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209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
    隔着屋门都能听到肖秘书磨牙的声音,他恼羞的使劲踹两脚门,开口便骂,

    “卑鄙小人!少他娘拿这个威胁我,老子已经离婚了,我可以登报声明,谁怕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哦,有魄力。有道是破财免灾,你咬准死理不舍得分钱,那就只能受皮肉之苦了。”周轩笑道。

    肖秘书摸摸脸,现在还有些肿,因为妻子出轨,还被他捉个现行,财产分割上,他占了便宜。前妻不满,几次讨要,肖秘书就是不肯往外吐,结果前妻叫来娘家哥哥,把他给揍了一顿,还威胁他利用职务便利,收受经销商的好处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肖秘书只好赔给前妻一百万,赔了钱又挨了打,心里正窝囊。

    奇怪,周轩怎么会对这样的事情了如指掌,真是个妖孽!

    “别客气,把门给我撞开!”肖秘书下令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,听肖秘书喊了一声白总,周轩心头一沉,像是白芮的父亲白雄起亲自过来了。

    有什么事不能年后再说,周轩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或许是白芮又在背后乱说话,把上次挨打的仇记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是白芮的父亲,有事情要问你。放心,外面这些都是我的员工,是等你回来的,我不会做犯法的事情。”白雄起声音中带着焦急。

    “白总,周轩就是个小人,别信他……”

    吱呀!肖秘书还没说完,周轩就打开了门,还亮起了灯,客气道:“白总,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白雄起点点头,面色凝重的走了进去,肖秘书跟在后面,其余人都吩咐在外面等着。白雄起身材匀称,有着成功商人典型的傲气,这点濮梅的丈夫姬盛做得要比他好些。

    从进门,白雄起的眉头就皱着,周轩邀请他坐下,良久才不悦道:“周轩,知子莫若父,白芮骄纵,是我没教育好。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白总,大过年的,你带了这么多人过来,然后又问我这句话,难道你不觉自己莫名其妙吗?”周轩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白雄起嘴角一抽,忍住没发火,肖秘书叫嚣道:“你少装糊涂!白总愿意跟你私聊,那是你的福气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白雄起皱眉摆摆手,让肖秘书退下,又说道:“我保证,只要你交出白芮,我便给他联系国外大学,让你们之间再也没有纠纷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交出白芮?”周轩愣住了,白芮怎么会在自己这里?

    “我知道白芮与你不和,子不教父之过,我先替儿子道个歉。”白雄起何等身份,居然起身朝着周轩鞠躬,虽然表情写满不悦和勉强,但为了儿子还是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白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完。”白雄起又冲肖秘书点点头,肖秘书不情愿的从公文包里掏出个文件袋,鼓鼓的,没明说,但周轩知道里面全都是钱。

    “这些特产,请务必收下。”白雄起拍了拍文件袋,特意将钱说成特产,为的就是让周轩放心收下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的气度和心胸让我钦佩。但是白芮真不在我这里,你让我上哪里交人?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怎样?”白雄起脸色突变,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样,他走他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。白总,你可是在商海打拼多年的,有些事我不需要去解释,你也该有起码的判断。”周轩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当然,所以,小芮跟我说你拿枪威胁他时,我根本不信!”白雄起气愤道。

    周轩叹息,白芮真是玷污了这个姓,白的都能让他说成是黑的,明明是他来挑衅滋事。算了,说不清道不明的,白芮上次是有备而来,戴了手套的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相信儿子的谎话,我也不想浪费时间辩解,他真不在我这里,不信你可以搜,还是请回吧!”周轩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会把他藏在屋里,他手机打不通,人也不见影,之前只说过你威胁他,要让他不得好死,我上哪里找去?”白雄起握紧拳头,朝着桌面猛敲了几下,父子连心,就算是儿子是乌龟王八蛋,他也不能舍弃。

    “白芮不见了,什么意思?”周轩纳闷道:“或许是唱歌跳舞去了,那里有很多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“找遍了所有歌舞厅酒吧,还有他的朋友,都说没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是不是藏了起来,故意栽赃陷害我?”周轩想到一条,立刻惹来肖秘书怒吼,“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说,你良心让狗吃了吧!”

    白芮失踪了,对方的心情周轩能理解,也没发火,耐心解释道:“白总,那天是白芮到起名馆来找事儿,还用枪威胁我。自卫过程中,我用皮带抽了他两下,之后他就离开了,再没来过。我保证,所说都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白雄起有些迟疑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儿子说是周轩拿枪威胁他,而周轩的说法却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目前他已经不关心到底是谁的错,只想把儿子尽快找到,再去辩解真伪,要不要采取其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先别着急。白芮跟我有过节,几次三番找事,我没有侮辱谁的意思,只是猜测,白芮或许就是藏起来了,有心让大家着急,做出错误的判断。”周轩坦然道。

    不可能!没想到白雄起摆摆手,断然否定周旋的说法。每年这个时候,白芮无论是有什么借口,都会在家给父母拜年。

    和孝顺沾点边儿,另外,在这个时候,白雄起夫妇都会给儿子包个大红包,占据他年消费的一半儿以上。

    白芮大手大脚,花钱没边,天大的事都不会让他舍弃这个赚钱的机会。

    白芮一脸伤的回家,告了周轩一通恶状,他很爱美,先去补了牙,不细看发现不了。白雄起这回没有轻信儿子的话,只是警告他不要再出门找事,否则打断他的腿,当时看他的样子确实挺害怕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白芮到底还是在陪母亲逛街采购年货的时候,连人带车凭空消失了,之后再也联系不上。白芮妈妈哭得几度昏厥,开始白雄起没放心上,以为他闹情绪,跑哪里去玩了,知道除夕夜的晚上也联系不上儿子,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派人来找周轩打听,却发现他不在店里,越发疑心,为了不打草惊蛇,伤及儿子的性命,白雄起没有选择报警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只要能给你的,我都愿意,并保证不会事后反悔,也不回头追究。如果你知道白芮的下落,还请告知。如果非要否认的话,我拼了这条命,也要跟你斗到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