白芮的,我们交过手,这是用腰带抽的,打在鼻子上和脸上,掉了两颗牙齿。”周轩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确认这就是失踪人员的血?”警察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周轩心头咯噔一下,有些后悔说实话,但不说实话也会鉴定出来的,硬着头皮又说道:“是的,但鼻腔里有动脉,通常出血量都会很大,当时白芮身上有血,落在地上没什么意外。对了,他车上肯定也有,你们可以去查查他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白芮失踪后,车在哪里?”警察问白雄起。

    儿子被打掉了牙,进而失踪,还发现了试图销毁的血迹,白雄起几乎站不住,颤声道:“连人带车都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周轩,你最后一次见到失踪人员白芮,是在什么时候?”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昨天下午,大概四点左右,不,午夜过了,应该算前天,他还跟我这里一个客人发生了小冲突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呢?”警察又问白雄起。

    “就是三十上午,具体几点,我得问问妻子。”白雄起哆哆嗦嗦打电话给妻子,然后说道:“我妻子和白芮逛街时不见的,十点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周轩,那个时候,你在哪里?”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就在店里。但是中午我跟好友出去吃饭,刚回来半个小时左右。我的朋友还有紫色经典卡拉ok很多人可以为我作证。”周轩强调。

    “中午几点去吃饭的?”

    “十一点半,或者十二点吧。”

    警察一直盯着周轩看,分明是怀疑的眼神,周轩额头开始冒出汗来,一切证据都好像对自己不利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警察冷冷问:“也就是说,白芮失踪后的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之内,你是独处的?”

    “店里也有其他客人,还有个起名的!”周轩声音提高不少,可在白雄起看来,这像是心虚。

    周轩如何不心虚,当初就是因为证据不足,被人诬陷与后妃有染,落得个凄惨下场,难道这次还逃不过命运的捉弄吗?

    “白芮到底在哪里,周轩,你还我儿子,快还给我!”

    白雄起终于承受不住,疯了一般的上前揪住了周轩的衣领,无论怎么解释,都听不下去。儿子人车不见踪影,还在这里发现了儿子的血迹,作为一个父亲,内心的防线已经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白芮在哪里!我一直都在起名馆,还有人来咨询起名,他们就是证人!”

    周轩挣脱开白雄起,这次真有点怕了,他不要再进大牢,那是个不祥之地,如果他进去,就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找到证人吗?”警察又问。

    这?周轩落泪了,此时此刻他最想念的人,就是佟苗苗!

    佟苗苗刚来时,周轩有言在先,不再和她发生男女关系,曾动了要安监控的心思。但后来佟苗苗没有任何举动,也就放松了警惕,而且心生懒惰,安了监控还要再学习使用,觉得麻烦。

    再后来,佟苗苗提醒周轩,一定要做好客户档案,临走时还再三强调,可是周轩当了耳旁风,还是怕麻烦没有照做。

    如果,他把那个客户资料留下,就能请他出来作证,起码说明那个时间段,周轩具有不在场的证明。

    时值年关,邻居店铺都关了门,再没谁能作证。

    “警官,就算我不能提供证明,但白芮现在为何失踪还没确定,你们不能冤枉我!”周轩愤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调取录像的。周轩,我劝你实话实说,不要抱有任何幻想。即便是你能找到证人,但白芮之前跟你发生了冲突,说是受到了威胁,还在你这里发现枪和血迹,你都逃脱不了干系。”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怎样?”周轩怒问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

    ps:明天上架收费,求订阅!请多多支持,谢谢大家!欢迎加入正版书友6921,微信公众号,水冷酒家!真诚祝愿大家,节日快乐,万事如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