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203章 自作孽
    “我只给人看相,男女老幼皆可,请问,你属于哪一类?”周轩眼皮都不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嘴硬没用!”

    白芮突然从腰间摸出一个东西,拿在手里逼近周轩,“从小到大,老子还没吃过那么大的亏。今天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对着自己,周轩心头一沉,竟然是枪!

    白芮丧心病狂,竟然拿出这种东西来对付自己。枪这种东西,周轩在网上研究过,小小一枚子弹,高速旋转射出,除非是打中四肢贯穿而出还有可能截肢保命,打在其他地方,都会造成大量失血,尤其是心脏脖颈头部等要害位置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难怪带了手套,这是不想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刀剑箭支还可以躲避,周轩可没信心能和子弹赛跑,起身想要冲出起名馆,就算是死,也要让人看到是白芮开的枪。白芮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块,嘿嘿笑着挡在出口位置。

    “怎么,周全才,怂了?”

    “白芮,杀人偿命,我不信你真的会为了一些个人摩擦而自毁前程。”周轩努力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摩擦?你真是太逗了!我竞选学生会主席惨败,又被学校开除,甚至连青梅竹马的罗雨凝也被你勾去了魂。我们白家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,这是不共戴天之仇!”白芮恼羞,声音提高。

    “脸皮比命还重要?白芮,有件事你得弄清楚,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。”周轩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我呸!就知道你会这么说!”白芮唾弃一口,“大不了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周轩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磕三个响头,再叫我一声爷爷,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好孙子,爷爷我罩着你!”白芮阴阴的坏笑,始终举着手里的枪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周轩不悦的转过身,却趁机在腹部按动几下。

    “不磕头喊爷爷,那就去死!来吧,孙子,转过身来,让爷爷看看你吓尿裤子的模样!”

    哈哈哈!白芮大笑,还拿出了手机拍照,不可一世的周轩被他控制,枪口之下,哪还有英雄,只有草包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张照片拍下来,周轩转过身,鄙夷道:“拍什么拍,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    “让雨凝看看你变成废物的样子,嘿嘿,最好还有磕头的。”白芮眼中带着浓浓的兴奋,仇人就要被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“白芮,你并不是真的爱雨凝,见到漂亮女人就把她给忘了,何必再去强求呢?”周轩皱眉。

    “老子的女人谁都别想碰,哦,对了,现在雨凝好像背叛了我。对待叛徒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奸后抛弃,你只配得到我吃剩……哎呀!”

    一道黑色闪电抽过,打在白芮脸上,钻心地疼痛,白芮用手摸了一把,居然摸到了一把血,鼻子破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周轩手里拿着一条黑色腰带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白芮暴跳如雷,花在这张脸上的保养费都够贫困大学生念完大学的,竟然被皮腰带给抽了!

    “你敢抽老子脸!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老子下次用这头?”周轩晃着腰带扣冷笑,冲动之下,生死已经抛在脑后,白芮不配侮辱罗雨凝,哪怕是口头。

    白芮认得这款腰带,爱马仕字母元素的,价格高,材质当然好,那可是合金镀K金的,这一下子抽过来,脑袋都要开花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白芮大叫一声,举起枪并扣动了扳机,周轩侧身躲避,却没有听到枪响,手中腰带已经甩出,腰带扣打在白芮脸上,落下来又缠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向回一拉,枪落在地上,白芮朝着地上吐了口血,血水里面两颗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真狠!”白芮红肿着脸怒道,说话漏风,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对待恶人,只能用这种方式。”周轩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,滚!

    啊!白芮吓得哆嗦一下,丧家犬一般转身离开,连骂一句都不敢,开着他的宝马车仓皇离去。

    周轩捡起那把枪,在掌心里垫了垫,分量比较轻,摆弄两下才看出来了,这是假的。就说嘛,白家势力再大,也不敢拥有枪支。

    一把假枪,周轩没在意,随便搁置在书架上。地上还有些血迹,扔张纸在地上,随便用脚蹭了两下,基本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白芮受了伤,还有可能破相,一定不会在背后说自己坏话,周轩在起名馆一直等到关门时分,白家也没人出面,包括那个嚣张的秘书。

    夜间周轩并没有入睡,而且盘膝练功,等到次日天色大亮,白芮也没有再出现。

    白雄起怎么说也是本市的商业巨头,基本的判断力应该有的,周轩猜测应该是白芮回去后恶人先告状,他老子并没有相信,再加上他的伤势需要治疗,没心思谈报仇。

    该来的总会来,周轩暂时把这件事放下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过年不回家啊?”上午,乔三开着他的二手桑塔纳来了,精神焕发的样子,可见锁具生意做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不回去了,假期看相看风水赚了些学费,回家也做不了什么。”周轩呵呵笑。

    你啊你!乔三点指周轩,从包里拿出五万块钱来,放在桌子上,“兄弟,咱们公司又分红了,这次我十万,欧强三万,我俩一致商量,给你五万,别嫌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这是干什么!说好的我不参与的,快拿走。”周轩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哥们白给的钱不要,非得大冷天开着门起名看相,让你哥心里怎么想?”乔三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和欧强的好意我心领了,时代变了,商人是最讲信用的,否则就得砸牌子。你这里有一帮兄弟需要养活,欧强家里还有母亲和妹妹,就我没什么负担,要那么多钱干嘛,再说我的也足够用。”

    周轩断然不收,过年了,都给大家分了,当做是过节费,物资奖励到位,才能有更高的工作积极性。

    拗不过乔三,周轩只能推说,等三哥赚够了一百万,到时候再拿钱来。

    乔三感慨不已,以前带着一帮小弟,靠的是两肋插刀,现在从周轩这里又学到一手,做人得大气,千万不能抠唆计较。

    “兄弟,走,咱们先去吃饭,晚上唱歌去,狂欢夜!”乔三盛情邀请。

    “那种嘈杂的环境还是免了吧。”周轩直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回我说了算。兄弟,做人得学会享受,开始我也嫌闹哄,去的次数多了,还上瘾呢。没别的,就你我还有大黄瘦虎,好好扯嗓子唱几首歌,一年的晦气全都甩出去!”

    乔三不由分说,拉扯着周轩关上店门,就给塞到了车里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